不许碰我耳朵(穿越) by 草西君

时间: 2020-06-14 20:41:53 分类: 今日小说

不许碰我耳朵(穿越) by 草西君

   《不许碰我耳朵》作者:草西君

  文案:
  一夜之间,爱人出轨,事业崩溃,叶臻带着疲惫入睡,他本以为物极必反,接下来日子会开始变好,事实如此,只是他没有想到,好……过了头。
  一觉醒来,叶臻突然拥有一个娱乐圈大佬保驾护航,一个机械产业的干爹,以及一个国民男神级别的老攻……
  叶臻:我依稀记得我是个卖药的……
  CP:擅长脑补的大白兔受X各种意义上的大佬攻
  踹掉渣攻系列
  全文架空,男男结婚合法
  牵涉到的专业知识不一定准确,作者会努力查资料哒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业界精英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臻 ┃ 配角:颜以轩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穿成豪门大佬的兔子以后
 
第1章 谁配不上谁
  从会议室出来,叶臻憋着一肚子的火。
  文件夹被随手扔到办公桌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拿着会议记录本的裴桃吐吐舌头,把手里的东西放下,换上一瓶从海外代购回来的进口护肤品,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到叶臻身旁。
  “叶主任,别气啦,喏,这是NN新出的化妆水,效果很好哒,要不要试试看呀?”
  叶臻先是眼中一亮,然后突然又变得垂头丧气起来:“现在哪有心情试这个啊,气都气死了。”
  “哎呀,您快消消气吧,长皱纹了可不合算呀,上头决定的事情我们又能怎么样呢?”裴桃劝道。
  叶臻无论如何都不能释怀:“你看看那个颜总嚣张成了什么样子,一点力都没出过的人到现在来抢功劳,多大的脸啊?”
  裴桃也叹起气来。
  林氏药企花费了整整三年才成功通过三期临床的新药在即将上市之际遇到了个□□烦,PH药企对该药临床前研究成果的归属问题纠缠不休,闹到最后,林氏居然得和PH共同为新药署名,就连生产权都落到了PH的手上,林氏的整个研发部为此怨声载道,好几个组长都辞职了。
  叶臻口中的颜总是PH的现任总裁,才空降到PH没几年,一直以来安安分分人畜无害,谁知道人家老早就瞄准了他们林氏,从三年前就开始步步为营,用心险恶到令人作呕。
  商业对手之间互相竞争,这很正常,但是手段能下作到这种地步的,叶臻工作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
  林氏的研发部受到了重创,不过销售部倒是意外地把自己摘了出去,前期的宣传不是他们在做,后期的营销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裴桃就不怎么关注这件事,不只是她,整个销售部几乎就没多少人在乎这个新药。
  叶臻不一样,除了销售部主任之外,他还有一个隐藏的身份,研发部的经理是他的男朋友,所以他对研发部感同身受。
  刚才那个会议裴桃也去了,就像以往一样枯燥无趣的会议,唯一的亮点便是那位年轻多金又才华横溢的PH总裁,颜以轩。
  身居高位的人走到哪里都容易吸引到他人的目光,更何况是身高一米八五长得还很帅气的集团总裁,二十八岁的颜以轩坐在一堆啤酒肚秃顶的中年男人中间,就像是发光体一样让人移不开眼。
  裴桃不仅完全没有感受到叶臻所说的嚣张至极,反而被颜以轩迷得神魂颠倒,她算是明白了小说里那些做梦都想要嫁入豪门的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了,别说是还能顺带坐拥千亿资产了,就颜以轩的颜值和气质,让她倒贴她都干啊。
  唉,可惜生活不是小说,这么优秀的男人怎么可能看得上她这种平凡的小人物呢。
  “我倒是觉得颜总的表现很得体呀,公事公办论据充足,就是冷漠了点,倒是我们老板,一开始腆着脸色迷迷地盯着人家的美女秘书瞧,谈到正事又卑躬屈膝割地赔款的,有点恶心哦。”裴桃做了个起鸡皮疙瘩的动作。
  “你还帮外人说话?”叶臻觉得裴桃不可理喻。
  “嘿嘿,真理说不定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哦,说起来,叶主任您和颜总是什么关系呀,每次您在场的时候颜总的态度都会好上不少哦。”裴桃说。
  “什么关系,不共戴天的关系成不成?”叶臻的火气又上来了,分贝都高了上去。
  “啊,呸呸呸,我开玩笑的,对不起啦叶主任。”裴桃对自己的哪壶不开提哪壶自责不已,赶紧转移话题道:“那个叶主任啊,我们点外卖吧,附近新开了家很不错的四川菜来着。”
  “吃什么吃,气都气饱了!”
  “哎呀,您别气啦,气也没用啊,马上就要谈和了……”
  突然,有什么东西闯入了裴桃的视野,她脸色大变,赶紧对叶臻使眼色,可正在气头上的叶臻哪里能注意到她的小动作,气急败坏地吼道:
  “谈和,谈什么和,和他吵啊,不行上法庭啊,操他妈我们占理!”
  说完,叶臻还觉得不痛快,又加了一句更直白的——
  “颜以轩就是个仗着家里有钱的二世祖,他懂药物研发这四个字怎么写吗?”
  办公室里寂静无声。
  裴桃整张脸上都写着生无可恋。
  叶臻还没从激动中缓过神来,肩膀上就被人大力地拍了拍。
  他回过头,看见赫经理眉头紧皱,脸色铁青。
  “上班时间不好好上班,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赫经理的语气颇为严厉:“有什么话等下了班来我办公室说。”
  叶臻悻悻地低头道歉,余光瞥见门口的一群领导和员工,以及被围在中间的颜以轩,这才知道自己闯了大祸。
  当众说领导坏话还被抓包什么的,自小学以后叶臻还是第一次遇到,只是这一次的后果可不是被扔到教室外面去罚站那么简单了。
  从会议室出来就有电梯,谁让他们想不开往这里走的?
  妈的,虽然尴尬是尴尬了点,但他又没有说错……
  叶臻觉得有点委屈。
  他难过又倔强地抬起头,和男友祁封四目相对。
  叶臻想要解释什么,明知距离遥远却还是徒劳地张了张嘴。
  祁封移开了目光。
  他冷漠地转过身去,与领导们一起离开,仿佛根本就不认识叶臻这个人。
  如果说众人不怀好意的目光让叶臻如芒在背,那么祁封失望的表情无疑给了他最后一击。
  叶臻脸色煞白,摇摇欲坠。
  待到一群人全部消失在门外,办公室依然安静到连根针落到地上的声音都听得见。
  …… [由wWw.suSuxsw.COM整理]
  “颜总,不好意思啊,我们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赫经理满脸堆笑,局促地搓着手,“小叶才进公司没两年,公司看他年轻有活力才重用他,没想到他私底下是这样一个爱胡说八道的人。”
  “没关系,年轻人有活力是好事。”颜以轩的声音低沉又淡漠,丝毫听不出喜怒。
  “让您见笑了。”赫经理还在道歉。
  颜以轩没有接话,自顾自地往前走。
  一群人沉默着走到了电梯口,等待电梯升上来的时间里,颜以轩突然开口道:“贵公司如果对共同署名一事有什么不满,直说无妨。”
  “怎么会不满呢,不可能啊,能和您合作是我们天大的荣幸。”赫经理冷汗都下来了,战战兢兢地说道:“您可千万别把刚才的事情放在心上,因为这种小事影响到了我们的合作就不好了。”
  颜以轩好整以暇地看了赫经理一眼,这一眼看得对方心惊肉跳,如临深渊。
  明明只有二十八岁,颜以轩狠辣的手段却叫他们这群老家伙都自叹不如,更可怕的是,这人阴晴不定又喜怒不显,心里在想什么永远没有人能知道,如果可以的话,赫经理一点都不想和颜以轩打交道。
  “真的非常抱歉,会出这种事都是因为我们管理不周,希望颜总能给我们一个赎罪的机会。”一旁的祁封不卑不亢地说道。
  赫经理向他投去了赞赏的目光。
  “您言重了,只希望不要因为私人恩怨影响到这次的合作,祁先生。”
  颜以轩的话让赫经理稍稍放下了心,听出他言外之意的祁封却是僵在了原地,心中惊疑不定。
  正巧电梯到了,赫经理抬手请颜以轩先上,自己紧随其后。
  “听说小祁和颜总还是校友,贵校可真是人才辈出啊。”赫经理说。
  祁封闻言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不好。
  “走上社会以后还是得看个人的本事,名校的文凭算不上什么,赫经理您说呢?”祁封想要赶紧结束这个话题。
  “小祁说得对,社会就是凭本事说话的地方,文凭只是一个起点,事业都是靠一点一点磨出来的。”赫经理连连点头,突然话锋一转:“不过小祁啊,不是我说你,只关注重事业可不行,快三十的人了,也该把婚姻大事提上日程了吧?”
  祁封不置可否,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哦,祁先生准备结婚了?”颜以轩像是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似的,语气都比刚才热情了几分。
  “颜总有所不知,公司里有不少人青睐我们这位销售经理呢,可惜啊,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小祁同志一心扑在事业上,我都劝了好几次了,好不容易才让他松了口。”赫经理对于自己的丰功伟绩得意洋洋:“等事儿成了的时候,小祁你可不能忘了我这媒人啊。”
  “这么说,祁先生目前还是单身?”颜以轩挑眉。
  祁封微微颔首。
  “可是我听说,祁先生已经有男友了,对如果我没有认错的话,应该就是刚才那位活力十足的年轻人吧?”
  颜以轩嘴角微扬,好看的眉眼中流露着调侃的意味。
  祁封一行人被惊到之前,颜以轩的女秘书失手将文件夹敲到了电梯壁上。
  砰的一声巨响。
  “对不起,BOSS。”
  女秘书定下心神,推推眼镜来掩饰自己的失态。
  颜以轩朝她微微一笑,女秘书回以同样得体的微笑,面上波澜不惊,心中惊涛骇浪。
  完了完了,听见了不得了的事情,她可能要被BOSS灭口了。
  不像是女秘书能透过表面看见实质,祁封和赫经理显然对颜以轩这话的意思一头雾水。
  两人对视一眼,从对方的脸上看出了同样的困惑与不解。
  “这,这您是从哪里听说的,这怎么可能呢?”祁封还来不及回话,赫经理已经替他解释了起来:“小祁还是单身呢,这种咋咋呼呼的年轻人,和小祁一点都不般配,真不知道公司怎么会招这样的人进来,唉,现在的人事真是一年不如一年。”
  “……您说的对。”祁封点头称是,笑容虚伪得令人作呕。
  “说的也是,确实一点都不般配。”
  颜以轩吐字清晰,短短的一句话被他说出了轻重缓急,“一点”二字被尤其加重,他的嘴角愈发上扬了一些,看上去心情好极了。
  祁赫两人都松了一口气,电梯间的气氛似乎都缓和不少。
  没有人注意到,缩在角落里的女秘书全身都在打颤。
  电梯停下了。
  “颜总请,赫经理请。”
  祁封侧身请另外两人先行。
  “赫经理先请。”
  颜以轩也同样客气不已。
  赫经理受宠若惊地率先走了出去,女秘书逃难似的紧跟其后。
  电梯彻底打开的瞬间,一句话在祁封耳畔炸开,像是投进湖面的巨石一样惊起千重浪。
  “抱歉,我说的是你配不上他。”
  祁封只觉得耳边嗡嗡作响,分不清是幻觉还是现实。
  他惊异地瞪大双眼,忽地对上颜以轩冷漠到了极点的双眼,那人眼中的威胁和警告让他如坠冰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从头冻到了脚,仿佛一张嘴都能吐出带血的冰渣子似的。
  等祁封抬起头想要确认一下方才不是他出现幻听时,颜以轩早已在电梯间外和赫经理虚与委蛇了,方才的一切都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
  放个接档文,戳作者专栏可见
  《和男主抢豪门老男人的日常》
  文案:
  关于未来的配偶,时琅只有两个要求:第一,不豪门,第二,不老。
  对豪门老男人不屑一顾的时琅穿到了小说里,开始不和主角抢男人就会死的悲催日常之后——
  他依然对豪门老男人不屑一顾。
  时琅:说爱我。
  老男人:不可能,我对XXX一心一意。
  时琅(掏枪):我、爱、你。(微笑.jpg)
  老男人:我爱你嘤嘤嘤……
  除了没钱以外无所不能的非酋受X除了有钱以外一无是处的欧皇攻
  沙雕文,苏爽甜,全程无虐,HE
  1V1,小攻都是同一个人
 
第2章 麻辣兔头
  叶臻郁闷极了。
  他蔫搭搭地趴在桌上,什么都不想干,也不想吃午饭。
  午休时间,办公室里充满了欢声笑语,也不知道是在笑昨晚狗血的电视剧,还是在笑当着领导的面出了糗的他。

【不许碰我耳朵(穿越) by 草西君】(本页完)

  • 更多不许碰我耳朵(穿越) by 草西君推荐免费小说
  • 抱走那只小可怜(穿越) by 枕月而眠日期:06-14

    《抱走那只小可怜》作者:枕月而眠 文案 齐时渊看上一只小白兔很久了,好不容易等到了小白兔要把他打包带走,却被一场天降车祸截了胡。 为了救回自家小白兔,齐时渊绑上系统就走上了漫漫寻妻路。 世界一:齐时渊:你那个助理我帮你收拾了? 小白兔:不用,我...

  • 少将军的乡下男妻(穿越) by 简单贰壹日期:06-14

    《少将军的乡下男妻》作者:简单贰壹 文案: 云长生走出大山,按照爷爷遗愿去与未婚夫完婚。 谁知遭到嫌弃,他乖乖的点头赞同,只是说:大丈夫顶天立地,岂能做言而无信之事。都说高娶低嫁,我今天不让你们为难,求娶少将军好了。 云长生:哎呀呀!不让入府...

  • 我穿成刑侦小说里的傻子 by 中原逐鹿日期:06-14

    书名:我穿成刑侦小说里的傻子 作者:中原逐鹿 备注: 沙雕修罗场文,甜出糖尿...

  • 科研大佬魂穿假二代 by 词酒日期:06-14

    书名:科研大佬魂穿假二代 作者:词酒 文案: 研究人工智能的顶级科学家周诚将人工智能研究到了极致,为了测试成果的安全性,将人工智能的手环植入到自己的手腕上,结果他就魂穿到了互联网萌芽的初期,变成了一个被富豪家族错养十七年,最后扫地出门的同名假...

  • 穿成炮灰攻之后 by 屋里的星星日期:06-14

    《穿成炮灰攻之后》作者:屋里的星星 文案: 傅荀不慎穿进一本小说中,成为死缠烂打主角受的小炮灰 小炮灰家世样貌都不错,就是缺心眼一般地和主角攻争 情场失意后,小炮灰一时冲动,约了个人 最主要的是,小炮灰醉酒后认错了人 傅荀刚穿过来,就面对这个让...

  • 《不许碰我耳朵(穿越) by 草西君》上一篇
  • 抱走那只小可怜(穿越) by 枕月而眠--预览抱走那只小可怜(穿越) by 枕月而眠-

       《抱走那只小可怜》作者:枕月而眠

      文案
      齐时渊看上一只小白兔很久了,好不容易等到了小白兔要把他打包带走,却被一场天降车祸截了胡。
      为了救回自家小白兔,齐时渊绑上系统就走上了漫漫寻妻路。
      世界一:齐时渊:你那个助理我帮你收拾了?
      小白兔:不用,我收拾过了。
      世界二:齐时渊:天凉了,该让你那个渣爹退位了。
      小白兔:哦,我已经让他和天气一起凉了。
      世界三:齐时渊:都是和平年代了,猎人什么的也不用存在了吧?
      小白兔:他已经变成自己最讨厌的吸血鬼了。
      后来小白兔退下伪装化身成狼,齐时渊忽然意识到事情哪里不对:“(#°Д°)难道我不是攻?”
      自以为天下无敌大总攻的宠溺受×一不顺心就想黑化见受怂的病娇攻
      内容标签: 甜文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齐时渊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家小白兔他超凶会咬人
     
    第1章 影帝是怎样炼成的【一】
      齐时渊靠着车习惯性地点燃了一颗烟,放到嘴边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将它拿开了,看着那微弱的光有些发呆,冰冷的脸上有了些温柔,直到手指被烧了一下才缓过神来,将剩下的烟头就近扔进垃圾桶,抬脚走进了面前的酒吧。
      这间叫做弯道的酒吧在H市倒是挺有名的,设施和服务都不错,在他的资料里很多有钱有势的人也会约在这里,不过他今天可不是来玩儿的。
      “帅哥?是一个人吗?”齐时渊一出现便有人上前搭讪道。
      实在是他的形象和这里有些格格不入,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再加上眉眼间透着的冷漠,怎么看也不像是来蹦迪的,倒像是来视察工作的。一进来便吸引了一拨人的关注。
      刚刚搭讪的男孩又扫了眼他的腕表,脸上的笑意更明显了:“帅哥叫什么啊?介不介意交个朋友?”
      被迫停下脚步,齐时渊这才将四处打量的目光放在了面前的男孩身上,微不可见的皱了下眉,眼神中滑过些厌烦:“闪开。”
      推开那男孩,齐时渊直接就走向了右边的豪华包厢区,还没等他进去,便见一人跌跌撞撞地跑了出来,大概是实在撑不住了,那人一头钻进了齐时渊怀里,攥着齐时渊的衣服气息都有些凌乱:“帮我……有人要害我。”
      齐时渊垂眸便看见那人绯红的脸,大大的猫眼有些迷茫,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一样,死拽着他的衣服不撒手,“好热……”
      齐时渊僵硬的站在那里,任由那人拽着自己,戳戳系统问:“幺零零,是他吗?”
      “是的呢。”机械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齐时渊这才将怀里的人扶住抱了起来,无视掉周围探究的目光快步地走了出去。
      将人直接带回自己的别墅,找私人医生开了药,等到他的情况稳定下来,齐时渊才放下心,看了眼床上已经睡着了的人问道:“他就是黎清安?”
      系统:“您刚刚已经问过这个问题了,幺零零可以十分肯定的告诉您任务对象确实是他,没有任何误差。”
      齐时渊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这是他绑定系统后的第一个任务,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可见到任务对象之后难免还是有些紧张。
      看了眼床上熟睡的黎清安,他的脸颊已经没有那么红了,而是透着一种健康的粉色,眉宇之间还有些稚嫩,安安静静的样子像个没长大的孩子。可又有谁能想到就是这样一个人最后会变成一个嗜血成性的杀人狂魔呢?
      黎清安的人生一直都笼罩在黑暗中,从没有过阳光出现,就连童年都不曾有过温暖。在他还不记事的时候他的父母就离婚了,各自组成了新的家庭,他便成了一个累赘,被父母甩给了年迈的爷爷。到后来他的父母甚至连生活费都不再提供给他,一老一少只能依靠爷爷捡垃圾为生。
      因为没钱,初中毕业之后他便辍学了,辗转来了H市,这才是他噩梦的真正开始。在这里他遇到了那个毁了他一生的人——周维江。
      周维江是黎清安在租房的城中村认识的,比黎清安大上两岁,已经在H市打拼了一段时间。黎清安刚到的时候就是他帮忙收拾的行李,他还帮黎清安找了工作,一来二去的两人变的熟络起来。一开始周维江确实像个大哥哥一样尽力帮着黎清安。
      这是除了爷爷之外黎清安感受到的第一丝温暖,再加上周维江长得还不错,又恰在最好的年岁,一切都是最好的样子,每天又将自己收拾的齐齐整整,黎清安竟真的喜欢上了他,恨不得将整颗心都捧出来给他。
      那样炙热的感情,周维江那样的人怎么会感觉不出?只是觉得好玩,便一直吊着黎清安,享受着那种被人深爱的感觉。
      而转折就在两人为了赚外快去做群演的那天,黎清安因为一句台词被导演发现了天赋,导演便向他伸出了橄榄枝,给了他一个去演网剧男三的机会。虽然只是男三,可人设十分讨喜,黎清安竟因此而有了小红的趋势。
      这个网剧是边拍边播的,黎清安的走红完全是意料之外,两人商量之下决定让黎清安进军娱乐圈,而周维江则做了他的助理。如果事情就这样发展下去也没什么,只是人心隔肚皮,周维江的心思可没有那么简单。
      在黎清安刚刚有了些粉丝基础的时候,周维江将他带到了一个饭局,说是见一些导演和投资人,其实周维江私下里和那些人做了交易,酒里是掺了药的。之后他还用针孔摄像头将整个过程拍了下来,隔日便传到了网上。
      黎清安从此身败名裂,回到家发现爷爷也被气死了,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上。后来他还是从网上看到周维江顶替他成了网剧的男三。彼时,他虽然已经猜到了一些事情,可还是不愿相信那个大哥哥一样的人会这么对他,他抱着最后的希望回到H市,竟然在他买下的公寓中见到了周维江,而在周维江身边还跟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这么多年了,我终于不用再被你缠着了。”
      “你以为我会喜欢你?真是可笑,是你自己自作多情好吗?”
      “你知不知道被你喜欢有多恶心,只要一想起来我就觉得恶心的不行。”
      “不过你也算是帮了我,多亏了你王总才答应把我塞进剧组……王总应该能满足你吧?正好你也喜欢男人。”
      ……
      当所有的伪装都被卸下,只剩难堪的真相摆在面前,黎清安心中最后的防线也崩塌了。周维江的嘲讽声就像是一只无形的手,硬生生地撕扯着他的灵魂,直至扭曲。
      他活下去的唯一动力便成了报复,对啊,为什么所有的苦难都要他一个人来承担呢?大家一起痛苦不是会更好吗?
      黎清安甚至主动去找了那个王总,他们约在了曾经的那个酒吧,同样的包厢,同样的人,同样的位置,他也将迷药下在酒里,王总,周维江,所有人……他将他们的心脏一颗颗的挖出来,呵,原来也是红色的。
      ……
      接受完世界线信息,齐时渊不禁倒吸了一口气,看着黎清安的眼眸中带着些庆幸,还好在第一个时间节点就把他救了回来。
      齐时渊在这个世界的任务就是要改变黎清安的生命线,避免不幸的发生,降低他的病娇值从而改变他的结局。
      今天就是黎清安被周维江带去饭局的时间,齐时渊早早的就去弯道蹲点儿了,没想到还真的把黎清安给救了。
      “不可以……”床上的黎清安忽然呢喃道。
      正走神的齐时渊吓了一跳,走到床边才发现黎清安睡得并不安稳,眉头紧紧锁着,额头上渗出冷汗,不知道是做了什么噩梦。
      轻轻地拂平他皱着的眉,正想给他擦擦汗,却忽然被抓住了手,黎清安紧闭着双眼,明明是睡着的,却还是紧紧的攥着齐时渊的手:“陪陪我好不好,不要不和我玩儿……”
      细小的声音有些沙哑,可怜兮兮的样子忽然就和记忆中的另一道影子重合。齐时渊勾起唇角,就势坐到了床边,轻轻拍了拍黎清安,那样子就像是在哄一个孩子:“陪着你……”
      黎清安这才又安静下来,只是手还是不安地攥着齐时渊。这样的他让齐时渊很熟悉,回握住那只温热的手,齐时渊有些恍惚,那个人最后也是这样握着自己……看着黎清安的眼眸暗了暗,齐时渊问:“幺零零,他也会来到这个世界吗?”
      难得的,平时活泼的系统竟然沉默了片刻,才十分正经地说:“抱歉,此问题不在访问权限内,系统无法告知。”
      果然,齐时渊苦笑一下,放弃了从系统这里找到答案。和黎清安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躺下,齐时渊又盯着这张似曾相识的脸看了片刻才慢慢的睡着了。
      …….
      昏睡了一晚,第二天清晨黎清安的意识渐渐的回拢,头疼的不行,眼睛也是酸酸胀胀的,迷迷糊糊的感受到身边的温暖,忍不住往热源处钻了钻,可还是没有醒来。
      头好疼啊……对了,昨晚发生了什么?他被周维江带去了一个饭局……然后他喝醉了,不,不是醉了,是酒里被下了药……
      然后,然后他假借着去洗手间的名义跑了出来……他好像还撞到了一个人……那个人抱住了自己,他是谁?他是要救自己吗?自己现在又是在什么地方?是不是已经逃出来了?
      猛地睁开双眼,黎清安一阵的眩晕,稍稍适应了一下,竟然发现他正被一个人抱在怀里!抱着自己的男人还在睡,嘴角还带着笑意,不知道是梦到了什么美梦。
      黎清安低头检查了一下,发现身上的衣服都好端端的,不由得松了口气,只是他正枕在男人的胳膊上,两人挨得极近,样子说不出的亲昵,像是对正在热恋期的情侣。意识到自己想了些什么,黎清安的脸一黑,往身后缩了缩,想离男人远一些。
      感受到怀里的人的动静,齐时渊的睫毛颤了颤,缓缓地睁开了眼,看着往后缩的黎清安,

    《抱走那只小可怜》作者:枕月而眠 文案 齐时渊看上一只小白兔很久了,好不容易等到了小白兔要把他打包带走,却被一场天降车祸截了胡。 为了救回自家小白兔,齐时渊绑上系统就走上了漫漫寻妻路。 世界一:齐时渊:你那个助理我帮你收拾了? 小白兔:不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