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同人]横滨第一重建师 by Ayzo

时间: 2020-06-14 20:41:58 分类: 今日小说

[综漫同人]横滨第一重建师 by Ayzo

 

当前被收藏数:23167 营养液数:8901 文章积分:279,072,832
  《横滨第一重建师》 作者: Ayzo
  文案:
  奈须白木是一位异能者,擅长拆家重建。
  炸成平地的废墟,只要白木出手就会高楼重起,他被誉为魔术般优雅的重建师,以一己之力维护了横滨的市容。
  拆家系大佬们打完架就叫他,善后处理又快又好,大家都很喜欢。
  异能特务科订单+1:市中心的地基被锤裂了,业务外包给白木。
  (安吾:要尽快吸收这位异能者进入体制)
  港黑办公楼订单+1:我们楼炸了,过来修个楼呗。
  (森鸥外:这个人的异能有趣,中也你亲自去招募他)
  武装侦探社订单+1:嗨白木~我们办公室又双叒叕被炸没了~
  (哒宰:……白木酱,你有长得像你的妹妹愿意陪我一起殉情吗?)
  他们以为奈须白木的异能,只能用来修复建筑。
  但作为横滨第一重建师,他所能重建的领域……从来超乎想象。
  【在这个横滨你会看到】
  √ 转型方向奇怪的现代鬼杀队
  √ 邻里友好博多区的豚骨拉面
  √ 某金发美人的宝石鉴定店
  - CP哒宰,双黑泥拒绝救赎,在滑向深渊的边缘一起蹦迪吧
  内容标签: 综漫 少年漫 异想天开 文野
  关键字:主角:奈须白木,哒宰 ┃ 配角:预收《全公司反向C位出道》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随便拆家,拆完叫我
  作品简评:
  精通“物质重建”的奈须白木有一个心愿——将自己的恩人复活。在意外获得了鬼族之血后,他产生了大胆的复生理论构想。凭借建筑修复系异能者的伪装,他开始接触到更多“当年”的秘密。而与每一位伙伴缔结的新羁绊,都交互影响着他接下来的人生轨迹和立场抉择。
  文章构思奇特,节奏紧凑,欢脱幽默与正剧严肃的行文风格切换自如,人物互动极具少年漫画面,情节趣味性十足。使用量子力学级物理知识战斗的主角人设鲜明。热爱科学、无论刮风下雨生病住院都要每天认真学习的奈须白木,究竟有多少秘密呢?
 
第1章 重建师的秘密
  港黑首领与武装侦探社间,曾经因为双方首领所中的共噬病毒,一度陷入了短暂的混战中。
  但随着太宰恢复健康后促成了双边联盟,然后将某位好心的俄罗斯人送进了监狱后,这场曾经一触即发的生死之斗,也终于随之消解。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事后为了放松心情,武装侦探社的所有成员,都被社长送上了豪华游轮公费旅游。
  可是另一边的港黑就没有这样的运气了,在森鸥外去疗养身体的短假期,有些善后工作急需完成。
  他们看着自己家原本气派辉煌的大楼,如今变成了一片烧焦的漆黑破楼。
  每个人都在思考,该如何向首领解释,他回家后发现自己家被拆了这件事?
  众人的眼光齐刷刷地投向梶井基次朗。
  已经不敢玩柠檬了的梶井身体一僵,“看我干什么?虽然家是我炸的,但我至少成功阻止了武装侦探社的入侵!”
  红叶大姐一身红色和服,优雅的伫立在废墟之上,容颜冷漠,“可你告诉我,你干掉了几个人?”
  梶井憋屈道:“……零。”
  红叶:“……自损八百,伤敌为零?”
  “武装侦探社全身而退,把自己家炸了个底儿朝天……知道重建大楼需要多少钱吗?你其实是武装侦探社派来的卧底吧!?”
  为了避免遭受同僚的毒打,梶井挣扎着喊出:“你们看那边台阶上那大坑!那是中也干部一脚踩出来的,拆家至少也有他的一份儿!”
  红叶看了看那个坑,“既然说到中也了,他人呢?”
  “……好像还在那本侦探小说里?”
  红叶感到了深深的无力,“你自己看着办吧,等首领回来了,我不会帮你兜底。”
  梶井绝望地看着红叶走远,突然间想起了什么,对着红叶背影激动大喊:“红叶姐,首领周一才回来,今天才周五,咱们能修好!给我那位魔术重建师的联系方式,那个可以一夜之间复原建筑原貌的重建师!”
  红叶停下脚步,“是有这么个异能者,总部还留着他的邮箱地址,这是我们与他唯一的联络方式。但据我所知,他已经有一阵子不曾接单。”
  看着散发着绝处逢生的喜悦的梶井,红叶好心提醒道:“他不喜欢被突兀的打扰,记得提前预约,否则你可能请不到他。”
  梶井不甚在意的应了一声,兴冲冲地冲去备用档案室找联络方式了。
  在这个傍晚,城市另一边的横滨市立大学医学部。
  “白木,你来了。”山森教授看着进入自己办公室的得意门生,神色又是疼爱,又是不舍。
  走进来的奈须白木似乎刚刚下课,手里还抱着笔记和课本,柔软的头发散落在他的额间,半遮半挡住一双乌黑秀丽的丹凤眼。
  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孩子。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山森教授就被这种罕见等级的美貌和气质震惊了,并十分感动于现在的年轻人居然如此有奉献精神,条件这么好不去演艺圈追名逐利,反而愿意积极投身入医学事业。
  日本医科大学是六年学年制,在竞争强、淘汰率高的医学部备受摧残的同届生中,奈须白木永远是最瞩目特别的学生。
  不仅是因为他过于出众的容貌,还是因为他惊人的天赋和年纪。
  他今年17岁,与同龄的高中生相比,他却已经在读日本医科大学的二年级了。
  在跳级完成高中学业后,即使是在这样严苛的医学院里,他也能做到继续跳级。
  只是这样拥有惊人天赋的学生,理应拥有更高的平台。
  山森教授深呼吸,“白木,有件事该让你知道,因为你上个月发表的论文,东京大学医学部指名向你发来了录取通知书,他们愿意破例接受你这位转学生,并提供全额奖学金。”
  话没说完,白木已经猜出了他的意思。
  果然山森教授说:“白木,你入学这两年来,我一直将你当作我的关门弟子悉心培养,可是我们横滨市立大学医学部资源有限,和全亚洲一数二的东京大学医学院……是怎样都没有办法相比的。那里多少人踏破门槛也进不去,如果你过去,一定会有最好的发展。” [由Www.susuxsw.coM整理]
  话说完,山森就心疼得厉害。他想到当年自己亲自面试并破格录取白木时,他才刚过16岁。
  那时他心情激动到无语言表,他以为他即将培育出医学界冉冉升起的新星,这两年里和同为医生的夫人一直悉心栽培,还时不时和老友炫耀这个天赋奇佳的小徒弟。
  如今离别在即,他是真的舍不得。但他理智上也清楚,自己是怎样都比不过东京医科大学中享誉国际的医生,能给白木带来更开阔的平台。
  山森教授眼眶有些红了,他不愿意被小辈看到自己的不舍,于是故作冷漠的转过椅子,将东京大学的文件推到桌子另一边,“这些是他们的资料,你拿去看看,我等下还要准备晚课,不聊了。”
  桌子另一边响起文件簌簌的声音,山森教授知道白木将那些资料拿起来了。
  脚步声逐渐远离,下一个该响起的,便会是关门声吧。
  山森教授心里不好受,等办公室的门关上后,这一扇他们师生缘分的门,大概也一同关上了。
  “老师,我会向东京医科大学表达感谢,并谢绝他们的邀请。”
  山森教授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静了两秒,猛然从转椅上转过身体。
  白木语速不急不缓:“爷爷年级大了,我要留在身边照顾他……所以我不会离开横滨。”
  “对我来说,您就像是我的师父一样。您是全关东首屈一指的心脏内科专家,师母更是横滨市知名的脑神经内科主任医师。”
  白木站在门口向他鞠躬,“在您二位的全力指导下,我这两年收获良多,您两位是我最好的老师,作为您的学生,我深感荣幸。所以……让我离开是为了我好的话,请再也不要提起。”
  他从学校平静地离开,并没有太过挂心山森教授的反应。尽管他知道,此时山森教授的心里一定不平静。
  周五过后便是所有学生最期待的双休日,可奈须白木从来没有假期。
  周六早上六点钟的时候,白木抱着一本《脾脏手术》坐在地上,终于看完了最后一页,将这本厚如砖头的论文集合上。
  他站起身,从刀盒里取出一把手术刀,在昏黄的小灯下熟练地把玩着,“10号刀开膛,不需要『插』吸血管,在2秒钟内取出脾脏正中央的子-弹碎片,同时修复脾门处血管与神经的损伤,然后缝合伤口……这是初步构想。别担心,我会去找几个活体来练下手的,实际操作时会更稳妥。”
  这个房间密不见光,零下20度的低温,让每一句呼出口的水汽都在顷刻间结成白雾。
  白木仿佛完全没有察觉到四周的森然冷意,明明是朝气蓬勃的年纪,他那双乍一眼看去还有妩媚之意的丹凤眼里,却冰冷得有着一种超出年纪的凌厉感。
  “然后再给我八个月……不,只需要五到六个月的时间,我就会制定如何取出你左心室子弹的手术方案。”
  他的神情专注而执着,那双眸子能融化屋子里所有的黑。
  “考虑到你长时间陷入昏迷,脑内神经也受到了一定损伤,我也会为此做出准备……山森教授夫『妇』是这方面的专家,他们很看重我,不枉费我当年特意选中了他们,只要我需要,山森夫『妇』会为我牵起所有我需要的人脉和资源。”
  外面的天亮了,这房间依然昏暗而寒冷。
  奈须白木从地上站了起来,凝视着白色手术床上躺着的男人。
  男人静静地合着眼睛,房间里这么静,却听不到他呼吸的声音。
  他的心脏里还有一颗没有移除的子弹,在零下二十度的环境里,并不会蓬勃跳动。
  这理应该是一个死人。
  “对不起,我没能按照你的期望,成为一个建筑师。”
  奈须白木平静地看着他,虽然在道歉,却没有几分诚意,“也没能按照和你的约定,当一个好孩子。”
  男人不会回答他。
  奈须白木低下头,看了看自己带着黑色指套的左手小指,莞尔一笑,“……谁叫你死了呢,没人管我了。”
  他的动人心魄,不在于丹凤眼笑起来时的芙蓉冰破,也不在于周身出尘冷漠的寒雪气质。
  而在于那双眼眸里流淌的深邃夜色,有着震撼的漆黑。
  这一刻,他不是走在阳光下的天才模范生,而是在绝境开出的一朵恶魔之花,妖异而危险。
  男人床边的墙上,挂着一张裱在玻璃框里的旧照片。
  照片上的男人还是生前音容,他个子很高,下巴上总有一点胡茬没及时刮掉,但却不显得邋遢,还为俊朗的容貌多添了几分潇洒,即使不笑,也有着令人放心的可靠气度。
  他身前五个小孩子,吵吵嚷嚷地抢着最前面的镜头,却有一个稍大了几岁的男孩,站在稍远一点的地方。他五官昳丽,神色却冷漠,似乎是在躲避镜头的聚焦。
  那是四年前的少年奈须白木,他那时候还留着充满叛逆感的长发,因为心智早熟,才13岁的脸上已经有了超出年龄的漠然。
  若是遮住照片上他那双冷漠凌厉的眼睛,只看还没来得及长开的脸和身体线条,他看上去,甚至有些像一个留着黑长直的漂亮姑娘。
  照片上的他脚边放着一个提杆箱,身上背着包,在火车站前即将远行。
  他被男人按住了头,才不得不面向镜头。也不笑,只看着男人面前五个大呼小叫的孩子,充满了隐晦的嫌弃。
  没有人知道,织田作之助当年抚养的孤儿,不只有五个。
  他是被织田作最早托付给咖喱店老板抚养的那个孩子,他是唯一的第一个,也是最年长的那个。
  都是织田作捡上瘾了,才有的后来那五个崽儿。
  当年他在一场国家级的物理竞赛中取得了金奖,东京一所名牌高中向他伸出了全奖橄榄枝。他向来自立又早熟,于是织田作把他送上火车,让他去了东京拥有最好资源的高中读书。
  可是接下来的一切都发生得太快、太荒唐了,等他第一次听到mimic这个名字并回到横滨时,已茫然间失去了所有与他有关系的人。
  奈须白木盯着那张照片,慢慢道:“……织田作,别和那五个小崽子玩太久,你很快就要回来了。”
  “我一定会让你回来的。”
  他离开前,特地留着冰室里的这一盏小灯,像是在这寂静的黑暗里,为里面的人守住最后一点光明。
  而那一句几近于无声的呢喃,终是消散在冰冷的空气中。

【[综漫同人]横滨第一重建师 by Ayzo】(本页完)

  • 更多[综漫同人]横滨第一重建师 by Ayzo推荐免费小说
  • 不许碰我耳朵(穿越) by 草西君日期:06-14

    《不许碰我耳朵》作者:草西君 文案: 一夜之间,爱人出轨,事业崩溃,叶臻带着疲惫入睡,他本以为物极必反,接下来日子会开始变好,事实如此,只是他没有想到,好过了头。 一觉醒来,叶臻突然拥有一个娱乐圈大佬保驾护航,一个机械产业的干爹,以及一个国民...

  • 抱走那只小可怜(穿越) by 枕月而眠日期:06-14

    《抱走那只小可怜》作者:枕月而眠 文案 齐时渊看上一只小白兔很久了,好不容易等到了小白兔要把他打包带走,却被一场天降车祸截了胡。 为了救回自家小白兔,齐时渊绑上系统就走上了漫漫寻妻路。 世界一:齐时渊:你那个助理我帮你收拾了? 小白兔:不用,我...

  • 少将军的乡下男妻(穿越) by 简单贰壹日期:06-14

    《少将军的乡下男妻》作者:简单贰壹 文案: 云长生走出大山,按照爷爷遗愿去与未婚夫完婚。 谁知遭到嫌弃,他乖乖的点头赞同,只是说:大丈夫顶天立地,岂能做言而无信之事。都说高娶低嫁,我今天不让你们为难,求娶少将军好了。 云长生:哎呀呀!不让入府...

  • 我穿成刑侦小说里的傻子 by 中原逐鹿日期:06-14

    书名:我穿成刑侦小说里的傻子 作者:中原逐鹿 备注: 沙雕修罗场文,甜出糖尿...

  • 科研大佬魂穿假二代 by 词酒日期:06-14

    书名:科研大佬魂穿假二代 作者:词酒 文案: 研究人工智能的顶级科学家周诚将人工智能研究到了极致,为了测试成果的安全性,将人工智能的手环植入到自己的手腕上,结果他就魂穿到了互联网萌芽的初期,变成了一个被富豪家族错养十七年,最后扫地出门的同名假...

  • 《[综漫同人]横滨第一重建师 by Ayzo》上一篇
  • 不许碰我耳朵(穿越) by 草西君--预览不许碰我耳朵(穿越) by 草西君-

       《不许碰我耳朵》作者:草西君

      文案:
      一夜之间,爱人出轨,事业崩溃,叶臻带着疲惫入睡,他本以为物极必反,接下来日子会开始变好,事实如此,只是他没有想到,好……过了头。
      一觉醒来,叶臻突然拥有一个娱乐圈大佬保驾护航,一个机械产业的干爹,以及一个国民男神级别的老攻……
      叶臻:我依稀记得我是个卖药的……
      CP:擅长脑补的大白兔受X各种意义上的大佬攻
      踹掉渣攻系列
      全文架空,男男结婚合法
      牵涉到的专业知识不一定准确,作者会努力查资料哒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业界精英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臻 ┃ 配角:颜以轩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穿成豪门大佬的兔子以后
     
    第1章 谁配不上谁
      从会议室出来,叶臻憋着一肚子的火。
      文件夹被随手扔到办公桌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拿着会议记录本的裴桃吐吐舌头,把手里的东西放下,换上一瓶从海外代购回来的进口护肤品,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到叶臻身旁。
      “叶主任,别气啦,喏,这是NN新出的化妆水,效果很好哒,要不要试试看呀?”
      叶臻先是眼中一亮,然后突然又变得垂头丧气起来:“现在哪有心情试这个啊,气都气死了。”
      “哎呀,您快消消气吧,长皱纹了可不合算呀,上头决定的事情我们又能怎么样呢?”裴桃劝道。
      叶臻无论如何都不能释怀:“你看看那个颜总嚣张成了什么样子,一点力都没出过的人到现在来抢功劳,多大的脸啊?”
      裴桃也叹起气来。
      林氏药企花费了整整三年才成功通过三期临床的新药在即将上市之际遇到了个□□烦,PH药企对该药临床前研究成果的归属问题纠缠不休,闹到最后,林氏居然得和PH共同为新药署名,就连生产权都落到了PH的手上,林氏的整个研发部为此怨声载道,好几个组长都辞职了。
      叶臻口中的颜总是PH的现任总裁,才空降到PH没几年,一直以来安安分分人畜无害,谁知道人家老早就瞄准了他们林氏,从三年前就开始步步为营,用心险恶到令人作呕。
      商业对手之间互相竞争,这很正常,但是手段能下作到这种地步的,叶臻工作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
      林氏的研发部受到了重创,不过销售部倒是意外地把自己摘了出去,前期的宣传不是他们在做,后期的营销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裴桃就不怎么关注这件事,不只是她,整个销售部几乎就没多少人在乎这个新药。
      叶臻不一样,除了销售部主任之外,他还有一个隐藏的身份,研发部的经理是他的男朋友,所以他对研发部感同身受。
      刚才那个会议裴桃也去了,就像以往一样枯燥无趣的会议,唯一的亮点便是那位年轻多金又才华横溢的PH总裁,颜以轩。
      身居高位的人走到哪里都容易吸引到他人的目光,更何况是身高一米八五长得还很帅气的集团总裁,二十八岁的颜以轩坐在一堆啤酒肚秃顶的中年男人中间,就像是发光体一样让人移不开眼。
      裴桃不仅完全没有感受到叶臻所说的嚣张至极,反而被颜以轩迷得神魂颠倒,她算是明白了小说里那些做梦都想要嫁入豪门的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了,别说是还能顺带坐拥千亿资产了,就颜以轩的颜值和气质,让她倒贴她都干啊。
      唉,可惜生活不是小说,这么优秀的男人怎么可能看得上她这种平凡的小人物呢。
      “我倒是觉得颜总的表现很得体呀,公事公办论据充足,就是冷漠了点,倒是我们老板,一开始腆着脸色迷迷地盯着人家的美女秘书瞧,谈到正事又卑躬屈膝割地赔款的,有点恶心哦。”裴桃做了个起鸡皮疙瘩的动作。
      “你还帮外人说话?”叶臻觉得裴桃不可理喻。
      “嘿嘿,真理说不定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哦,说起来,叶主任您和颜总是什么关系呀,每次您在场的时候颜总的态度都会好上不少哦。”裴桃说。
      “什么关系,不共戴天的关系成不成?”叶臻的火气又上来了,分贝都高了上去。
      “啊,呸呸呸,我开玩笑的,对不起啦叶主任。”裴桃对自己的哪壶不开提哪壶自责不已,赶紧转移话题道:“那个叶主任啊,我们点外卖吧,附近新开了家很不错的四川菜来着。”
      “吃什么吃,气都气饱了!”
      “哎呀,您别气啦,气也没用啊,马上就要谈和了……”
      突然,有什么东西闯入了裴桃的视野,她脸色大变,赶紧对叶臻使眼色,可正在气头上的叶臻哪里能注意到她的小动作,气急败坏地吼道:
      “谈和,谈什么和,和他吵啊,不行上法庭啊,操他妈我们占理!”
      说完,叶臻还觉得不痛快,又加了一句更直白的——
      “颜以轩就是个仗着家里有钱的二世祖,他懂药物研发这四个字怎么写吗?”
      办公室里寂静无声。
      裴桃整张脸上都写着生无可恋。
      叶臻还没从激动中缓过神来,肩膀上就被人大力地拍了拍。
      他回过头,看见赫经理眉头紧皱,脸色铁青。
      “上班时间不好好上班,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赫经理的语气颇为严厉:“有什么话等下了班来我办公室说。”
      叶臻悻悻地低头道歉,余光瞥见门口的一群领导和员工,以及被围在中间的颜以轩,这才知道自己闯了大祸。
      当众说领导坏话还被抓包什么的,自小学以后叶臻还是第一次遇到,只是这一次的后果可不是被扔到教室外面去罚站那么简单了。
      从会议室出来就有电梯,谁让他们想不开往这里走的?
      妈的,虽然尴尬是尴尬了点,但他又没有说错……
      叶臻觉得有点委屈。
      他难过又倔强地抬起头,和男友祁封四目相对。
      叶臻想要解释什么,明知距离遥远却还是徒劳地张了张嘴。
      祁封移开了目光。
      他冷漠地转过身去,与领导们一起离开,仿佛根本就不认识叶臻这个人。
      如果说众人不怀好意的目光让叶臻如芒在背,那么祁封失望的表情无疑给了他最后一击。
      叶臻脸色煞白,摇摇欲坠。
      待到一群人全部消失在门外,办公室依然安静到连根针落到地上的声音都听得见。
      ……
      “颜总,不好意思啊,我们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赫经理满脸堆笑,局促地搓着手,“小叶才进公司没两年,公司看他年轻有活力才重用他,没想到他私底下是这样一个爱胡说八道的人。”
      “没关系,年轻人有活力是好事。”颜以轩的声音低沉又淡漠,丝毫听不出喜怒。
      “让您见笑了。”赫经理还在道歉。
      颜以轩没有接话,自顾自地往前走。
      一群人沉默着走到了电梯口,等待电梯升上来的时间里,颜以轩突然开口道:“贵公司如果对共同署名一事有什么不满,直说无妨。”
      “怎么会不满呢,不可能啊,能和您合作是我们天大的荣幸。”赫经理冷汗都下来了,战战兢兢地说道:“您可千万别把刚才的事情放在心上,因为这种小事影响到了我们的合作就不好了。”
      颜以轩好整以暇地看了赫经理一眼,这一眼看得对方心惊肉跳,如临深渊。
      明明只有二十八岁,颜以轩狠辣的手段却叫他们这群老家伙都自叹不如,更可怕的是,这人阴晴不定又喜怒不显,心里在想什么永远没有人能知道,如果可以的话,赫经理一点都不想和颜以轩打交道。
      “真的非常抱歉,会出这种事都是因为我们管理不周,希望颜总能给我们一个赎罪的机会。”一旁的祁封不卑不亢地说道。
      赫经理向他投去了赞赏的目光。
      “您言重了,只希望不要因为私人恩怨影响到这次的合作,祁先生。”
      颜以轩的话让赫经理稍稍放下了心,听出他言外之意的祁封却是僵在了原地,心中惊疑不定。
      正巧电梯到了,赫经理抬手请颜以轩先上,自己紧随其后。
      “听说小祁和颜总还是校友,贵校可真是人才辈出啊。”赫经理说。
      祁封闻言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不好。
      “走上社会以后还是得看个人的本事,名校的文凭算不上什么,赫经理您说呢?”祁封想要赶紧结束这个话题。
      “小祁说得对,社会就是凭本事说话的地方,文凭只是一个起点,事业都是靠一点一点磨出来的。”赫经理连连点头,突然话锋一转:“不过小祁啊,不是我说你,只关注重事业可不行,快三十的人了,也该把婚姻大事提上日程了吧?”
      祁封不置可否,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哦,祁先生准备结婚了?”颜以轩像是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似的,语气都比刚才热情了几分。
      “颜总有所不知,公司里有不少人青睐我们这位销售经理呢,可惜啊,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小祁同志一心扑在事业上,我都劝了好几次了,好不容易才让他松了口。”赫经理对于自己的丰功伟绩得意洋洋:“等事儿成了的时候,小祁你可不能忘了我这媒人啊。”
      “这么说,祁先生目前还是单身?”颜以轩挑眉。
      祁封微微颔首。
      “可是我听说,祁先生已经有男友了,对如果我没有认错的话,应该就是刚才那位活力十足的年轻人吧?”
      颜以轩嘴角微扬,好看的眉眼中流露着调侃的意味。
      祁封一行人被惊到之前,颜以轩的女秘书失手将文件夹敲到了电梯壁上。
      砰的一声巨响。
      “对不起,BOSS。”
      女秘书定下心神,推推眼镜来掩饰自己的失态。
      颜以轩朝她微微一笑,女秘书回以同样得体的微笑,面上波澜不惊,心中惊涛骇浪。
      完了完了,听见了不得了的事情,她可能要被

    《不许碰我耳朵》作者:草西君 文案: 一夜之间,爱人出轨,事业崩溃,叶臻带着疲惫入睡,他本以为物极必反,接下来日子会开始变好,事实如此,只是他没有想到,好过了头。 一觉醒来,叶臻突然拥有一个娱乐圈大佬保驾护航,一个机械产业的干爹,以及一个国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