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情深[娱乐圈] by 落落小鱼饼

时间: 2020-06-14 20:42:04 分类: 今日小说

不情深[娱乐圈] by 落落小鱼饼

   《不情深[娱乐圈]》作者:落落小鱼饼

  文案:
  星阁娱乐的大公子,多金又玩得开,想扒着他上位的人不计其数。
  当年的林汶想试试,一试把自己试进去了。
  钱和资源,想要多少白大公子都给他,但他莫得感情。
  某日林汶酒后开窍了,世间百无一用是情深,我还是和钱过得真。两条腿的基佬遍地都是,何
  必沉迷于这只猪蹄子。
  六年后,林汶有钱有资源。白凡和他事业上纠缠不休,早已动心动情却性格使然死鸭子嘴硬
  林汶新作发表上热搜:
  林汶:“给我买齐星阁热搜,让他家艺人陪跑!”
  白凡:“???”
  白凡和女艺人酒会被拍。
  林汶:“给我买热搜帮他压下去。”
  白凡:“宝贝儿,你还是爱我。”
  林汶:“不不不……快炒我cp赶紧的!”
  白凡:“……”
  后来:
  白凡:“……我跟你讲我现在想追你。”
  林汶:“不约。”
  萌雷点自寻:
  慢热。
  破镜重圆。前期腻腻乎乎,中间针(da)锋(qing)相(ma)对(qiao)
  前期受追攻,后期攻追受,可能渣攻贱受即视感,但认识彼此后一直1v1模式,没有白月光没有
  炮灰
  攻和受都不是白莲花,常年在娱乐圈摸爬滚打,靠自己手段一步步走上高处
  不虐,是甜的
  攻受均无原型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破镜重圆 娱乐圈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汶,白凡 ┃ 配角:周之潭,白陆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第1章 
  凌晨三点,某个选秀节目的录制现场。
  侯场的选手们都各个无精打采地沉默着,等着导演来叫上场。
  “下一组我们了。”王可沉看了一眼昏昏欲睡的队友冯曲,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醒醒!”
  “艹!”冯曲一个激灵坐起来,郁闷地看了眼王可沉,“……这不还没到呢么。”
  王可沉冷笑一声:“到了再喊你还来得及,镜头一会晃过来,就拍着你睡觉的猪样。我一定求导演给你剪到正片儿里,我们不愁不火了!是不是啊林汶?”
  林汶在低着头背着歌词,他这会也有点困得迷糊,就求等会表演的时候别有个什么闪失。所以只是淡淡应了一声:“嗯。”
  王可沉啧了一声,转眼对冯曲使了个眼色。
  林汶打了个哈欠,他们三天就睡了五个多小时,连轴转录了三个选秀节目,林汶总觉得,出道还没出,人估计就先在这趴了,可以就地埋了立个碑那种。
  他叹了口气,伸伸脖子,看了一眼两个队友:“词都分好了,你们等会别唱错了。”
  “知道啦。”王可沉不在意地摆摆手,“你怎么那么怕我们抢你词儿啊。就抢过一次,至于么你。”
  林汶掀起眼皮看他们,用修长的手指把歌词单戳得哗啦作响:“队长,你这段特别容易抢,抢了我就没缓冲期,高音上不去。”
  “滚蛋。”王可沉满不在意笑笑,“这种时候相信自己,OK?”
  “我……”林汶还想说什么,导演对着他们这边喊:
  “下一组,下一组,MICF组合,准备一下上场!”
  “我们了我们了。”王可沉站起来蹦了两下,似乎非常兴奋“快点准备准备。”
  “你稳点。”冯曲说。
  他站在林汶的前面回头看了一眼他,慢慢开口:“你……”
  “嗯?”林汶莫名看了他一眼。
  “没什么。”冯曲勾嘴笑笑,“好好发挥。”
  林汶从座位上站起来,眼前一黑,头一阵晕眩,还好扶了一把椅子背才站稳。他本来就偏瘦小,竹竿似得单薄身子,原本还胖一些,因为要上镜,被经纪公司逼着减肥。减了一个月终于就剩下一把骨头。
  他原本脸蛋是偏中性的漂亮,五官又清秀精致,肤白似雪,头发垂顺细碎,加上身材瘦小,说话时候的嗓音糯糯的,唱高音的时候却意外空灵。在这年代的审美里,喜欢他的夸他一句干净清秀有灵气,不喜欢的就喊一句“娘炮”。
  几个人走上了台,队长王可沉捧着吉他,另外两个人也拿着麦就了位。  林汶放眼望去,台下三个评委也是一脸困倦,王可沉上了台后咳了一声,把手举过头顶,说道:“大家好,我们是MICF组合!我是队长王可沉!”
  台下的几个评委看着他,机械又面无表情地鼓了鼓掌。
  林汶吸了口气,手握紧了话筒。
  这个节目的含金量比之前两个都高,所以他们选的歌曲也是他们的原创首唱曲。虽然在林汶看来其实挺普通的……不过他闭上眼都是这首歌的旋律,也不存在什么记不住歌词,他就是觉得又困又累的,需要多一些时间去集中精力。
  没有办法,现在选秀那么火,不抓住这点机会曝光,他们这种底层就一辈子没法翻身。
  王可沉开头,林汶该接着唱,然后直接顺畅地接上副歌的高音。副歌前的这段好唱,曲调也优美婉转,承前启后。前两次的发挥都不错,除了排练的时候队长抢了两次他的歌词,林汶看出来他也是真的想唱……但正式表演时,应该没有这么二百五吧?
  林汶心中默数拍子,到了他那段,他微微昂起下颚,张开口,音就要从他的喉咙里冲出时,王可沉却接了下去。
  林汶:???
  低估他了,他是真的二百五!
  王可沉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有意,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声音似脱缰的野马一去不回。
  但这人最绝的不在此,林汶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忽然又悬崖勒马了。声音戛然而止,眼见剩下两拍就是副歌了,如果他不唱,那让人尴尬的空白即将出现。
  马都站在悬崖边蹬蹄子了!林汶不得不硬着头皮直接飙个高音,于是顺理成章地……破了音。
  “我的梦我的xi——e——in——”
  这音破得,直接把台下那些昏昏欲睡的评委们弄得忽然来了精神似得。林汶清楚地看见最右边的女评委老师在犹豫了两秒后捂着脸笑了一下,而中间的两个老师则在摇头。 [由www.sUsuxsw.Com整理]
  尴尬又愤怒,和紧张掺杂在一起,十八年来头一次那么不知所措还不能停止。总之音也破了,歌也被猪队友唱了……除此之外,能怎么办?!
  还能救吧,应该能救吧。
  默念这两句,他只能稳了稳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了该有的水平。
  节奏找回来了,紧张和愤怒就变成了动力。从那一声破音起,他因为睡眠不足而憋的一肚子气终于积在心里,在歌里像找到了一个完美的突破口,后半部分是他三天三次选秀中最超常的发挥。
  歌的后半部分他几乎是完美发挥,唱得几个评委从昏昏欲睡到精神百倍。
  以至于那位猪队友听到后面,都微微侧头看他。
  一曲毕,三个评委像大梦初醒一样纷纷拍手。
  林汶手握着话筒垂在裤边,胸口起伏微微喘气。
  在一个短暂的等待后,一个评委拿起了话筒刚要说话,侧边演播室的一个门却开了。
  一个人进了门来,从第一排另一边,边拍着手边走过来。所有人都往那处看去,包括林汶也是。
  他的目光落到了那人的身上。
  即便舞台上灯光眩目,林汶还是可以透过光晕看见那迈开的长腿和挺拔的肩膀。
  那人绕过桌子,走到桌前坐下来,林汶想起来,对啊,确实有四个位置,一个位置上是没有人的。
  他坐下来看向林汶,目光和林汶交汇在了一起。
  那人穿着一件休闲的西装,梳着一个背头。五官沉静又温润,双眉却凌厉,嘴唇削薄而淡色,这么轻轻一瞥,竟有种含情的温柔。
  “你错过了啊。”坐在最右的女评委看着那人笑道,“……这组挺有意思。”
  “介绍下自己。”等那人合衣坐下,左边的一个评委开始走录制流程。
  王可沉马上抢过话头:“各位老师好,我们是前峰娱乐的组合MICF。我们今天来这里,完全是为了我们的音乐梦想!……我们虽然……”
  林汶听见王可沉开始讲那些之前窜好的词,想起刚才那一出,被压下去的紧张伴随着一阵胃部的恶心感翻涌上来。
  他知道王可沉他们挺看不起自己的,他们俩都是京城有钱的公子哥,玩音乐就是真的玩而已。他呢,用王可沉的话来说,他是一个月前跑来北漂的乡下人。
  他没资历,没背景,就是带着他的那副好嗓子和打扮打扮很俊秀的脸蛋。
  他们那破公司也没有给他们做什么准备,一心只想着把他们推出道了赚钱,谁管你队友合不合的。怕他们到了现场别说说话了,连屁都放不出来,就临时让他们自己写了一段晋级时候需要说的话。
  “说道他们评委喊停为止!不喊你给我说下去。”当时他的老板指着他鼻子说,“谁知道剪辑会剪辑出点什么东西!”
  林汶紧张得七荤八素,又头晕眼花的,评委喊了他两声才发现他们在喊自己。
  “……发什么呆呢。”那已经坐在评委席的大帅哥温柔地看着他,“介绍一下自己,老师们对你很有兴趣。”
  怎么就有兴趣了,林汶有点懵逼。光打得他难受,恍惚之间只觉得大脑缺氧,准备好的词儿一句也想不起,就记得,经纪公司老板说评委不喊停给我说道天荒地老的言论。
  “我叫林汶……双木林,三点水文化的文……嗯……欸……我,三岁的时候,我妈……嗯,我妈死了,然后……”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然后我家太穷我爸把我送去了二叔家寄养,十岁的时候我自己跑回来了,对……然后我爸就觉得我败家东西,喜欢打我,不过也没把我送走,就把我养大……然后……”
  他说到后来,语气几乎都是一种平调,一脸讲故事的表情,偶尔还“嗯……”“啊……”一声,生怕别人不知道是编的。
  女评委终于忍不住,用手上的笔敲了敲桌面:“……可以了可以了。”
  她一言难尽地看向那帅哥:“白总,要不你点评一下?”
  林汶放下话筒看向他,在他的面前看见了一个立牌,在光照下他居然都能看清上面写了两个字。
  白凡。
  白凡拿起话筒,清了清嗓子,边笑边摇头:“……唱得比说的好听,以后多唱唱歌吧,讲故事不适合你。”
  林汶愣了一下,知趣地闭了嘴。
  “好了。”女评委拍了拍手,“我们接下来会打分,今天你们的录制也结束了,明天中午十二点我们准时在这里公布成绩,回去休息吧。”
  ……
  “艹!”王可沉伸手狠狠推了林汶一把,把林汶推得一个踉跄,“乡下人,你故意的吧?那唧唧歪歪说的什么玩意儿啊!看《故事会》看多了吧你!”
  “算啦。”冯曲打了个哈欠,“出糗也不是我俩出,你没看见刚才白总的脸色吗,被他这话都要憋出内伤来了。”
  林汶没说话,王可沉走过来狠狠撞了他一下肩膀,和冯曲一起走到了他前面。
  “丢他妈丢的是我们一个组合的脸。”王可沉说道。
  “……你抢我词儿的时候倒是不知道丢脸了?”林汶忽然抬头道。
  “你他妈再说一遍?!”王可沉猛然转头瞪着他。
  “哎,你别来劲儿。”冯曲抬手拦在他胸口抚了抚,“咱不折腾,回去睡觉成么?”
  王可沉愤愤瞪了他一眼,转头大步走了。冯曲跟着他后面一起,两人很快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林汶站在原地看了会,往后一仰靠在旁边的墙上,知道这酒店是回不去了。
  他身上拢共四百块钱,那小公司把他们三个人弄到上海来录节目,坚决在挣第一笔钱之前不发一分钱的工资,幸好酒店都是主办方订好的,但他们仨挤一个标间,林汶头天晚上已经受够了王可沉的呼噜,满心只怀念他的地下室。
  但现在,估计回去了王可沉也不会给他好脸色看,他需要休息,也不想给自己找罪受。
  他叹口气,半点担忧,又有半点舒坦。他摸了把口袋,拍拍那几百块钱,想着这附近能不能租个小旅馆先住着。毕竟这个演播室,因为他们之后已经没有了人,本身不大的演播大厅中已经走得七七八八,连工作人员都不剩几个,走廊里留下昏黄的灯,脚步声都显得寂静。

【不情深[娱乐圈] by 落落小鱼饼】(本页完)

  • 更多不情深[娱乐圈] by 落落小鱼饼推荐免费小说
  • [综漫同人]横滨第一重建师 by Ayzo日期:06-14

    当前被收藏数:23167 营养液数:8901 文章积分:279,072,832 《横滨第一重建师》 作者: Ayzo 文案: 奈须白木是一位异能者,擅长拆家重建。 炸成平地的废墟,只要白木出手就会高楼重起,他被誉为魔术般优雅的重建师,以一己之力维护了横滨的市容。 拆家系大...

  • 不许碰我耳朵(穿越) by 草西君日期:06-14

    《不许碰我耳朵》作者:草西君 文案: 一夜之间,爱人出轨,事业崩溃,叶臻带着疲惫入睡,他本以为物极必反,接下来日子会开始变好,事实如此,只是他没有想到,好过了头。 一觉醒来,叶臻突然拥有一个娱乐圈大佬保驾护航,一个机械产业的干爹,以及一个国民...

  • 抱走那只小可怜(穿越) by 枕月而眠日期:06-14

    《抱走那只小可怜》作者:枕月而眠 文案 齐时渊看上一只小白兔很久了,好不容易等到了小白兔要把他打包带走,却被一场天降车祸截了胡。 为了救回自家小白兔,齐时渊绑上系统就走上了漫漫寻妻路。 世界一:齐时渊:你那个助理我帮你收拾了? 小白兔:不用,我...

  • 少将军的乡下男妻(穿越) by 简单贰壹日期:06-14

    《少将军的乡下男妻》作者:简单贰壹 文案: 云长生走出大山,按照爷爷遗愿去与未婚夫完婚。 谁知遭到嫌弃,他乖乖的点头赞同,只是说:大丈夫顶天立地,岂能做言而无信之事。都说高娶低嫁,我今天不让你们为难,求娶少将军好了。 云长生:哎呀呀!不让入府...

  • 我穿成刑侦小说里的傻子 by 中原逐鹿日期:06-14

    书名:我穿成刑侦小说里的傻子 作者:中原逐鹿 备注: 沙雕修罗场文,甜出糖尿...

  • 《不情深[娱乐圈] by 落落小鱼饼》上一篇
  • [综漫同人]横滨第一重建师 by Ayzo--预览[综漫同人]横滨第一重建师 by Ayzo-

     

    当前被收藏数:23167 营养液数:8901 文章积分:279,072,832
      《横滨第一重建师》 作者: Ayzo
      文案:
      奈须白木是一位异能者,擅长拆家重建。
      炸成平地的废墟,只要白木出手就会高楼重起,他被誉为魔术般优雅的重建师,以一己之力维护了横滨的市容。
      拆家系大佬们打完架就叫他,善后处理又快又好,大家都很喜欢。
      异能特务科订单+1:市中心的地基被锤裂了,业务外包给白木。
      (安吾:要尽快吸收这位异能者进入体制)
      港黑办公楼订单+1:我们楼炸了,过来修个楼呗。
      (森鸥外:这个人的异能有趣,中也你亲自去招募他)
      武装侦探社订单+1:嗨白木~我们办公室又双叒叕被炸没了~
      (哒宰:……白木酱,你有长得像你的妹妹愿意陪我一起殉情吗?)
      他们以为奈须白木的异能,只能用来修复建筑。
      但作为横滨第一重建师,他所能重建的领域……从来超乎想象。
      【在这个横滨你会看到】
      √ 转型方向奇怪的现代鬼杀队
      √ 邻里友好博多区的豚骨拉面
      √ 某金发美人的宝石鉴定店
      - CP哒宰,双黑泥拒绝救赎,在滑向深渊的边缘一起蹦迪吧
      内容标签: 综漫 少年漫 异想天开 文野
      关键字:主角:奈须白木,哒宰 ┃ 配角:预收《全公司反向C位出道》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随便拆家,拆完叫我
      作品简评:
      精通“物质重建”的奈须白木有一个心愿——将自己的恩人复活。在意外获得了鬼族之血后,他产生了大胆的复生理论构想。凭借建筑修复系异能者的伪装,他开始接触到更多“当年”的秘密。而与每一位伙伴缔结的新羁绊,都交互影响着他接下来的人生轨迹和立场抉择。
      文章构思奇特,节奏紧凑,欢脱幽默与正剧严肃的行文风格切换自如,人物互动极具少年漫画面,情节趣味性十足。使用量子力学级物理知识战斗的主角人设鲜明。热爱科学、无论刮风下雨生病住院都要每天认真学习的奈须白木,究竟有多少秘密呢?
     
    第1章 重建师的秘密
      港黑首领与武装侦探社间,曾经因为双方首领所中的共噬病毒,一度陷入了短暂的混战中。
      但随着太宰恢复健康后促成了双边联盟,然后将某位好心的俄罗斯人送进了监狱后,这场曾经一触即发的生死之斗,也终于随之消解。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事后为了放松心情,武装侦探社的所有成员,都被社长送上了豪华游轮公费旅游。
      可是另一边的港黑就没有这样的运气了,在森鸥外去疗养身体的短假期,有些善后工作急需完成。
      他们看着自己家原本气派辉煌的大楼,如今变成了一片烧焦的漆黑破楼。
      每个人都在思考,该如何向首领解释,他回家后发现自己家被拆了这件事?
      众人的眼光齐刷刷地投向梶井基次朗。
      已经不敢玩柠檬了的梶井身体一僵,“看我干什么?虽然家是我炸的,但我至少成功阻止了武装侦探社的入侵!”
      红叶大姐一身红色和服,优雅的伫立在废墟之上,容颜冷漠,“可你告诉我,你干掉了几个人?”
      梶井憋屈道:“……零。”
      红叶:“……自损八百,伤敌为零?”
      “武装侦探社全身而退,把自己家炸了个底儿朝天……知道重建大楼需要多少钱吗?你其实是武装侦探社派来的卧底吧!?”
      为了避免遭受同僚的毒打,梶井挣扎着喊出:“你们看那边台阶上那大坑!那是中也干部一脚踩出来的,拆家至少也有他的一份儿!”
      红叶看了看那个坑,“既然说到中也了,他人呢?”
      “……好像还在那本侦探小说里?”
      红叶感到了深深的无力,“你自己看着办吧,等首领回来了,我不会帮你兜底。”
      梶井绝望地看着红叶走远,突然间想起了什么,对着红叶背影激动大喊:“红叶姐,首领周一才回来,今天才周五,咱们能修好!给我那位魔术重建师的联系方式,那个可以一夜之间复原建筑原貌的重建师!”
      红叶停下脚步,“是有这么个异能者,总部还留着他的邮箱地址,这是我们与他唯一的联络方式。但据我所知,他已经有一阵子不曾接单。”
      看着散发着绝处逢生的喜悦的梶井,红叶好心提醒道:“他不喜欢被突兀的打扰,记得提前预约,否则你可能请不到他。”
      梶井不甚在意的应了一声,兴冲冲地冲去备用档案室找联络方式了。
      在这个傍晚,城市另一边的横滨市立大学医学部。
      “白木,你来了。”山森教授看着进入自己办公室的得意门生,神色又是疼爱,又是不舍。
      走进来的奈须白木似乎刚刚下课,手里还抱着笔记和课本,柔软的头发散落在他的额间,半遮半挡住一双乌黑秀丽的丹凤眼。
      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孩子。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山森教授就被这种罕见等级的美貌和气质震惊了,并十分感动于现在的年轻人居然如此有奉献精神,条件这么好不去演艺圈追名逐利,反而愿意积极投身入医学事业。
      日本医科大学是六年学年制,在竞争强、淘汰率高的医学部备受摧残的同届生中,奈须白木永远是最瞩目特别的学生。
      不仅是因为他过于出众的容貌,还是因为他惊人的天赋和年纪。
      他今年17岁,与同龄的高中生相比,他却已经在读日本医科大学的二年级了。
      在跳级完成高中学业后,即使是在这样严苛的医学院里,他也能做到继续跳级。
      只是这样拥有惊人天赋的学生,理应拥有更高的平台。
      山森教授深呼吸,“白木,有件事该让你知道,因为你上个月发表的论文,东京大学医学部指名向你发来了录取通知书,他们愿意破例接受你这位转学生,并提供全额奖学金。”
      话没说完,白木已经猜出了他的意思。
      果然山森教授说:“白木,你入学这两年来,我一直将你当作我的关门弟子悉心培养,可是我们横滨市立大学医学部资源有限,和全亚洲一数二的东京大学医学院……是怎样都没有办法相比的。那里多少人踏破门槛也进不去,如果你过去,一定会有最好的发展。”
      话说完,山森就心疼得厉害。他想到当年自己亲自面试并破格录取白木时,他才刚过16岁。
      那时他心情激动到无语言表,他以为他即将培育出医学界冉冉升起的新星,这两年里和同为医生的夫人一直悉心栽培,还时不时和老友炫耀这个天赋奇佳的小徒弟。
      如今离别在即,他是真的舍不得。但他理智上也清楚,自己是怎样都比不过东京医科大学中享誉国际的医生,能给白木带来更开阔的平台。
      山森教授眼眶有些红了,他不愿意被小辈看到自己的不舍,于是故作冷漠的转过椅子,将东京大学的文件推到桌子另一边,“这些是他们的资料,你拿去看看,我等下还要准备晚课,不聊了。”
      桌子另一边响起文件簌簌的声音,山森教授知道白木将那些资料拿起来了。
      脚步声逐渐远离,下一个该响起的,便会是关门声吧。
      山森教授心里不好受,等办公室的门关上后,这一扇他们师生缘分的门,大概也一同关上了。
      “老师,我会向东京医科大学表达感谢,并谢绝他们的邀请。”
      山森教授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静了两秒,猛然从转椅上转过身体。
      白木语速不急不缓:“爷爷年级大了,我要留在身边照顾他……所以我不会离开横滨。”
      “对我来说,您就像是我的师父一样。您是全关东首屈一指的心脏内科专家,师母更是横滨市知名的脑神经内科主任医师。”
      白木站在门口向他鞠躬,“在您二位的全力指导下,我这两年收获良多,您两位是我最好的老师,作为您的学生,我深感荣幸。所以……让我离开是为了我好的话,请再也不要提起。”
      他从学校平静地离开,并没有太过挂心山森教授的反应。尽管他知道,此时山森教授的心里一定不平静。
      周五过后便是所有学生最期待的双休日,可奈须白木从来没有假期。
      周六早上六点钟的时候,白木抱着一本《脾脏手术》坐在地上,终于看完了最后一页,将这本厚如砖头的论文集合上。
      他站起身,从刀盒里取出一把手术刀,在昏黄的小灯下熟练地把玩着,“10号刀开膛,不需要『插』吸血管,在2秒钟内取出脾脏正中央的子-弹碎片,同时修复脾门处血管与神经的损伤,然后缝合伤口……这是初步构想。别担心,我会去找几个活体来练下手的,实际操作时会更稳妥。”
      这个房间密不见光,零下20度的低温,让每一句呼出口的水汽都在顷刻间结成白雾。
      白木仿佛完全没有察觉到四周的森然冷意,明明是朝气蓬勃的年纪,他那双乍一眼看去还有妩媚之意的丹凤眼里,却冰冷得有着一种超出年纪的凌厉感。
      “然后再给我八个月……不,只需要五到六个月的时间,我就会制定如何取出你左心室子弹的手术方案。”
      他的神情专注而执着,那双眸子能融化屋子里所有的黑。
      “考虑到你长时间陷入昏迷,脑内神经也受到了一定损伤,我也会为此做出准备……山森教授夫『妇』是这方面的专家,他们很看重我,不枉费我当年特意选中了他们,只要我需要,山森夫『妇』会为我牵起所有我需要的人脉和资源。”
      外面的天亮了,这房间依然昏暗而寒冷。
      奈须白木从地上站了起来,凝视着白色手术床上躺着的男人。
      男人静静地合着眼睛,房间里这么静,却听不到他呼吸的声音。
      他的心脏里还有一

    当前被收藏数:23167 营养液数:8901 文章积分:279,072,832 《横滨第一重建师》 作者: Ayzo 文案: 奈须白木是一位异能者,擅长拆家重建。 炸成平地的废墟,只要白木出手就会高楼重起,他被誉为魔术般优雅的重建师,以一己之力维护了横滨的市容。 拆家系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