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师尊他太难了[穿书](修真) by 千青色

时间: 2020-06-14 20:42:21 分类: 今日小说

反派师尊他太难了[穿书](修真) by 千青色

   《反派师尊他太难了[穿书]》作者: 千青色

  文案:
  清冷无情貌美禁欲师尊受X前期乖巧后期黑化精分徒弟攻(非重生!楔子无论看还是不看都不影响正文,嫌麻烦的亲可以不看。)
  ·
  楚无玥穿进了他年少时写过的一本爽文小说《魔尊》中。
  他的身份,是实力绝伦的正道魁首,在风云宗地位崇高的璇玑尊者。
  璇玑尊者此人,相貌清隽,性格淡漠,呼风唤雨,说一不二,十分牛叉。
  这本该是件好事,但糟糕就糟糕在……他同样也是《魔尊》中,被男主记恨多年的刻薄师尊,是本书出场到目前为止,最大的反派。
  所谓前期多拉风,后期就多凄凉,璇玑尊者被睚眦必报的男主,以噬魂钉活活钉在宗门大柱上,废去修为,毁掉声带,忍受每日灵魂被噬咬的痛苦,磋磨足足半年才死去。
  死相极惨。
  系统:你的任务就是,代替璇玑尊者,走完这部书的主线内容。
  楚无玥:……药丸。
  楚无玥手握大反派剧本,整日提心吊胆,又是兢兢业业当师尊,又是认认真真走主线。
  在系统的鞭策下,对男主该教导的教导,该责骂的责骂,关键时刻还能当场表演个大义灭亲。
  可谓心狠手辣。
  当半本书的剧情都走的差不多,楚无玥打算功成身退时,不知哪里出了差错。
  本该对他异常仇视的黑化徒弟,满眼都是深情羞涩专注,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大雾)。
  “……”
  嗯?我拿的不是反派剧本吗?
  纵观全场的反派系统:呵,谁知道呢。
  .
  1:设定是很常见的高冷师尊和黑化徒弟,一只很萌这种反差设定。
  2:小虐怡情,绝不伤身。(有甜有虐,慎重。)
  3:我觉得这版简介还是不完美……没写出精华,但实在改不出来了,凑合用吧。
  4:大概是慢热,前半部分略有拖沓,节奏不算快,细水长流。(?)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无玥(叶玉清)秦非渊 ┃ 配角:精怪魔头12345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师尊真的他太难了
  ——
 
第1章 楔子
  二月中,刚回春。
  清晨,多日积云的天空透出阳光,穿过山间缭绕雾气,逐渐洋洋洒洒落在召安镇街道上,落在每一户人家门前。
  堆在房檐上的厚雪已开始消融,缓缓化成冰水从檐角,砸落在青石街上。
  门扉响动,一名白衣青年从小院走出,转身关门时,听到院内传来几声女子的虚弱咳嗽,细弱中带着无奈:“玉清,你行动不便,大可不必这般折腾,我的伤不重,将养两日即可……”
  白衣青年唇角挂着一弯浅笑,嗓音温吞,开口却不容反驳,“不可胡闹,你好生歇着,待我拿这些干药材,去给你换些补气血的东西回来。”
  “玉清……玉清!”
  身后院中又响起两声女子的呼唤,可白衣青年一意孤行,将院门关上。
  他回头离去,风吹起白衣青年绑在眼前,在脑后固定的长白绫,白绫被阳光照耀,在空中翻飞划过一道优美弧度。
  他拎着根竹棍,在街上探路前进。
  原来是个瞎子。
  此时,街道上又来往路过的几名孩童,捏着糖葫芦嘻嘻哈哈从白衣青年身侧跑过,踩踏过街上水洼,溅起零星雪水,打破寂静的同时,又带起一阵寒风,吹起院落中掉出的几瓣白梅。
  白梅晃晃悠悠的落在一户酒楼前。
  青年似有所感,在此停下。
  “啪!”
  楼内,酒楼高台上,站着的是一名身穿灰色长衫,头发半白的老者,留着山羊胡。
  说书人老李一拍完抚尺,满堂寂静,他手握折扇,摇头晃脑的端腔拿调,“既然大伙儿听腻了男女情爱。那咱们就来说说,最近修真界发生的事……”
  酒楼一层。
  排排坐着召安镇的居民,有的喝茶,有的嗑着瓜子,挤作一团,眼睛亮着听得兴起。
  一看就是赶早来听说书的,人挤人,悉悉索索闹成一团,气氛融洽。
  他们都是普通百姓,没机会见仙师,也没见过魔,也只能从说书人口中听一听,他们所不曾见过的场面。
  老李撸起袖子,讲的唾沫横飞。
  “话说魔族魔尊,半个月前,竟又和风云宗七长老单惊风打起来了,打的那叫一个昏天暗地。”
  “天空雷鸣阵阵,只见双方兵刃交加,在狂风中缠斗,魔尊一转攻势,竟幻化出双剑,直逼单惊风而去……”
  “等等。”人群中有人发出疑问,“老李,这几年总听你说魔尊和单惊风打起来,可他们究竟为何打起来?”
  如此一提,常听说书的众人幡然醒悟。
  “对啊!说说吧。”
  “总得有个原由,不能因为我们没见过,就把我们当傻子忽悠啊!”
  老李听到众人呼声,让说原由,脸色微变,急的额角冒汗,虚火阵阵。
  他哪儿知道什么原由!
  除了这两个人物身份,其他都是他瞎编的!
  听到底下催促声一声比一声大。
  老李浮躁心焦,忽然灵机一动,抬手又一拍抚尺,“啪!”
  抚尺声响亮,震慑。
  众人寂。
  老李曼声威胁:“还听不听了!”
  “听,听!您勿动气,我们不问就是。”
  百姓们赶早听说书,也不过听个乐子,召安镇供消遣的地方少,唯有听说书便宜又有意思。
  纵然是假的,众人也懒得追究,照样听得津津有味。
  再说了,老李大半辈子没出过召安镇,哪儿见过真正打斗场面。
  方才问原由,不过是因为老李脸皮薄,不愿让人知道他扯谎,耍着老李,可没想着气的老李连书都不说了,他们可还想听故事呢。
  老李哼一声,理了理衣领,晃着折扇继续:“要说那魔尊啊,身量约有一丈,眼如铜铃,口生獠牙,面目狰狞,力大无穷……”
  “劳驾。”
  忽然一道潺潺清冷的淡淡嗓音从酒楼门处传来,如轻风拂来,声音不大,却轻巧打断了正在说书的老李。
  谁啊?
  楼内人群攒动,有些恼怒回首望去,露出了一条细道,让老李看清门口来人。 [由www.sUsuxsw.Com整理]
  酒楼门前的街道上。
  站着的是一名风华无双的俊美青年。
  青年双眼前蒙着两指宽白绫,着一席素色白衣,长长的墨色青丝以发带系着如瀑布般披在身后,白皙的手中握着细根长竹竿。
  虽背着廉价药篓依显贵气,原本浅笑的唇角正微微紧绷,温和之气一扫而光,似有不愉,宛如雪山巅峰的高岭之花,叫人不敢侵犯。
  ……
  一时间竟无人因他打断说书,而出声惊扰。
  须臾。
  那白衣青年薄唇轻启,“劳驾,敢问李先生可知,魔尊姓名?”
  这一问,问的老李又是温怒,横眉冷对:“叶玉清,你问这作甚?难道你还想提着剑也去和魔尊打一打不成?”
  众人被老李的大嗓门给唤回神智,这才发觉门前站着的是住在西街的瞎子叶玉清,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药郎。
  “嗐,他哪儿提得动剑,路别走歪不被马车撞到就不错了!”有人嗑着瓜子调侃。
  有人赶他:“去去去,你个瞎眼郎君凑什么热闹,快去卖你的药材去。”
  酒楼响起百姓你一言我一语,哈哈哈的讥讽,老李趁机扯开话题,“行了,咱继续,别理他。”
  众人悉悉索索的回头,酒楼内又响起老李抑扬顿挫的说书声。
  .
  被笑,楚无玥并未恼怒。
  召安镇人多数淳朴,这些人只占点嘴皮子上的便宜,平日里还是相帮甚多,并无恶意。
  李先生估计也不知道那魔尊姓甚名谁,否则以他爱卖弄的性子,定要说上个三天三夜。
  是他唐突。
  听到‘魔’一字,就控制不住情绪。
  楚无玥拢了拢背着的药篓,一言不发转身,握着竹竿竹竿有一下没一下的试探台阶。
  然后摸索着走上熙攘街道。
  楚无玥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三年前,他身受重伤,苏醒前是镇上一名好心的女医牧淇把他从山间救起,精心调养,才得以恢复。
  可眼睛磕瞎了,怎么也好不了。
  楚无玥不记得从前的一切,不记得是怎么受伤,也不记得自己是谁。
  他只记住了自己的名字。
  当女医牧淇问起时,他的潜意识在说:你不能告知真名,也不能让人知道你叫什么,瞒着。才能安稳。
  于是楚无玥,给自己现编了个名字。
  叫叶玉清。
  就这样,他用叶玉清这个名字,在召安镇上住了三年。
  女医牧淇心善,见他失明,行动不便,唯恐他离开后磕着碰着,便留他住在院子,偶尔让他出去卖一卖晒干的药材,还常常扶着带他,在召安镇认路。
  他与牧淇的关系,与其说是医患,不如比喻成姐弟。
  可是。
  这样一个心善的姑娘,竟在前天被魔族的人掠走失踪,昨天被好心人救回时,已经虚弱不堪。
  因失血过多,牧淇到现在还下不来床。清晨醒来时,还哑着嗓子和楚无玥温声说:“你别记恨,许是我命不好,该有此一劫,没事,别放心上。”
  也不让他出门换药材,卖银钱,怕他独自出门,因双眼失明,行动不便受伤。
  楚无玥唇角绷紧。
  他怎能不记恨。
  怎能不放心上。
  因他无用,没法顾全自己,更没法保护在意之人,若非昨日有人相帮,他根本救不回牧淇。
  召安镇上多数人家栽种白梅树,一阵清风徐来,湿冷空气中带着少许梅香,铺面而来,寒意也让楚无玥清醒了些许。
  也罢。
  当务之急,是先将药材卖出,用药材换来的银钱,去买些补气血的食材,或者和掌柜的换补药。
  先帮牧淇调理好身子才是最重要的。
  楚无玥平日素来悠哉,无论去哪儿,做什么,都是一副不疾不徐的模样。
  哪儿像今日,因忧心牧淇,竹竿在地上敲打摸索的声音都不自觉的急促起来,清脆“梆梆”声,吸引来了刚从拐角处走出的三个吊儿郎当的恶霸。
  为首恶霸薛彬瞧着人群串流边上,用竹竿摸着走路的楚无玥,忽然腾升出几分戏弄的心思。
  “哎,看,叶瞎子。”
  他朝着身边二人暗示眼神,看向楚无玥,几人瞬间露出了然神色,相视一笑。
  .
  楚无玥正在路上走着,竹竿触碰前路并无障碍,却骤的有人撞他肩膀,猛地撞他倒退两步,差点跌倒。
  又有两只手趁楚无玥不备,按着他的肩膀,快速把他背着的药篓拿走。
  楚无玥挥舞着竹竿,“是谁?还我药篓!”
  竹竿却打了个空,他茫然抬头不知该面对哪儿。那是需要卖掉,给牧淇换补药的药材,不能丢。
  三个恶霸站的远远的偷笑不做声,拿着药篓,一通乱翻,发现只是些干药材,有些失望,便开始站一旁,神情戏谑的看楚无玥反应。
  其中一人心有主意,不怀好意开口,“哟,叶小郎君,你的药篓在我这儿呐,来拿呀。”
  “薛彬?”
  楚无玥听到声音,认出对方是召安镇上少有的地痞流氓。这些年来也时常找他麻烦。
  他辨出位置,敲着竹竿走去,那薛彬就给另外两个恶霸使眼色,三人站到了不同的方位,等楚无玥一靠近,薛彬就把药篓丢给另人,摊开双手语气戏谑无辜:“叶小郎君,你来晚了,现在不在我这儿了。”
  同时另一个方位传出嬉笑声:“在我这儿,小郎君你走错了,快来到我这儿拿啊!”
  楚无玥匆匆过去,药篓就又换了个位置。
  折腾几趟,他就明白,这些人在耍他,他没法拿到药篓。
  楚无玥心急牧淇,偏偏三个恶霸又拖了他不少时间,楚无玥忧愤上脑,往日从容全丢,横握着竹竿,冲其中薛彬站着方向奋力打去。
  因为他知道,薛彬才是这些人的领头。
  “薛彬!……你还我药篓!”
  竹竿发出凌冽破空声“啪!”一下打在薛彬抬起胳膊上,撸起袖子一看,刹那间出现一条红痕。
  薛彬不可置信的看着红痕,感受到疼痛,他脸色骤然变得阴森恐怖,瞪着楚无玥,反手就把楚无玥手上竹竿打落在地!
  “谁稀罕那破药篓,”薛彬揪起楚无玥衣领,向前提起,居高凑近:“叶玉清,好你个臭瞎子,居然敢打我?!”
  楚无玥薄唇轻抿,“是你挑衅在先。”
  他虽眼睛蒙着白绫,可样貌出尘,纵然蒙眼,也掩盖不住这股与生俱来的冷冽,因怒气,寻常不见神情的脸颊附上一层薄红,竟生出别样风味。

【反派师尊他太难了[穿书](修真) by 千青色】(本页完)

  • 更多反派师尊他太难了[穿书](修真) by 千青色推荐免费小说
  • 禁止暧昧PUBG by 照烧柚子姬日期:06-14

    《禁止暧昧PUBG》作者:照烧柚子姬 简介: 江恒是电竞圈数一数二的大神,某日直播间遇到一萌娃,逗笑了弹幕网友。 作为著名骚/话主播,他上阵调侃小朋友,你这么小就玩游戏,爸妈知道吗? 萌娃奶声奶气,知道,我拿的就是我爸爸的号呢! 谁知,原来这个萌娃...

  • 突然和死对头结婚了 by 漠北行舟日期:06-14

    ================= 书名:突然和死对头结婚了 作者:漠北行舟 文案: #那两个向来相看两相厌的alpha,突然有了一腿!# 陆景行和林嘉木两个人不对付,全网皆知。 陆景行看不惯林嘉木脾气暴躁行事乖张,林嘉木看不上陆景行假仁假义笑里藏刀。两位豪门大少,双a...

  • 不情深[娱乐圈] by 落落小鱼饼日期:06-14

    《不情深[娱乐圈]》作者:落落小鱼饼 文案: 星阁娱乐的大公子,多金又玩得开,想扒着他上位的人不计其数。 当年的林汶想试试,一试把自己试进去了。 钱和资源,想要多少白大公子都给他,但他莫得感情。 某日林汶酒后开窍了,世间百无一用是情深,我还是和钱过...

  • [综漫同人]横滨第一重建师 by Ayzo日期:06-14

    当前被收藏数:23167 营养液数:8901 文章积分:279,072,832 《横滨第一重建师》 作者: Ayzo 文案: 奈须白木是一位异能者,擅长拆家重建。 炸成平地的废墟,只要白木出手就会高楼重起,他被誉为魔术般优雅的重建师,以一己之力维护了横滨的市容。 拆家系大...

  • 不许碰我耳朵(穿越) by 草西君日期:06-14

    《不许碰我耳朵》作者:草西君 文案: 一夜之间,爱人出轨,事业崩溃,叶臻带着疲惫入睡,他本以为物极必反,接下来日子会开始变好,事实如此,只是他没有想到,好过了头。 一觉醒来,叶臻突然拥有一个娱乐圈大佬保驾护航,一个机械产业的干爹,以及一个国民...

  • 《反派师尊他太难了[穿书](修真) by 千青色》上一篇
  • 禁止暧昧PUBG by 照烧柚子姬--预览禁止暧昧PUBG by 照烧柚子姬-

       《禁止暧昧PUBG》作者:照烧柚子姬

      简介:
      江恒是电竞圈数一数二的大神,某日直播间遇到一萌娃,逗笑了弹幕网友。
      作为著名骚/话主播,他上阵调侃“小朋友,你这么小就玩游戏,爸妈知道吗?”
      萌娃奶声奶气,“知道,我拿的就是我爸爸的号呢!”
      谁知,原来这个萌娃的爸爸就是他们战队的跟随翻译!
      江恒满脸懵逼,“言言?你,你什么时候有的儿子?”
      言辞冷笑,“让开,这是我儿子,没你的份。”
      江恒在原地不知所措,分手后,前男友竟背着我偷偷养崽?
      ——
      几个月后,江恒再次和偷偷拿爸爸手机玩的宝宝组了队。
      小孩怒气冲冲,骂道:“你这个坏叔叔,每天都跟我爸爸聊天,他都不陪我了!”
      江恒面对直播间数万观众,捂脸道:“别闹,我是你亲爹。”
      阅读指南:
      ●微博@柚子香气弥漫
      ●全文1V1,甜宠沙雕向,日更稳定。
      ●破镜重圆,受离开了攻之后怀的崽崽。
      ★非ABO生子,特殊体质,强攻弱受,受偏软萌。
      ★一切为了谈恋爱设定,不喜请出门左转。
      ★受前期为翻译,中期转正为后面正式剧情。
      内容标签: 生子 破镜重圆 游戏网游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恒、言辞 ┃ 配角:职业队各成员,以及受的亲戚【待定】 ┃ 其它:电竞
      一句话简介:分手四年后,崽和他亲爹相遇了
     
    第1章 他是江恒
      房间里什么灯也没开,窗帘将门外最后一丁点月光都给合上了,整个房间黑压压的密不透风。言辞偏还就喜欢这样不见天日的环境,黑暗完全没有阻碍他的行动,起身出了外面给自己倒水。
      走之后转椅由于惯性在原地扭了几下,电脑闪着微光,停留的画面刚好是‘PUBG’吃鸡页面,人物孤零零的站在那里。
      言辞端着咖啡进来后没有继续再玩游戏,想了想将游戏的界面给关了。他起身拉开旁边的窗帘,顺道按开房间的灯,四周变得明亮。
      他端着还没喝的咖啡走到客厅,四岁的儿子在看电视里的动画片。左右也无事,便打开了手机里的橄榄直播,熟稔的找到那个直播间,言辞将它放到了小桌子上,拿了一个橘子过来吃。
      旁边儿子言诺看了过来,好奇的问:“爸爸你在看什么?”
      言辞摸了一下他的头,“没看什么,你继续看动画片吧。”
      橄榄直播是当今最火的一个直播平台,包揽了好几个热门游戏,其中就属吃鸡最热门。言辞关注的这个主播是最火的“WEI”战队队长——江恒。
      人狠话还多,技术贼6,电竞圈里也混了够久了。直播通常不露面,一旦露面那可真是会引起不小的轰动,关键是脸还长得特别好看,就跟人描写那种霸道总裁范差不多,搁江恒身上那可谓量身订造的词语。
      不过他技术也足够吸引一大批真才实干的吃鸡迷粉丝,更何况是那种单纯颜粉。
      只是言辞观看他的直播,并不只是单纯的颜粉而已。
      言辞剥着橘子,手机屏幕的画面刚好卡到江恒在工作室里直播,摄像头也开着。江恒大大咧咧的挂着耳麦,脸上表情有些不羁,手指灵活的摆弄着键盘,“玩游戏菜,那就赶紧提升技术,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什么,外挂?你觉得我是那种开外挂的人,之前比赛白打了?”
      弹幕正好飘过一句,“我好想知道主播你有没有体验过外挂!太多操作我都看花眼,正常人能做得到?”
      “就是啊,虽然之前比赛确实厉害,但是外挂也体验过吧,谁年少没有干过这种事?”弹幕花的看不过来眼,言辞心里有些着急。
      他知道江恒没用过外挂,但是这些人莫名其妙的提到这些一定不怀好意,摆明是想捕风捉影的弄他黑料。然而江恒的粉丝也不是吃素的,弹幕满屏的都是“恒哥哥最棒,恒哥哥牛逼!”“WEI战队一起走花路吧,冲啊冲啊冲啊!”
      唔,好像不差他一个辩解的……
      言辞有些小小纠结,想了又想,脸上微红,还是拿起手机悄悄打下了一句:“恒哥哥技术当然毋庸置疑,黑子们去死!!!”
      弹幕发送完显示通常延迟一两秒,言辞有些期待会不会被他看见。可是他又迅速的失落下去,毕竟弹幕这么多,江恒怎么可能从千万中独独挑出他一个来。
      他倒没有失望,换了个位置,继续坐在沙发上观看直播,顺便戴上了耳机。
      江恒果真看到那些弹幕后笑了,他眉眼深邃,漆黑的瞳仁有些深不可测。
      言辞看见他看着摄像头说话,却诡异的觉得就好像在看着自己,浑身都要烧起来一样。他打游戏厉害,身高腿长,说话的声音用现在来讲那就是苏爆了,言辞如何能拒绝。
      再看他一万次,还是会深深陷进去这样的眼神之中。身后的言诺突然放下了自己的动画片,从沙发上爬下来,默默的磨蹭到言辞怀里,抬头看着爸爸的手机,好奇问:“爸爸,你在看什么呀?”
      屏幕里的江恒正好看了一眼摄像头,言辞低头时能看见言诺的脸似乎与他重合了些许,五官非常像。他心中有些酸楚,赶紧从旁边给儿子洗了些草莓递给他,哄他继续去一边:“没看什么,诺诺继续去看动画片吧。”
      儿子很乖巧的走了,言辞重新戴上了耳机,认真的看着屏幕。
      “你们恒哥18岁就去打职业了,知道这游戏的时候能让开外挂?各位职黑,这些脏钱不好拿,收拾收拾行李,认真工作行不行?别带坏了我直播间的风气。”江恒不屑的切了一声,说话间就将瞭望塔下面蹲着的一个人给狙爆了头,比赛剩余人数:5。
      他眼睛似乎看了一眼左上角,然后才慢悠悠的说话。言辞缩了缩肩膀,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静悄悄的看着江恒的操作。
      江恒瞬间一分钟干翻了剩余的四个人,在屏幕上印着‘大吉大利,今晚吃鸡’的字眼时才哼了一声,“对了,你们职黑的工资怎么算的?被人买通稿,一次赚几千?这种多不划算,要不要我教你们一个更简单的赚钱方式,打字骂人多累啊,损阳寿!”
      言辞看着他将弹幕里的那群人骂的还嘴都不能,脸上也有些笑意。嘴上笑骂了句,“还是跟以前一样,嘴会说的不行。”
      弹幕里还在问什么方法,江恒就已经重新点了匹配。
      他的唇有些薄,讽刺人的时候还一点都不觉得欠扁,反而让人有种心服口服感,骂人都能让人五体投地。
      江恒挑眉,看了眼直播间的弹幕:“不如你们来跟着我做事,每天什么也不需要做,给我们公司的青训生当活靶子就行。准确被爆头就给你一千,打歪算青训生的,以后谁还敢嘲人体描边师?!”【1】
      “666,恒哥哥这招太狠了吧,黑子敢说话吗?!”
      言辞双眼弯弯,有些被江恒这话给笑出声来。然而弹幕里一条特别大的特效飘过,出现了一句:“新赛季不是开始了吗,上次WEI打Dragon都是险胜,明明都要被吊打,队长还大言不惭??”
      Dragon?言辞知道这个战队,跟江恒那边刚好是对手,这个战队属于近期崛起,圈里的很多粉丝年纪都没有WEI这边粉丝站的久,却一直称战队是常胜将军,永不言败。
      他们粉丝倒是四处招风,比WEI的粉丝还能蹦跶,估计这条弹幕是那边粉,故意挑事。言辞刚想动手去回怼,屏幕里江恒什么表情也没有,不轻不重的说了句,“那就赛季见分晓。”
      说完后,他直播间内好像来了个人,江恒抬头看了一眼,对弹幕说:“是简征,你们先等等。”
      他拿下耳麦,出声说道:“怎么,你们直播完了?”
      职业队的那位成员叫简征,队里年纪比较小,一些姐姐粉偏多,主要风格是刚枪。言辞对他印象也很深,默默看着那个简征走到了江恒椅子旁,跟直播间的人打了个招呼,然后才跟江恒说正事:“原先咱战队的那个翻译家里有事走了,赞助商那边也没有合适的翻译,教练问你要不要去翻译公司挑人?”
      他们在找翻译?言辞愣了愣,慌忙开大了些音量,试图听的更清楚些。
      “找什么翻译?”江恒有些不解,“我会英语啊,有我在不就行了,还免费。”
      “不是啊!”简征锤了一下他,双手合十给他行了个礼,装模作样的说道:“恒大爷,我给你跪下了,你是会英语,可是咱队里其他人不会啊,比赛现场你能随时翻译?你那么忙,还是不添乱了好!”
      “……”江恒表情有一瞬间凝噎,转头不理他,顺带还踹了一脚,重新点了匹配。
      言辞双眼微微亮起了光芒,他干脆转身跑去卧室,从床头柜里掏出自己的证书。那是上大学时主修的科目,全部拿了满分。橄榄平台也有招聘的地点,那时候怎么就没有想到?
      是不是成功应聘了那个翻译的职位,就能跟着江恒出去比赛了?言辞心里很心动这个天大的诱饵,微微动容,给江恒的直播间里投了一个火箭炮。
      他钱包剩下的钱虽说还有不少,言辞没敢拿太多。一千虽然不够大但也不小,中规中矩的一个数字,但展现效果可以停留很久。
      江恒这个咖位的主播直播间永远不缺土豪,一千来说不算什么。但谁都不知道言辞这个钱比任何人来说意义都是不同的,粉丝们砸给他的是出于偶像,敬仰,喜爱。
      而言辞的这一份礼物可以说是比不上的,里面是他对江恒的爱,还有前男友这个身份。即使不知道那人目前的情况,可言辞也想好好再看他几眼。
      言辞也没搞懂自己是个什么心态,送完以后他喃喃道:“江恒,你知道吗,你有儿子了。”
      这个礼物,第一层含义是想让他注意自己,第二层含义也就昭然若揭了。
      虽然说弹幕很多会看花眼,但是礼物投送只要份额够大,始终会停留五秒左右。言辞果真看到自己的那条出现在顶端弹幕,还有一份特

    《禁止暧昧PUBG》作者:照烧柚子姬 简介: 江恒是电竞圈数一数二的大神,某日直播间遇到一萌娃,逗笑了弹幕网友。 作为著名骚/话主播,他上阵调侃小朋友,你这么小就玩游戏,爸妈知道吗? 萌娃奶声奶气,知道,我拿的就是我爸爸的号呢! 谁知,原来这个萌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