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的冷血师父(修真) by 镉圆

时间: 2020-06-14 20:42:26 分类: 今日小说

穿成反派的冷血师父(修真) by 镉圆

   《穿成反派的冷血师父》作者:镉圆

  文案
  李尧穿成了反派的炮灰师父。
  原主虽然特别强,可惜是个瞎眼的,放着大腿不抱,任由别人欺负反派,导致最后反派黑化直接吸尽了他的修为,把他撕成了八瓣儿。
  现在徒弟已经放养一年,刚还被人卸了胳膊扔河里喝水呢。
  李尧:“死定了。”
  再后来,李尧逢人便吹嘘自己徒弟那是青出于蓝胜于蓝,而且脾气超好,为人超正直开朗,跟个小太阳似的。
  小太阳就在旁边乖巧点头,很给他面子。
  等晚上师父熟睡后,徒弟出门了一趟,回来后没多久,听闻那个说他师父废的门派突然被灭门了。
  到头来小徒弟发现……
  那个曾将他推向深渊的人,又将他从深渊里拯救了出来。
  ●白切黑假乖巧徒弟攻x又狗又怂老父亲师父受
  ○是个苦逼炮灰大佬宠徒弟反被扑倒的故事。
  ***阅读指南***
  1.师徒年下修仙文,年龄差很大很大。
  2.师父幸运值为E,真·师父拯救徒弟梗。
  3.徒弟出场15岁,前期有点叛逆,后期乖巧忠犬,成年前不谈恋爱。
  4.作者文笔一般,能力有限,知识面狭窄,文很普通大家凑合着看,图个开心就好,不要和作者讲道理,因为作者肯定会被说服。
  5.私设一大堆,有系统,前期系统出场多后期少,沙雕瞎扯淡无脑甜文,请轻喷。
  6.非全员bl,不黑原男女主。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尧,君清肆 ┃ 配角:柳尚清,余茵茵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求你做个人吧
 
第1章 
  天干气燥。
  李尧皱着脸,距离他清醒已经有一个时辰,他也快被晒瞎了。
  一个时辰前他猛然惊醒,入目是刺眼的光芒,紧接着五感归位,后背感觉清晰,支撑他的树枝粗细还不及他脊柱的二分之一。
  向上看没多远便是树冠,说明他呆的地方不低,身为一个二十多年‘脚踏实地’的社畜,除了感慨这树长的真结实外他什么也干不了。
  发现自己没死,李尧感动吗?李尧一点都不敢动。
  他不清楚自己所在何处,只觉着两眼昏花,心脏发紧,同时心里疑惑,那车撞过来的时候他可不像是能活下去的样子。
  当李尧意识到自己身上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时,他的耳边传来毫无感情的提示音:[滴,数据加载成功,系统已启动。]
  紧接着他面前出现一块面板,上面写着一份资料:
  【宿主:李尧
  编号:30511
  等级:0
  身份:反派的师父
  徒弟:反派(君清肆)
  死因:被吸干修为后,因分尸流血过多而亡
  修为:入神期四阶/入神期小满
  目标:阻止君清肆毁灭修仙界】
  李尧还没惊讶于那突然出现的面板,视线已经在身份,死因和君清肆这几处扫了多个来回,之后缓慢地吐出来两个字,“……卧槽?”
  这不是我看的那本书里的东西吗?!
  李尧的心脏一下子收紧,他记起自己出车祸前一天看了一本极其憋屈的修仙文,里面几个关键点和这个面板显示的一模一样,难不成他穿书了?
  似是在验证他的说法,半空中飞过去一群浑身是火的鸟类,一些不属于他的记忆碎片也开始强行钻入他的脑海。
  那书里有个和他同名同姓的角色,是修仙界最年轻的入神期修士,半只脚已经踏入飞升界,用一个词来形容他就是“行走的外挂”,后来机缘巧合下收了反派当徒弟,身为一名合格的炮灰,他自然不会上演什么感天动地师徒情,只要反派不死,被别人怎么折腾都无所谓。
  结果本来心理就已经黑暗扭曲的少年在长期的非人生活和作者安排的一次次背叛中很痛快的黑化坠入了魔道,身为他的不靠谱师父李尧此时决定拍拍屁股走人,和他断绝关系,却不曾想被君清肆设计,吸光了身上所有的修为。
  没了修为的李尧一瞬间变得鹤发鸡皮,倒在地上仅剩下喘息的力气,他眼神中满是惊惧,张着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君清肆抓着他的头发把他提起来,先撕掉一只手,接下来是另一只。
  “你不是想走吗?”李尧的腿被生扯了下来。
  鲜血汨汨的从伤口流出,溅在君清肆脸上,带着妖冶的美和彻骨的寒。
  ……
  李尧头皮发麻打了一个寒战,他动作不敢太大,压低声音问:“现在是什么时候?”
  [仙历一十五年。]
  “仙历一十五年……”李尧反复琢磨着时间,终于从记忆的角落找到了一点相关信息。
  反派君清肆是仙历元年出生,至今大概有十五岁,十四岁父死由原主接管,现在已一年有余。
  “……”
  欧嚯,完蛋,一年了,黄花菜都长第二波了。
  面板闪了一下,将李尧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那页面刷新,浮现出一排字。
  【任务[美好的一天从拯救开始]:拯救被混混卸了胳膊,扔进湖里的反派。
  奖励:200积分】
  “不去或者是失败了会怎样?”这一穿就遇到反派崩坏的第一阶段,李尧想逃。
  [会直接将宿主送向故事结局体验生活哦]来自魔鬼的低语,后面这个“哦”就很灵魂。
  “够狠!”李尧回想书里的描写,眼神坚定大半,“我要下去!快让我去救人!”
  似有所感,他躺着的树枝动了一下,李尧瞬间噤声,好像有什么东西爬上来了,又或者说他遇到了树妖?
  如他所料,树枝生出来几根软枝缠在他的腰身上,将他举了起来,又慢慢放在地上,顺便帮他掸了掸衣服下摆沾上的灰。
  这树真的很高。
  “上仙安好。”那树恭恭敬敬的,大几十米的个子抖的叶片狂掉,声音奶奶的,有点违和。
  李尧缓缓抬手掐住自己的人中,“系统,反派在哪?我怎么过去?”
  我日啊啊啊啊啊树说话了!!!!
  [扣除原始积分100,目标传送中……传送成功。]
  “什么原始积分……”李尧还想问,面前场景却是一晃,周围多出来一些人声,他眼圈一红,终于能见到活人了。
  就是腿有点软。 [由Www.sUsuxsw.Com整理]
  李尧本人是住在山里的,里面灵气充足但常年有凶兽出没,按照原主的养法,一百个君清肆也不够凶兽们塞牙缝的,故此少年生活在山下的城镇。
  这城镇有点像江南水乡,小巷纵横,水路偏多,交通便利,来往人不少,到也算繁荣。
  此时李尧站在一个无人的小巷内,面前的面板随着的他的意识慢慢淡化消失不见。
  他晃了晃脑袋,调整好心态,按着模糊的记忆出了巷子直接扎进那人群嬉闹处。
  等李尧突破重围的时候,君清肆已经挣扎着半爬上岸,周围还有幼童拿石子砸他,嘴里哼唱着讽刺的童谣。
  他一双眸子如同死水波澜不惊,对这些置若罔闻,脑袋被砸出了血也只是用力的抬着腿想爬上岸。
  一种难言的感觉充斥在李尧心房,他在看这本书的时候,便为这个角色抱有不平,里面作者是主角反派双线走,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前者阳光开朗遍地好人,后者阴暗绝望没一点温情,这剧情搁谁身上不黑化?
  惨,太惨了。
  “呦,臭乞丐还想爬上岸啊?我去你的!”李尧还未上前,站在岸边的混混抬起脚又要把君清肆给揣进水里。
  君清肆下意识闭上眼,等来的却是几声惨叫和落水声,他茫然的睁开眼,入眼的是一双绣着暗花的白靴。
  “为师来晚了。”李尧胸口起伏着,手里还握着石子,那几个扔石子幼童捂着头哭声刺耳,“没家长教你们要学会尊重人吗?下次再让我看到便不止是如此了。”
  听到这话,幼童家长忙捂着孩子的嘴,怯怯的看向李尧,周围人也都噤若寒蝉。
  李尧绷紧脸,弯腰避过对方胳膊把人扶起来护在怀里。
  少年今年已满十五,瘦的却跟个十二三的幼女一样,双臂无知觉的搭在两边,木然的看着在水里扑腾的混混们,唇角扯出来一抹笑。
  李尧瞧的心惊,又忍不住心疼。
  他把人的脸扭向自己,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被血污所染却依旧可以看出的高度营养不良的脸,眼睛显得尤其的大且无神,脸颊内凹,薄唇在冷水里泡到现在已经发青发紫,头发成缕的搭在脸上,总之怎么也没办法把他和以后俊美无俦能抬手毁大半个修仙界的人划上等号。
  这一切有部分是由他引成的。
  虽然芯子换了,可李尧还是生出了浓浓的负罪感。
  少年瞪着一双暗淡的眸看向他,鼻尖萦绕的全是男人身上的冷香,那平日里冷冰冰的凤眸盛满了愧疚,少年微皱眉,低头又看向在水池里扑腾半天不敢上岸的混混,默默记着他们的样貌。
  李尧记得,待君清肆崛起后,这些混混不管去了哪里是否还活着,最后一个个的全部被他带回到了这里,断了双臂扔进水里。
  只要他们游上岸,就会被他踹下水,如同当初他们对君清肆所做的那样,从早到晚,哀嚎声不绝,一直持续了好几日,直到所有的人都因体力不支淹死才罢休,后来泡到发臭都没人敢来收尸。
  反派可以说是把记仇发挥到了极致。
  是不能惹的。
  “为师带你去医馆好吗?”李尧刚穿过来,虽有一身灵力,却没信心能操控的好,思维上还是觉得受伤要找医生。
  “……”君清肆全当没听见。
  来回又问了几次,依旧没有回应,君清肆刚从水里爬出来,加之双臂脱臼,一张小脸惨白,硕大的太阳也带给他不了多少热度。
  没办法,李尧蹲下身揽着君清肆的腿直接把人抱了起来,后者吓一跳下意识贴紧他,“我带你去医馆。”
  话音刚落,他肩膀就是一痛,李尧身子僵硬缓了半天才腾出一只手安抚性的拍拍君清肆的背,可能这副身体力气大,少年呆在他怀里跟没有重量一样,好似一撒手人就飞了。
  李尧紧了紧胳膊,向旁边来不及溜走的人问:“医馆怎么走?”
  被问的人忙给他指了路,李尧带着君清肆一路疾走,医馆老大夫正要休息吃中膳,结果大门被人一踹,自己就被提溜着接骨疗伤去了。
  一路上君清肆都没说话,直到接骨时过痛才闷哼一声。
  老大夫又帮忙给他治了其他的伤,还让药童特意煮了姜茶。
  李尧的衣服也被浸湿了不少水渍,肩膀处还留着血迹,看着颇为狼狈。
  君清肆坐在椅子上,呆呆的望着男人,后者回他一个淡淡的笑,他手指轻颤,口腔中的血腥味在告诉他,他不是在做梦。
  老大夫很快处理好了少年的伤口,看着对方喝完了姜茶又用灵力烘干了他的衣服才微微放心。
  这对师徒的事整个城镇都知道,那师父为何突然对徒弟上心他无从得知,但他也不会多嘴去问。
  “一共十枚仙币。”
  李尧点了点头,摸向戴在他左手食指上的空间戒指,这玩意书里有特别描写过,是反派他爹给他的收养费,面额巨大,和他已经签订了契约,不需要什么复杂的咒语。
  他意识微动,手中多出十枚仙币,在这里和一百人民币差不多的购买力。
  适才瞧着老大夫掌心冒光在君清肆身上扫了扫,那些淤青伤口什么的就全部愈合了,他看着眼馋心中暗问:“系统系统,这些我可以做吗?”
  [可以,但宿主会吗?]
  “……”原主应该有这方面的记忆,但他暂时想不起来。
  君清肆全程都在留意着自己的师父,见他心情突然低沉,便收回视线,将自己身上的衣服穿好,下了椅子就要走。
  “少年郎现在体质虚弱,暂时还是好生休息为好。”老大夫摸着胡子,缓声道。
  李尧这才发觉君清肆又回到蔫蔫的状态,他求助般看向老大夫,后者摇摇头,表示他也没办法,“这要自己细细疗养。”
  李尧带着君清肆出了医馆,脑海中传来系统提示音:
  [任务已完成,奖励200积分,宿主升级至1级]
  走在路上,李尧忙活了半天终于有心思好好打量这个世界。
  说是修仙界,但其实还是普通人居多,特别像这种比较偏远的小镇。
  修仙者其一的先天条件便是体内要有灵根,光这一点已经灭了大多数人的修仙梦,没有灵根无法吸收灵力也就没办法修炼,气运不过百年,而修仙者的气运则会随着修为攀升逐渐增加。
  故此同购买力水平中有修为的人要比没有修为的人地位高,这两类人中还有更为复杂的高低之分。
  当然修炼过程中正确的指导也不可缺少的,否则亦是白搭。
  放眼望去,大街上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刚刚进入练气。

【穿成反派的冷血师父(修真) by 镉圆】(本页完)

  • 更多穿成反派的冷血师父(修真) by 镉圆推荐免费小说
  • 反派师尊他太难了[穿书](修真) by 千青色日期:06-14

    《反派师尊他太难了[穿书]》作者: 千青色 文案: 清冷无情貌美禁欲师尊受X前期乖巧后期黑化精分徒弟攻(非重生!楔子无论看还是不看都不影响正文,嫌麻烦的亲可以不看。) 楚无玥穿进了他年少时写过的一本爽文小说《魔尊》中。 他的身份,是实力绝伦的正道魁...

  • 禁止暧昧PUBG by 照烧柚子姬日期:06-14

    《禁止暧昧PUBG》作者:照烧柚子姬 简介: 江恒是电竞圈数一数二的大神,某日直播间遇到一萌娃,逗笑了弹幕网友。 作为著名骚/话主播,他上阵调侃小朋友,你这么小就玩游戏,爸妈知道吗? 萌娃奶声奶气,知道,我拿的就是我爸爸的号呢! 谁知,原来这个萌娃...

  • 突然和死对头结婚了 by 漠北行舟日期:06-14

    ================= 书名:突然和死对头结婚了 作者:漠北行舟 文案: #那两个向来相看两相厌的alpha,突然有了一腿!# 陆景行和林嘉木两个人不对付,全网皆知。 陆景行看不惯林嘉木脾气暴躁行事乖张,林嘉木看不上陆景行假仁假义笑里藏刀。两位豪门大少,双a...

  • 不情深[娱乐圈] by 落落小鱼饼日期:06-14

    《不情深[娱乐圈]》作者:落落小鱼饼 文案: 星阁娱乐的大公子,多金又玩得开,想扒着他上位的人不计其数。 当年的林汶想试试,一试把自己试进去了。 钱和资源,想要多少白大公子都给他,但他莫得感情。 某日林汶酒后开窍了,世间百无一用是情深,我还是和钱过...

  • [综漫同人]横滨第一重建师 by Ayzo日期:06-14

    当前被收藏数:23167 营养液数:8901 文章积分:279,072,832 《横滨第一重建师》 作者: Ayzo 文案: 奈须白木是一位异能者,擅长拆家重建。 炸成平地的废墟,只要白木出手就会高楼重起,他被誉为魔术般优雅的重建师,以一己之力维护了横滨的市容。 拆家系大...

  • 《穿成反派的冷血师父(修真) by 镉圆》上一篇
  • 反派师尊他太难了[穿书](修真) by 千青色--预览反派师尊他太难了[穿书](修真) by 千青色-

       《反派师尊他太难了[穿书]》作者: 千青色

      文案:
      清冷无情貌美禁欲师尊受X前期乖巧后期黑化精分徒弟攻(非重生!楔子无论看还是不看都不影响正文,嫌麻烦的亲可以不看。)
      ·
      楚无玥穿进了他年少时写过的一本爽文小说《魔尊》中。
      他的身份,是实力绝伦的正道魁首,在风云宗地位崇高的璇玑尊者。
      璇玑尊者此人,相貌清隽,性格淡漠,呼风唤雨,说一不二,十分牛叉。
      这本该是件好事,但糟糕就糟糕在……他同样也是《魔尊》中,被男主记恨多年的刻薄师尊,是本书出场到目前为止,最大的反派。
      所谓前期多拉风,后期就多凄凉,璇玑尊者被睚眦必报的男主,以噬魂钉活活钉在宗门大柱上,废去修为,毁掉声带,忍受每日灵魂被噬咬的痛苦,磋磨足足半年才死去。
      死相极惨。
      系统:你的任务就是,代替璇玑尊者,走完这部书的主线内容。
      楚无玥:……药丸。
      楚无玥手握大反派剧本,整日提心吊胆,又是兢兢业业当师尊,又是认认真真走主线。
      在系统的鞭策下,对男主该教导的教导,该责骂的责骂,关键时刻还能当场表演个大义灭亲。
      可谓心狠手辣。
      当半本书的剧情都走的差不多,楚无玥打算功成身退时,不知哪里出了差错。
      本该对他异常仇视的黑化徒弟,满眼都是深情羞涩专注,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大雾)。
      “……”
      嗯?我拿的不是反派剧本吗?
      纵观全场的反派系统:呵,谁知道呢。
      .
      1:设定是很常见的高冷师尊和黑化徒弟,一只很萌这种反差设定。
      2:小虐怡情,绝不伤身。(有甜有虐,慎重。)
      3:我觉得这版简介还是不完美……没写出精华,但实在改不出来了,凑合用吧。
      4:大概是慢热,前半部分略有拖沓,节奏不算快,细水长流。(?)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无玥(叶玉清)秦非渊 ┃ 配角:精怪魔头12345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师尊真的他太难了
      ——
     
    第1章 楔子
      二月中,刚回春。
      清晨,多日积云的天空透出阳光,穿过山间缭绕雾气,逐渐洋洋洒洒落在召安镇街道上,落在每一户人家门前。
      堆在房檐上的厚雪已开始消融,缓缓化成冰水从檐角,砸落在青石街上。
      门扉响动,一名白衣青年从小院走出,转身关门时,听到院内传来几声女子的虚弱咳嗽,细弱中带着无奈:“玉清,你行动不便,大可不必这般折腾,我的伤不重,将养两日即可……”
      白衣青年唇角挂着一弯浅笑,嗓音温吞,开口却不容反驳,“不可胡闹,你好生歇着,待我拿这些干药材,去给你换些补气血的东西回来。”
      “玉清……玉清!”
      身后院中又响起两声女子的呼唤,可白衣青年一意孤行,将院门关上。
      他回头离去,风吹起白衣青年绑在眼前,在脑后固定的长白绫,白绫被阳光照耀,在空中翻飞划过一道优美弧度。
      他拎着根竹棍,在街上探路前进。
      原来是个瞎子。
      此时,街道上又来往路过的几名孩童,捏着糖葫芦嘻嘻哈哈从白衣青年身侧跑过,踩踏过街上水洼,溅起零星雪水,打破寂静的同时,又带起一阵寒风,吹起院落中掉出的几瓣白梅。
      白梅晃晃悠悠的落在一户酒楼前。
      青年似有所感,在此停下。
      “啪!”
      楼内,酒楼高台上,站着的是一名身穿灰色长衫,头发半白的老者,留着山羊胡。
      说书人老李一拍完抚尺,满堂寂静,他手握折扇,摇头晃脑的端腔拿调,“既然大伙儿听腻了男女情爱。那咱们就来说说,最近修真界发生的事……”
      酒楼一层。
      排排坐着召安镇的居民,有的喝茶,有的嗑着瓜子,挤作一团,眼睛亮着听得兴起。
      一看就是赶早来听说书的,人挤人,悉悉索索闹成一团,气氛融洽。
      他们都是普通百姓,没机会见仙师,也没见过魔,也只能从说书人口中听一听,他们所不曾见过的场面。
      老李撸起袖子,讲的唾沫横飞。
      “话说魔族魔尊,半个月前,竟又和风云宗七长老单惊风打起来了,打的那叫一个昏天暗地。”
      “天空雷鸣阵阵,只见双方兵刃交加,在狂风中缠斗,魔尊一转攻势,竟幻化出双剑,直逼单惊风而去……”
      “等等。”人群中有人发出疑问,“老李,这几年总听你说魔尊和单惊风打起来,可他们究竟为何打起来?”
      如此一提,常听说书的众人幡然醒悟。
      “对啊!说说吧。”
      “总得有个原由,不能因为我们没见过,就把我们当傻子忽悠啊!”
      老李听到众人呼声,让说原由,脸色微变,急的额角冒汗,虚火阵阵。
      他哪儿知道什么原由!
      除了这两个人物身份,其他都是他瞎编的!
      听到底下催促声一声比一声大。
      老李浮躁心焦,忽然灵机一动,抬手又一拍抚尺,“啪!”
      抚尺声响亮,震慑。
      众人寂。
      老李曼声威胁:“还听不听了!”
      “听,听!您勿动气,我们不问就是。”
      百姓们赶早听说书,也不过听个乐子,召安镇供消遣的地方少,唯有听说书便宜又有意思。
      纵然是假的,众人也懒得追究,照样听得津津有味。
      再说了,老李大半辈子没出过召安镇,哪儿见过真正打斗场面。
      方才问原由,不过是因为老李脸皮薄,不愿让人知道他扯谎,耍着老李,可没想着气的老李连书都不说了,他们可还想听故事呢。
      老李哼一声,理了理衣领,晃着折扇继续:“要说那魔尊啊,身量约有一丈,眼如铜铃,口生獠牙,面目狰狞,力大无穷……”
      “劳驾。”
      忽然一道潺潺清冷的淡淡嗓音从酒楼门处传来,如轻风拂来,声音不大,却轻巧打断了正在说书的老李。
      谁啊?
      楼内人群攒动,有些恼怒回首望去,露出了一条细道,让老李看清门口来人。
      酒楼门前的街道上。
      站着的是一名风华无双的俊美青年。
      青年双眼前蒙着两指宽白绫,着一席素色白衣,长长的墨色青丝以发带系着如瀑布般披在身后,白皙的手中握着细根长竹竿。
      虽背着廉价药篓依显贵气,原本浅笑的唇角正微微紧绷,温和之气一扫而光,似有不愉,宛如雪山巅峰的高岭之花,叫人不敢侵犯。
      ……
      一时间竟无人因他打断说书,而出声惊扰。
      须臾。
      那白衣青年薄唇轻启,“劳驾,敢问李先生可知,魔尊姓名?”
      这一问,问的老李又是温怒,横眉冷对:“叶玉清,你问这作甚?难道你还想提着剑也去和魔尊打一打不成?”
      众人被老李的大嗓门给唤回神智,这才发觉门前站着的是住在西街的瞎子叶玉清,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药郎。
      “嗐,他哪儿提得动剑,路别走歪不被马车撞到就不错了!”有人嗑着瓜子调侃。
      有人赶他:“去去去,你个瞎眼郎君凑什么热闹,快去卖你的药材去。”
      酒楼响起百姓你一言我一语,哈哈哈的讥讽,老李趁机扯开话题,“行了,咱继续,别理他。”
      众人悉悉索索的回头,酒楼内又响起老李抑扬顿挫的说书声。
      .
      被笑,楚无玥并未恼怒。
      召安镇人多数淳朴,这些人只占点嘴皮子上的便宜,平日里还是相帮甚多,并无恶意。
      李先生估计也不知道那魔尊姓甚名谁,否则以他爱卖弄的性子,定要说上个三天三夜。
      是他唐突。
      听到‘魔’一字,就控制不住情绪。
      楚无玥拢了拢背着的药篓,一言不发转身,握着竹竿竹竿有一下没一下的试探台阶。
      然后摸索着走上熙攘街道。
      楚无玥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三年前,他身受重伤,苏醒前是镇上一名好心的女医牧淇把他从山间救起,精心调养,才得以恢复。
      可眼睛磕瞎了,怎么也好不了。
      楚无玥不记得从前的一切,不记得是怎么受伤,也不记得自己是谁。
      他只记住了自己的名字。
      当女医牧淇问起时,他的潜意识在说:你不能告知真名,也不能让人知道你叫什么,瞒着。才能安稳。
      于是楚无玥,给自己现编了个名字。
      叫叶玉清。
      就这样,他用叶玉清这个名字,在召安镇上住了三年。
      女医牧淇心善,见他失明,行动不便,唯恐他离开后磕着碰着,便留他住在院子,偶尔让他出去卖一卖晒干的药材,还常常扶着带他,在召安镇认路。
      他与牧淇的关系,与其说是医患,不如比喻成姐弟。
      可是。
      这样一个心善的姑娘,竟在前天被魔族的人掠走失踪,昨天被好心人救回时,已经虚弱不堪。
      因失血过多,牧淇到现在还下不来床。清晨醒来时,还哑着嗓子和楚无玥温声说:“你别记恨,许是我命不好,该有此一劫,没事,别放心上。”
      也不让他出门换药材,卖银钱,怕他独自出门,因双眼失明,行动不便受伤。
      楚无玥唇角绷紧。
      他怎能不记恨。
      怎能不放心上。
      因他无用,没法顾全自己,更没法保护在意之人,若非昨日有人相帮,他根本救不回牧淇。
      召安镇上多数人家栽种白梅树,一阵清风徐来,湿冷空气中带着少许梅香,铺面而来,寒意也让楚无玥清醒了些许。
      也罢。
      当务之急,是先将药材卖出,用药材换来的银钱,去买些补气血的

    《反派师尊他太难了[穿书]》作者: 千青色 文案: 清冷无情貌美禁欲师尊受X前期乖巧后期黑化精分徒弟攻(非重生!楔子无论看还是不看都不影响正文,嫌麻烦的亲可以不看。) 楚无玥穿进了他年少时写过的一本爽文小说《魔尊》中。 他的身份,是实力绝伦的正道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