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神每天逼我穿女装 by 莲衫

时间: 2020-06-14 20:42:32 分类: 今日小说

学神每天逼我穿女装 by 莲衫

   《学神每天逼我穿女装》作者:莲衫

  文案:
  有的人,表面是个高冷学神,背地里却觊觎学渣。
  有的人,表面是个凶巴巴的学渣,衣柜里却有一排超短裙。
  后来,沈辛说:“老子考进前十了,有什么奖励?”
  学神慢条斯理拿出一个礼盒,拆开一看,里面是一条超短裙。
  沈辛:“滚啊!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咋咋呼呼脾气极差一惹就炸毛女装学渣受x
  品学兼优表面高冷禁欲内心馋别人身子的学神攻
  备注:
  1.两位主角均已18岁
  2.文中高中生活都是作者按照当年读高中的记忆写的,可能和现在的高中生活有出入
  3主角是文科生
  一句话简介: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写作业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励志人生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辛,顾庭沛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夜晚八点,沈辛从大排档帐篷后面的更衣室里出来,嘴里叼着一根黑色皮筋,双手把及肩的黑发撩起来拢成一把,再取下嘴里的皮筋随意扎了两圈。
  最后抬起乌黑的眼眸:“岑姐,我好了。”
  岑云背着吉他在门口等他,听声转头,看到一个穿着雪纺衬衫和黑色短裙的女生站在更衣室门口,个子比一般女生高了一点,肩膀也比小女生宽了一点,但是奈何五官太好看精致,明明只画着淡妆却看上去十分明艳,特别是卷翘的睫毛和小巧的唇。眼里有一些高傲的戾气,不过一开口是个男声:“走吧。”
  嗓音里还带着大男孩特有的张扬不羁。
  岑云把靠着墙的身子站直:“哟,今天的小裙子真好看,哪里买的?”
  沈辛不舒适地扯了扯歪掉的裙摆:“淘宝59.9包邮。”
  岑云忍俊不禁地笑了。
  别人女装是兴趣爱好,这个沈辛女装,纯是为了赚钱。
  在海鲜大排档这里,经常会有顾客点歌,岑云就是这个唱歌的,哪桌点歌就背着吉他去哪桌旁边唱,而一般歌手后面会跟个卖酒小妹,端着酒,红的白的都有,顾客听歌听得嗨了,顺便买几瓶酒,那提成是挺可观的。
  沈辛来面试的时候,上来就直接问哪种工作工资高,大排档老板已经招满了服务员,就不想要他,于是随口说:“卖酒妹最赚钱,你干不干啊?”
  谁料沈辛一脸无所谓:“哦,什么时候上班。”
  老板:“……”
  就这样,岑云就多了个女装大佬的卖酒搭档。
  两人穿过人声鼎沸的餐桌,沈辛说:“岑姐,我今天要早点回去,我奶奶风湿病犯了。”
  “好,那今天就唱到十一点吧。”
  “行。”
  沈辛正走着,忽然不知从哪儿伸来一只手,“啪”地打了一下他的屁股。
  一个已有七八分醉意的穿着花衬衫大裤衩的男人走过来,调笑道:“妹妹几岁了?成年没有?你们不会雇佣童工吧?”说完不怀好意地上下打量着他。
  沈辛:“……”
  岑云忙赔笑着说:“成年了成年了,满18了,帅哥您点歌吗?”
  她心想可不能让他再调戏沈辛了,沈辛脾气暴,刚来时也被摸了几次屁股,几乎是一点就着,抓着人一顿“哐哐”乱捶,后来赔了几次钱后能忍了不少。
  男人打了个酒嗝:“哎哟,卖酒的啊?让这个小妹妹亲我一下,我就买一瓶酒。”
  岑云看到沈辛的托着酒盘的手指似乎颤了一下。
  一抬头,就见沈辛就对她投来了【我可以揍死他吗】的眼神。
  岑云深吸一口气,用眼神回答——【不行】
  沈辛又用眼神问——【那,揍个半死呢】
  【当然也不行!!!!】
  这时,男人猛地揽住了沈辛的肩膀,另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脸蛋,喷着酒气:“怎么不说话?是个哑巴?哑巴也行,亲一口一瓶酒,来来来,哥哥等不及了!”然后居然真撅起嘴,就要亲上去……
  这一刻,沈辛听到脑袋里“啪嗒”一声。
  那是理智之弦断裂的声音。
  岑云看到沈辛眸子里的光暗了暗,平静地把手里的托盘移交给她。
  然后转向那个男人,掰了一下手指。
  她十分有经验的退后十步,默默为男人祷告了一句:活着不好吗?
  下一秒,就见沈辛单手拎起男人就砸在了圆桌上。
  周围客人发出一阵尖叫。
  沈辛:“草你大爷的!敢摸老子屁股!嗯?还摸老子肩膀?还敢亲老子?干林凉!活的不耐烦了?”接下去就是一串闽南脏话。
  男人被揍懵了,酒醒了大半,吓得忘了动,沈辛一脚踩在凳子上,揪着他衣领把他上半身拎起来:“你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这怂样,调戏我?信不信我掏出来比你还大?”
  男人彻底懵了。
  岑云没忍住,笑出了声。别的不说,这句“掏出来比你大”真挺绝的。
  大排档老板从后厨冲出来,看到这副场景,气得又是一串闽南脏话:“靠妖,沈辛你又砸我场字!他妈的我这是雇了个祖宗吗??沈辛你这个月工资别想拿了!听到没有!”
  沈辛一听钱没了,那不行。
  他放开男人,去岑云旁边从托盘里拿了一瓶红酒一瓶白酒,又走回男人面前,“砰”地按在他脑袋旁边,男人已经吓得浑身颤抖说不出话。
  沈辛瞪着男人许久,吐出两个字:“买它。”
  男人结巴道:“啊?”
  岑云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出现了,气急败坏后开始李佳奇式推销法】
  沈辛瞪着双眸:“买它!”
  “买买!我买!我这就买!”男人颤颤巍巍拿出钱包,沈辛直接抢过去,从里面掏出了几张百元大钞。然后把钱包丢回男人身上。
  再走到老板面前,当着他的面抽走了两百块塞进自己口袋,剩下地给了老板。
  老板:“……”
  我是让你这样卖酒的吗?!!!!
  男人猛地从桌上弹起来,酒也顾不上拿就狼狈地落荒而逃,客人也几乎跑得差不多了。
  老板一边捶胸口顺气,一边说:“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由Www.sUsuxsw.Com整理]
  岑云上前,先对着老板说:“哎呀周叔,是那个醉鬼先对沈辛动手动脚的,你别气了,沈辛来了以后,帮店里卖了不少酒,咱们收入比之前高了不少不是?想一想还挺划算的哈。”然后又扯了扯沈辛袖子:“还不去收拾一下。”
  “……”沈辛便转身拿来扫把开始收拾自己弄出来的残局。
  客人吓跑了,大排档安静了不少,他正弯腰扫地,一双干净的白色阿迪达斯运动鞋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
  沈辛不爽地抬起头:“干嘛?”
  来人是一个很高的男生,看起来年纪跟他差不多大,表情冷淡,一只手插兜儿,一只手伸过来:“刚刚你掉的。”
  沈辛顺着他的手看过去,只见在他手心里躺着的,是自己的校牌。
  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写着【A中高三19班,沈辛】
  下面印着他的证件照。
  证件照中自己那种脸越看越傻,沈辛一把夺过,他下了课就直接过来了,校牌没地方放,别在了裙子腰部,想来是刚刚揍人的时候掉的。
  男生递完校牌,还没走,沈辛不禁疑惑地打量他,这人比他高一个头,头发蓬松地垂着,几缕刘海遮住了眼睛,表情有种懒散的高冷,说话时嘴唇动的弧度跟很小,像是连开口说话都闲麻烦似的。清瘦的脸庞使得他下颌弧线更加明显,有种这个年龄男生独有的青春荷尔蒙。
  他穿着一件白T恤,喉结和锁骨异常惹眼,在市井味十足的大排档里,他清冷得像一只不食人间烟火的白鹤。
  “还有什么事?”沈辛皱眉不算友好地问。
  男生终于开口:“你是男的?”
  “关你屁事?”
  “没什么。”男生淡淡道,“你裙子裂了。”
  沈辛一低头,就看到自己的黑色短裙直接裂到了大腿根,他的大腿露在外面不说,今天穿的深蓝男士四角内裤,不知在空气中招摇夺目了多久。
  “……”
  裙子应该是他踩在椅子上说“掏出来比你大”的时候撕裂的。
  当时气昏头了,也没休息,现在想想,确实有听到“撕啦”一声。
  沈辛暗骂了一句操,纵使厚脸皮如他,也开始觉得丢人了。
  今天真特么倒了血霉了。
  话说这谁啊,会不会跑去到处乱说?
  又想了想,算了,也不认识,以后估计也不会再见,没必要,没必要。
  今天已经打了一场了,再打一场老周估计要气吐血。
  而那位男生也不再说什么,双手插兜走向收银台:“结账。”
  收银小妹看他看的眼睛都直了,红着脸说:“一碗沙茶面一份海蛎煎是吧?一共三十五。”
  直到男生走出老远,岑云才在背后说了一句:“那是你校友吧,我看他穿的是A中校裤哎。”
  沈辛顿了一秒,僵硬地转头:“你说,什么?”
  “浅绿色,侧边两条白杠,不就是你们A中校裤嘛。”岑云捧着脸,“他这么帅,你不认识?这颜值在你们学校怎么也算校草级的吧。”
  沈辛:“……”
  刚刚只顾着看他上半身,没注意他的裤子!
  果然……还是应该灭口的!
  啊啊啊啊啊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沈辛气得把假发掀了。
 
第2章 
  第二天,沈辛睁眼,看了一眼墙上的钟,九点整。
  他一下子弹起来,叫了一声:“我日!”
  今天是周一,虽然平时他经常翘课,老师们已经放弃得差不多了,但警告过他周一一定要来,因为周一校领导要开全校大会。
  沈辛一边套着校服一边从房间里冲出来,奶奶看着他如鸡窝一般乱糟糟的头发:“吃碗豆花再走啊?”
  “不了!来不及了!”沈辛抓起书包冲出门,跨上单车就一路狂奔,风吹起他夏季校服的衣摆,“呼啦啦”地响,阳光透过斑驳的树影照在他身上,组合成朝气蓬勃的形状。
  赶到校门口,看到了难兄难弟韩絮。
  韩絮是他小弟,虽然名字叫韩絮,但为人一点也不“含蓄”,跟着他翘课打架,脏话词汇储备量比他还丰富。
  “老大!”韩絮估计也是骑着单车一路漂移过来的,头发被风做了个别致的发型。
  两人下了单车,推着走。
  学校规定进校门的时候一定要从单车上下来。
  “老大你带校牌了没?”
  沈辛往裤兜儿里一摸——忘家里了。
  年段长就站在校门口检查校牌,这会儿人又少,没办法混进去。
  沈辛说:“一会儿你先进,然后到有爬山虎的那面墙,把校牌扔出来给我。”
  韩絮点头比了个“ok”手势。
  这种事他们也不是第一回 干。
  他推着单车进校门,年段长黑着脸盯他:“几点了!现在才来!走快点!”
  韩絮一边应着一边快走了两步,把单车锁到停车坪。然后拐去墙边,把校牌扔了出去。
  拿到校牌的沈辛,往左胸膛一别,大摇大摆地推着单车走进去。
  年段长照例训了他两句,突然又说:“站住!”
  沈辛脚步一顿。
  “校牌拿来我看一下。”
  “……”
  年段长绕到他面前,瞅了一眼他校牌——【高三(19)班,韩絮】
  底下一张证件照,头发用发胶竖起来,跟非主流似的。
  年段长冷哼一声:“这是你?”
  沈辛笑眯眯:“段长,是我,韩絮,我名字好听不?”
  “好听个屁!”年段长举起手中登记册往他脑门上一拍,“当我不认识你呢?沈辛!这学校哪个老师不认识你!”
  沈辛往后一缩,揉揉脑门,还挺得意:“我这么有名吗?”
  “少在这儿给我装傻充愣!没带校牌不准进校门,给我回家拿!”
  “别啊段长,回家拿不是耽误我学习的时间吗,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寸光阴一寸金,您看看,现在都快九点半了……”
  “你哪天学习过?!你个小兔崽子!”
  年段长把手中登记册卷吧卷吧又要去打他,沈辛突然立正站好,冲他背后恭恭敬敬叫了一声:“校长好。”

【学神每天逼我穿女装 by 莲衫】(本页完)

  • 更多学神每天逼我穿女装 by 莲衫推荐免费小说
  • 穿成反派的冷血师父(修真) by 镉圆日期:06-14

    《穿成反派的冷血师父》作者:镉圆 文案 李尧穿成了反派的炮灰师父。 原主虽然特别强,可惜是个瞎眼的,放着大腿不抱,任由别人欺负反派,导致最后反派黑化直接吸尽了他的修为,把他撕成了八瓣儿。 现在徒弟已经放养一年,刚还被人卸了胳膊扔河里喝水呢。 李...

  • 反派师尊他太难了[穿书](修真) by 千青色日期:06-14

    《反派师尊他太难了[穿书]》作者: 千青色 文案: 清冷无情貌美禁欲师尊受X前期乖巧后期黑化精分徒弟攻(非重生!楔子无论看还是不看都不影响正文,嫌麻烦的亲可以不看。) 楚无玥穿进了他年少时写过的一本爽文小说《魔尊》中。 他的身份,是实力绝伦的正道魁...

  • 禁止暧昧PUBG by 照烧柚子姬日期:06-14

    《禁止暧昧PUBG》作者:照烧柚子姬 简介: 江恒是电竞圈数一数二的大神,某日直播间遇到一萌娃,逗笑了弹幕网友。 作为著名骚/话主播,他上阵调侃小朋友,你这么小就玩游戏,爸妈知道吗? 萌娃奶声奶气,知道,我拿的就是我爸爸的号呢! 谁知,原来这个萌娃...

  • 突然和死对头结婚了 by 漠北行舟日期:06-14

    ================= 书名:突然和死对头结婚了 作者:漠北行舟 文案: #那两个向来相看两相厌的alpha,突然有了一腿!# 陆景行和林嘉木两个人不对付,全网皆知。 陆景行看不惯林嘉木脾气暴躁行事乖张,林嘉木看不上陆景行假仁假义笑里藏刀。两位豪门大少,双a...

  • 不情深[娱乐圈] by 落落小鱼饼日期:06-14

    《不情深[娱乐圈]》作者:落落小鱼饼 文案: 星阁娱乐的大公子,多金又玩得开,想扒着他上位的人不计其数。 当年的林汶想试试,一试把自己试进去了。 钱和资源,想要多少白大公子都给他,但他莫得感情。 某日林汶酒后开窍了,世间百无一用是情深,我还是和钱过...

  • 《学神每天逼我穿女装 by 莲衫》上一篇
  • 穿成反派的冷血师父(修真) by 镉圆--预览穿成反派的冷血师父(修真) by 镉圆-

       《穿成反派的冷血师父》作者:镉圆

      文案
      李尧穿成了反派的炮灰师父。
      原主虽然特别强,可惜是个瞎眼的,放着大腿不抱,任由别人欺负反派,导致最后反派黑化直接吸尽了他的修为,把他撕成了八瓣儿。
      现在徒弟已经放养一年,刚还被人卸了胳膊扔河里喝水呢。
      李尧:“死定了。”
      再后来,李尧逢人便吹嘘自己徒弟那是青出于蓝胜于蓝,而且脾气超好,为人超正直开朗,跟个小太阳似的。
      小太阳就在旁边乖巧点头,很给他面子。
      等晚上师父熟睡后,徒弟出门了一趟,回来后没多久,听闻那个说他师父废的门派突然被灭门了。
      到头来小徒弟发现……
      那个曾将他推向深渊的人,又将他从深渊里拯救了出来。
      ●白切黑假乖巧徒弟攻x又狗又怂老父亲师父受
      ○是个苦逼炮灰大佬宠徒弟反被扑倒的故事。
      ***阅读指南***
      1.师徒年下修仙文,年龄差很大很大。
      2.师父幸运值为E,真·师父拯救徒弟梗。
      3.徒弟出场15岁,前期有点叛逆,后期乖巧忠犬,成年前不谈恋爱。
      4.作者文笔一般,能力有限,知识面狭窄,文很普通大家凑合着看,图个开心就好,不要和作者讲道理,因为作者肯定会被说服。
      5.私设一大堆,有系统,前期系统出场多后期少,沙雕瞎扯淡无脑甜文,请轻喷。
      6.非全员bl,不黑原男女主。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尧,君清肆 ┃ 配角:柳尚清,余茵茵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求你做个人吧
     
    第1章 
      天干气燥。
      李尧皱着脸,距离他清醒已经有一个时辰,他也快被晒瞎了。
      一个时辰前他猛然惊醒,入目是刺眼的光芒,紧接着五感归位,后背感觉清晰,支撑他的树枝粗细还不及他脊柱的二分之一。
      向上看没多远便是树冠,说明他呆的地方不低,身为一个二十多年‘脚踏实地’的社畜,除了感慨这树长的真结实外他什么也干不了。
      发现自己没死,李尧感动吗?李尧一点都不敢动。
      他不清楚自己所在何处,只觉着两眼昏花,心脏发紧,同时心里疑惑,那车撞过来的时候他可不像是能活下去的样子。
      当李尧意识到自己身上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时,他的耳边传来毫无感情的提示音:[滴,数据加载成功,系统已启动。]
      紧接着他面前出现一块面板,上面写着一份资料:
      【宿主:李尧
      编号:30511
      等级:0
      身份:反派的师父
      徒弟:反派(君清肆)
      死因:被吸干修为后,因分尸流血过多而亡
      修为:入神期四阶/入神期小满
      目标:阻止君清肆毁灭修仙界】
      李尧还没惊讶于那突然出现的面板,视线已经在身份,死因和君清肆这几处扫了多个来回,之后缓慢地吐出来两个字,“……卧槽?”
      这不是我看的那本书里的东西吗?!
      李尧的心脏一下子收紧,他记起自己出车祸前一天看了一本极其憋屈的修仙文,里面几个关键点和这个面板显示的一模一样,难不成他穿书了?
      似是在验证他的说法,半空中飞过去一群浑身是火的鸟类,一些不属于他的记忆碎片也开始强行钻入他的脑海。
      那书里有个和他同名同姓的角色,是修仙界最年轻的入神期修士,半只脚已经踏入飞升界,用一个词来形容他就是“行走的外挂”,后来机缘巧合下收了反派当徒弟,身为一名合格的炮灰,他自然不会上演什么感天动地师徒情,只要反派不死,被别人怎么折腾都无所谓。
      结果本来心理就已经黑暗扭曲的少年在长期的非人生活和作者安排的一次次背叛中很痛快的黑化坠入了魔道,身为他的不靠谱师父李尧此时决定拍拍屁股走人,和他断绝关系,却不曾想被君清肆设计,吸光了身上所有的修为。
      没了修为的李尧一瞬间变得鹤发鸡皮,倒在地上仅剩下喘息的力气,他眼神中满是惊惧,张着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君清肆抓着他的头发把他提起来,先撕掉一只手,接下来是另一只。
      “你不是想走吗?”李尧的腿被生扯了下来。
      鲜血汨汨的从伤口流出,溅在君清肆脸上,带着妖冶的美和彻骨的寒。
      ……
      李尧头皮发麻打了一个寒战,他动作不敢太大,压低声音问:“现在是什么时候?”
      [仙历一十五年。]
      “仙历一十五年……”李尧反复琢磨着时间,终于从记忆的角落找到了一点相关信息。
      反派君清肆是仙历元年出生,至今大概有十五岁,十四岁父死由原主接管,现在已一年有余。
      “……”
      欧嚯,完蛋,一年了,黄花菜都长第二波了。
      面板闪了一下,将李尧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那页面刷新,浮现出一排字。
      【任务[美好的一天从拯救开始]:拯救被混混卸了胳膊,扔进湖里的反派。
      奖励:200积分】
      “不去或者是失败了会怎样?”这一穿就遇到反派崩坏的第一阶段,李尧想逃。
      [会直接将宿主送向故事结局体验生活哦]来自魔鬼的低语,后面这个“哦”就很灵魂。
      “够狠!”李尧回想书里的描写,眼神坚定大半,“我要下去!快让我去救人!”
      似有所感,他躺着的树枝动了一下,李尧瞬间噤声,好像有什么东西爬上来了,又或者说他遇到了树妖?
      如他所料,树枝生出来几根软枝缠在他的腰身上,将他举了起来,又慢慢放在地上,顺便帮他掸了掸衣服下摆沾上的灰。
      这树真的很高。
      “上仙安好。”那树恭恭敬敬的,大几十米的个子抖的叶片狂掉,声音奶奶的,有点违和。
      李尧缓缓抬手掐住自己的人中,“系统,反派在哪?我怎么过去?”
      我日啊啊啊啊啊树说话了!!!!
      [扣除原始积分100,目标传送中……传送成功。]
      “什么原始积分……”李尧还想问,面前场景却是一晃,周围多出来一些人声,他眼圈一红,终于能见到活人了。
      就是腿有点软。
      李尧本人是住在山里的,里面灵气充足但常年有凶兽出没,按照原主的养法,一百个君清肆也不够凶兽们塞牙缝的,故此少年生活在山下的城镇。
      这城镇有点像江南水乡,小巷纵横,水路偏多,交通便利,来往人不少,到也算繁荣。
      此时李尧站在一个无人的小巷内,面前的面板随着的他的意识慢慢淡化消失不见。
      他晃了晃脑袋,调整好心态,按着模糊的记忆出了巷子直接扎进那人群嬉闹处。
      等李尧突破重围的时候,君清肆已经挣扎着半爬上岸,周围还有幼童拿石子砸他,嘴里哼唱着讽刺的童谣。
      他一双眸子如同死水波澜不惊,对这些置若罔闻,脑袋被砸出了血也只是用力的抬着腿想爬上岸。
      一种难言的感觉充斥在李尧心房,他在看这本书的时候,便为这个角色抱有不平,里面作者是主角反派双线走,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前者阳光开朗遍地好人,后者阴暗绝望没一点温情,这剧情搁谁身上不黑化?
      惨,太惨了。
      “呦,臭乞丐还想爬上岸啊?我去你的!”李尧还未上前,站在岸边的混混抬起脚又要把君清肆给揣进水里。
      君清肆下意识闭上眼,等来的却是几声惨叫和落水声,他茫然的睁开眼,入眼的是一双绣着暗花的白靴。
      “为师来晚了。”李尧胸口起伏着,手里还握着石子,那几个扔石子幼童捂着头哭声刺耳,“没家长教你们要学会尊重人吗?下次再让我看到便不止是如此了。”
      听到这话,幼童家长忙捂着孩子的嘴,怯怯的看向李尧,周围人也都噤若寒蝉。
      李尧绷紧脸,弯腰避过对方胳膊把人扶起来护在怀里。
      少年今年已满十五,瘦的却跟个十二三的幼女一样,双臂无知觉的搭在两边,木然的看着在水里扑腾的混混们,唇角扯出来一抹笑。
      李尧瞧的心惊,又忍不住心疼。
      他把人的脸扭向自己,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被血污所染却依旧可以看出的高度营养不良的脸,眼睛显得尤其的大且无神,脸颊内凹,薄唇在冷水里泡到现在已经发青发紫,头发成缕的搭在脸上,总之怎么也没办法把他和以后俊美无俦能抬手毁大半个修仙界的人划上等号。
      这一切有部分是由他引成的。
      虽然芯子换了,可李尧还是生出了浓浓的负罪感。
      少年瞪着一双暗淡的眸看向他,鼻尖萦绕的全是男人身上的冷香,那平日里冷冰冰的凤眸盛满了愧疚,少年微皱眉,低头又看向在水池里扑腾半天不敢上岸的混混,默默记着他们的样貌。
      李尧记得,待君清肆崛起后,这些混混不管去了哪里是否还活着,最后一个个的全部被他带回到了这里,断了双臂扔进水里。
      只要他们游上岸,就会被他踹下水,如同当初他们对君清肆所做的那样,从早到晚,哀嚎声不绝,一直持续了好几日,直到所有的人都因体力不支淹死才罢休,后来泡到发臭都没人敢来收尸。
      反派可以说是把记仇发挥到了极致。
      是不能惹的。
      “为师带你去医馆好吗?”李尧刚穿过来,虽有一身灵力,却没信心能操控的好,思维上还是觉得受伤要找医生。
      “……”君清肆全当没听见。
      来回又问了几次,依旧没有回应,君清肆刚从水里爬出来,加之双臂脱臼,一张小脸惨白,硕大的太阳也带给他不了多少热度。
      没办法,李尧蹲下身揽着君清肆的腿直接把人抱了起来,后者吓一跳下意识贴紧他,“我带你去医馆。”
      话音刚落,他肩膀就是一痛,李尧身子僵硬缓了半天才腾出一只手安抚性的拍拍君清肆的

    《穿成反派的冷血师父》作者:镉圆 文案 李尧穿成了反派的炮灰师父。 原主虽然特别强,可惜是个瞎眼的,放着大腿不抱,任由别人欺负反派,导致最后反派黑化直接吸尽了他的修为,把他撕成了八瓣儿。 现在徒弟已经放养一年,刚还被人卸了胳膊扔河里喝水呢。 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