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同桌总是很烦 by 与子承说

时间: 2020-06-14 20:42:37 分类: 今日小说

校草同桌总是很烦 by 与子承说

   《校草同桌总是很烦》作者:与子承说

  文案:
  李风是别人眼里的三好学生。
  他很讨厌影响学习氛围的人,比如转校生江年。经常破坏纪律,还抽烟打架,真是白瞎了那张脸。他只想离这种人越远越好。
  谁知,一次换座位,江年成了他同桌。
  江年对自己的乖同桌充满了兴趣。
  某节体育课上,江年一个潇洒的三分球,然后冲乖同桌吹口哨。
  李风不屑:“投篮算什么,会算洛伦兹力才叫厉害。”
  说完就拿着试卷去请教女神学霸程琳。
  江年:“……”
  后来,F中全体学生震惊地发现,家里有矿经常翘课的校草江年,竟然空降年级第一!
  高智商校霸攻VS三好学生奶凶受
  一句话简介:高智商校霸攻VS奶凶受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风,江年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叮铃铃铃铃——”
  当闹铃声第三次响起,李风终于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半眯着眼穿好衣服,下床时顺手将闹钟按下。一直走到洗脸池,整个人才算清醒。
  镜子里的人,脸色白里透黄,一副没有精气神的样子。
  李风挤出一截匀整牙膏,先冲镜子扯了扯嘴角,对面也理所当然地冲他笑,眼下的卧蚕因着一点黑眼圈的缘故格外明显。
  这就高二了,还有两年。
  洗漱完毕,回屋收拾书包。
  抽屉里有一小叠钞票,是他一年来省吃俭用攒下的。父母去世得早,他自小跟着爷爷生活,自然没什么零花钱。
  李风从中抽取了一张十元的。
  九月的小县城,热气已经差不多散尽,清晨的风吹着清爽舒适。
  老旧的街上,两旁的小店破败而充满生活气息,似乎从李风记事时就是现在这样,一直没变过。
  沿着街往前走,拐两个弯,便看见了F中的大门。
  李风进了校门口的一家早点铺子。
  老板抬头看见他,笑着打招呼:“来了啊。还是老样子?”
  “嗯。”
  付完钱,找个桌位坐好。
  才刚过六点钟,店里的人不算太多,基本都是穿着F中校服的学生。
  三分钟后,老板端了食物送过来。
  “谢谢。”
  没吃几口,店门处突然传来刺耳的轰鸣声,是木门剧烈摩擦地面的声音。
  与此同时,一个男声传来——
  “老板,给我来碗面。”
  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十分性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低音炮”三个字。
  李风不由抬头望了一眼。
  来人穿着件白色衬衫,身形修长挺拔。皮肤很白,却又不是病态的苍白。剑眉星目,鼻梁很高。
  如果静静站着,该是一种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清俊模样,温润且不失英气。
  偏偏那人把红色外套搭在肩上,眼中更透着几分桀骜。
  注意到这位新客人的显然不止李风一个人。
  “长得太帅了吧,是我们学校的吗?”
  “肯定不是。我们学校有这么一号帅哥,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看着好像明星啊……”
  靠墙的几名女生偷偷议论着,显得很兴奋。
  说是偷偷地,李风却听得清清楚楚。他想,被议论的主角肯定也听见了。
  但那人并未理会,头都没偏一下。
  老实说,有一点酷。
  早餐店老板笑着迎了上去:“帅哥,你先找个地方坐着,一会儿我给你端过去。”
  酷哥点了个头,这才淡淡扫了扫四周。
  店里并没有空桌,他微微拧起眉。
  最后,他在李风的对面坐了下来。
  李风心里“咯噔”一下,立刻收回视线,专注吃早饭。
  心里却也免不了好奇,这人是谁呢?
  在这里吃早餐,最大的可能就是F中的。可是——
  李风又悄悄抬头瞥一眼对面的人,先不说那过了眉的刘海,如果对方是F中的学生,怎么可能不穿校服呢?
  许是有所察觉,酷哥面无表情地冲李风看了一眼。
  李风有点心虚,赶紧低下头继续吃饭。
  五分钟后,李风吃得差不多了。
  对面的男生却先他一步站起来,抓起外套离去。
  吃这么快?李风去看那人的碗,面吃了还不到一半。
  好浪费啊。
  他低头喝完豆浆,走到酷哥的座位上。
  店铺的老板养了一只田园猫,有时李风胃口不好,就会把没吃完的喂给它。
  轻声唤了几句,田园猫飞快地从内屋里跑出来。
  李风拿起酷哥用过的筷子,叨着面喂猫。
  半碗面没一会儿就喂完了。他把两份碗筷摆放整齐,背起书包准备去学校,心情不错。
  今天又是乐于助猫的一天呢。
  可是,刚站起身,他的笑容就僵在脸上。
  早餐铺门口,那位酷哥又、又回来了。
  “……”
  不动声色地瞄了瞄已然空空如也的碗,这怎么办?
  挣扎片刻,李风捏紧书包带,目不斜视地往外走。
  你是谁你要干嘛,跟我没关系,我什么都不知道。
  酷哥站在原地没动,目光似乎是落在自己身上的。
  李风掐了掐手心,以不变应万变,继续向前。
  很快越过了对方,他暗自松一口气。
  然而下一刻,左肩就被一个很有力道的手掌按住。耳边又响起低音炮的声音——
  “我说,你拿我的面喂了猫,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李风知道躲不过去了。
  但是也不能全怪自己呀。
  他慢吞吞地转过身:“我以为你吃完了。”
  “对不起。”
  对方的眼神极具侵略感:“我只是先去买点别的。”
  说话的同时,还扬了扬手里的烟盒。
  “……”这人肯定不是F中的。
  F中里抽烟的学生屈指可数。
  在李风十六年乖学生的认知里,抽烟与坏学生是划等号的。
  他不想与坏学生有交集,当然更不想惹上他们。
  于是道:“我把钱赔给你。”
  江年看着李风从口袋里掏出五枚硬币,又看着他从中挑了三枚旧一点的,递到自己跟前。 [由WWw.susuXsw.COm整理]
  “一碗面五块钱。你吃了差不多五分之二,所以我应该赔你三块。”
  江年:“……”
  李风见对方不说话,以为对方不愿意。
  没办法,只能破财消灾了,一会交团员费向同桌借吧。
  他小小地心痛了一下,努力大方道:“那我赔你五块。”
  语气听上去很轻松。
  表情似乎又没有那么轻松。
  江年觉得相当滑稽,一摆手:“算了,你上学去吧。”
  李风在心里“啊”了一声,然后道:“不行。”
  他强行把三枚硬币塞到江年手里,而后才匆匆朝学校的方向走。
  这样才能两清。
  江年望了眼李风的背影,心道这小孩是不是脑子不太好。
  手倒是挺软的。
  他坐回原来的位置,正要再点一碗面,一张校园卡赫然映入视野。
  它静静地躺在桌子下面。卡上映着照片,大眼睛小平头,看起来很乖。
  还有卡主的个人信息。
  高二13班,李风。
  李风抵达13班门口时,学校六点半的铃声恰好响起。
  这是升入高二的第四天,新班主任莫景教语文,在学校出了名的严厉。
  好在语文是李风的强项。去年期末,他不仅语文单科全班第一,作文还上了学校的“高分榜”,供全校学生阅览。
  走读生踩点进教室,坐在讲台前的莫景冷着脸瞥了李风一眼,没说什么。
  住校生早在六点钟就已到齐了。
  李风迅速掏出英语笔记,开始复习昨天的知识点。
  教室里朗朗的读书声。
  六点五十五分,莫景站到讲台上,拍桌子示意大家停一停。
  “同学们,你们已经高二了。别觉得还早,不早了。”
  “不好好学习,想一辈子留在这里吗?”
  “想走出去,怎么办?没钱没背景,只能靠自己。高考,考进大城市去,考进名校去!”
  ……
  莫景讲得唾沫横飞,台下的学生听得也认真。
  F县各方面都很落后,唯独教育不算太落后。
  地方小,却集了全县的优秀师生,学习氛围很好。
  这时,一个慵懒的声音打断了他。
  “报告。”
  全班齐刷刷望过去。
  教室门口,一位衣着靓丽的男生站在那儿,满脸的漫不经心,一看就跟“学习”这俩字没半点关系。
  因为他的出现,原本专注的学生间出现了骚动。比起态度,英俊的外貌才是引人注目的根本因素。
  悸动的青春里,就算学霸也很看脸的。
  是早餐店遇到的那个人。
  李风瞅瞅班里唯一空着的座位,又瞅瞅门口站着的人。
  他就是那位转学生?这么巧的吗?
  刚开学就听说有位Z中的学生转来班上,只是几天过去,始终没见到转学生的影子。
  这下子,李风早上的疑惑全解开了。Z中的分数线仅为F中一半,里面没人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抽烟不奇怪,打扮得时尚帅气也不奇怪。
  不过,在严厉的F中,肯定就没法那么潇洒了。
  莫景皱眉盯着这位转校生,琢磨着要不要立个下马威。
  立吧,人家里给捐的一栋教学楼倒还是其次,父亲的身份实在是太特殊了。
  不立吧,先前的演讲无法继续不说,自己甚至有点下不来台。
  这时,七点的早餐铃声救场般地响起。
  莫景不失严肃地喊道:“先不耽误大家吃饭,下课!”
  众人一涌而出。
  待到教室里只剩下几个走读生,莫景沉声问:“江年,发给你的校服呢?”
  江年一耸肩,朝唯一的空桌子走去,信口胡诌:“没收到,中间被谁弄丢了吧。”
  随着他走进教室,莫景又用鼻子嗅了嗅,皱眉道:“你还抽烟?”
  江年低头闻闻袖子,没正面回答:“有烟味么?”
  似有若无的烟味,确实说明不了什么。莫景提醒他:“总之你注意点,这里不是Z中,Z中的坏习惯不要带到这里来。”
  “哦。”
  江年淡淡应了声,趴下睡觉。
  “……”
  莫景瞪着他的后脑勺,足足过了半分钟,才离开教室去食堂吃饭。
  期间一句话都没说。
  围观全程的李风大跌眼镜。
  转学生这么嚣张,老莫居然不管?也没有要他去把刘海给剪了?
  对方是什么背景啊?
  富二代官二代?
  那怎么会在这么个破地方读书,去大城市才对。
  校长他儿子?
  听说很早以前就毕业了,还在荣誉榜上挂着呢。
  发达的文学细胞瞬间诞生无数联想。不过,最终,只剩一个念头无比清晰。
  那就是,离这个转校生远一点。
  越远越好。
  有什么背景都跟自己没关系,自己跟他显然不是一路人。
  高二了再不认真读书,还能什么时候认真读书呢?
  幸好早上的事已经两清了。就算恰好在一个班,应该也不会再有交集。
  想清了这些,李风开始默记昨天学过的化学公式。
  好巧不巧地,这个时候,敲击课桌的清脆声在近处响起。
  同时,还有一个低音炮的声音:“喂。”
 
第2章 
  疑惑地抬起头,只看到转校生离去的背影。
  桌上多了一张校园卡。
  李风这才后知后觉地去摸口袋,里面自然是空的。
  想来是掏钱的时候不小心弄掉了校园卡,被对方给捡到了。
  李风把校园卡收好。
  心里有点异样。自己是不是有点误会他了?
  刚刚班主任好像叫他江年?
  抬头望去,江年已经重新趴了下去。
  李风不再多想,专心看书。
  十五分钟后,教室又重新热闹起来。
  周临啃着香葱饼回到座位,屁股还没坐下就喊:“哎哎,风风。”
  两人是发小,升高二时,运气很好地分进了一个班。
  李风抬头看他。
  周临指指着睡觉的江年,小声问:“新人被老莫教育得自闭了吗?”
  李风接着看书:“你猜。”
  周临咂摸了下:“我猜肯定是,Z中的散漫惯了,哪知道咱学校老师的厉害啊,更何况一来就面对老莫!”

【校草同桌总是很烦 by 与子承说】(本页完)

  • 更多校草同桌总是很烦 by 与子承说推荐免费小说
  • 学神每天逼我穿女装 by 莲衫日期:06-14

    《学神每天逼我穿女装》作者:莲衫 文案: 有的人,表面是个高冷学神,背地里却觊觎学渣。 有的人,表面是个凶巴巴的学渣,衣柜里却有一排超短裙。 后来,沈辛说:老子考进前十了,有什么奖励? 学神慢条斯理拿出一个礼盒,拆开一看,里面是一条超短裙。 沈...

  • 穿成反派的冷血师父(修真) by 镉圆日期:06-14

    《穿成反派的冷血师父》作者:镉圆 文案 李尧穿成了反派的炮灰师父。 原主虽然特别强,可惜是个瞎眼的,放着大腿不抱,任由别人欺负反派,导致最后反派黑化直接吸尽了他的修为,把他撕成了八瓣儿。 现在徒弟已经放养一年,刚还被人卸了胳膊扔河里喝水呢。 李...

  • 反派师尊他太难了[穿书](修真) by 千青色日期:06-14

    《反派师尊他太难了[穿书]》作者: 千青色 文案: 清冷无情貌美禁欲师尊受X前期乖巧后期黑化精分徒弟攻(非重生!楔子无论看还是不看都不影响正文,嫌麻烦的亲可以不看。) 楚无玥穿进了他年少时写过的一本爽文小说《魔尊》中。 他的身份,是实力绝伦的正道魁...

  • 禁止暧昧PUBG by 照烧柚子姬日期:06-14

    《禁止暧昧PUBG》作者:照烧柚子姬 简介: 江恒是电竞圈数一数二的大神,某日直播间遇到一萌娃,逗笑了弹幕网友。 作为著名骚/话主播,他上阵调侃小朋友,你这么小就玩游戏,爸妈知道吗? 萌娃奶声奶气,知道,我拿的就是我爸爸的号呢! 谁知,原来这个萌娃...

  • 突然和死对头结婚了 by 漠北行舟日期:06-14

    ================= 书名:突然和死对头结婚了 作者:漠北行舟 文案: #那两个向来相看两相厌的alpha,突然有了一腿!# 陆景行和林嘉木两个人不对付,全网皆知。 陆景行看不惯林嘉木脾气暴躁行事乖张,林嘉木看不上陆景行假仁假义笑里藏刀。两位豪门大少,双a...

  • 《校草同桌总是很烦 by 与子承说》上一篇
  • 学神每天逼我穿女装 by 莲衫--预览学神每天逼我穿女装 by 莲衫-

       《学神每天逼我穿女装》作者:莲衫

      文案:
      有的人,表面是个高冷学神,背地里却觊觎学渣。
      有的人,表面是个凶巴巴的学渣,衣柜里却有一排超短裙。
      后来,沈辛说:“老子考进前十了,有什么奖励?”
      学神慢条斯理拿出一个礼盒,拆开一看,里面是一条超短裙。
      沈辛:“滚啊!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咋咋呼呼脾气极差一惹就炸毛女装学渣受x
      品学兼优表面高冷禁欲内心馋别人身子的学神攻
      备注:
      1.两位主角均已18岁
      2.文中高中生活都是作者按照当年读高中的记忆写的,可能和现在的高中生活有出入
      3主角是文科生
      一句话简介: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写作业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励志人生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辛,顾庭沛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夜晚八点,沈辛从大排档帐篷后面的更衣室里出来,嘴里叼着一根黑色皮筋,双手把及肩的黑发撩起来拢成一把,再取下嘴里的皮筋随意扎了两圈。
      最后抬起乌黑的眼眸:“岑姐,我好了。”
      岑云背着吉他在门口等他,听声转头,看到一个穿着雪纺衬衫和黑色短裙的女生站在更衣室门口,个子比一般女生高了一点,肩膀也比小女生宽了一点,但是奈何五官太好看精致,明明只画着淡妆却看上去十分明艳,特别是卷翘的睫毛和小巧的唇。眼里有一些高傲的戾气,不过一开口是个男声:“走吧。”
      嗓音里还带着大男孩特有的张扬不羁。
      岑云把靠着墙的身子站直:“哟,今天的小裙子真好看,哪里买的?”
      沈辛不舒适地扯了扯歪掉的裙摆:“淘宝59.9包邮。”
      岑云忍俊不禁地笑了。
      别人女装是兴趣爱好,这个沈辛女装,纯是为了赚钱。
      在海鲜大排档这里,经常会有顾客点歌,岑云就是这个唱歌的,哪桌点歌就背着吉他去哪桌旁边唱,而一般歌手后面会跟个卖酒小妹,端着酒,红的白的都有,顾客听歌听得嗨了,顺便买几瓶酒,那提成是挺可观的。
      沈辛来面试的时候,上来就直接问哪种工作工资高,大排档老板已经招满了服务员,就不想要他,于是随口说:“卖酒妹最赚钱,你干不干啊?”
      谁料沈辛一脸无所谓:“哦,什么时候上班。”
      老板:“……”
      就这样,岑云就多了个女装大佬的卖酒搭档。
      两人穿过人声鼎沸的餐桌,沈辛说:“岑姐,我今天要早点回去,我奶奶风湿病犯了。”
      “好,那今天就唱到十一点吧。”
      “行。”
      沈辛正走着,忽然不知从哪儿伸来一只手,“啪”地打了一下他的屁股。
      一个已有七八分醉意的穿着花衬衫大裤衩的男人走过来,调笑道:“妹妹几岁了?成年没有?你们不会雇佣童工吧?”说完不怀好意地上下打量着他。
      沈辛:“……”
      岑云忙赔笑着说:“成年了成年了,满18了,帅哥您点歌吗?”
      她心想可不能让他再调戏沈辛了,沈辛脾气暴,刚来时也被摸了几次屁股,几乎是一点就着,抓着人一顿“哐哐”乱捶,后来赔了几次钱后能忍了不少。
      男人打了个酒嗝:“哎哟,卖酒的啊?让这个小妹妹亲我一下,我就买一瓶酒。”
      岑云看到沈辛的托着酒盘的手指似乎颤了一下。
      一抬头,就见沈辛就对她投来了【我可以揍死他吗】的眼神。
      岑云深吸一口气,用眼神回答——【不行】
      沈辛又用眼神问——【那,揍个半死呢】
      【当然也不行!!!!】
      这时,男人猛地揽住了沈辛的肩膀,另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脸蛋,喷着酒气:“怎么不说话?是个哑巴?哑巴也行,亲一口一瓶酒,来来来,哥哥等不及了!”然后居然真撅起嘴,就要亲上去……
      这一刻,沈辛听到脑袋里“啪嗒”一声。
      那是理智之弦断裂的声音。
      岑云看到沈辛眸子里的光暗了暗,平静地把手里的托盘移交给她。
      然后转向那个男人,掰了一下手指。
      她十分有经验的退后十步,默默为男人祷告了一句:活着不好吗?
      下一秒,就见沈辛单手拎起男人就砸在了圆桌上。
      周围客人发出一阵尖叫。
      沈辛:“草你大爷的!敢摸老子屁股!嗯?还摸老子肩膀?还敢亲老子?干林凉!活的不耐烦了?”接下去就是一串闽南脏话。
      男人被揍懵了,酒醒了大半,吓得忘了动,沈辛一脚踩在凳子上,揪着他衣领把他上半身拎起来:“你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这怂样,调戏我?信不信我掏出来比你还大?”
      男人彻底懵了。
      岑云没忍住,笑出了声。别的不说,这句“掏出来比你大”真挺绝的。
      大排档老板从后厨冲出来,看到这副场景,气得又是一串闽南脏话:“靠妖,沈辛你又砸我场字!他妈的我这是雇了个祖宗吗??沈辛你这个月工资别想拿了!听到没有!”
      沈辛一听钱没了,那不行。
      他放开男人,去岑云旁边从托盘里拿了一瓶红酒一瓶白酒,又走回男人面前,“砰”地按在他脑袋旁边,男人已经吓得浑身颤抖说不出话。
      沈辛瞪着男人许久,吐出两个字:“买它。”
      男人结巴道:“啊?”
      岑云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出现了,气急败坏后开始李佳奇式推销法】
      沈辛瞪着双眸:“买它!”
      “买买!我买!我这就买!”男人颤颤巍巍拿出钱包,沈辛直接抢过去,从里面掏出了几张百元大钞。然后把钱包丢回男人身上。
      再走到老板面前,当着他的面抽走了两百块塞进自己口袋,剩下地给了老板。
      老板:“……”
      我是让你这样卖酒的吗?!!!!
      男人猛地从桌上弹起来,酒也顾不上拿就狼狈地落荒而逃,客人也几乎跑得差不多了。
      老板一边捶胸口顺气,一边说:“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岑云上前,先对着老板说:“哎呀周叔,是那个醉鬼先对沈辛动手动脚的,你别气了,沈辛来了以后,帮店里卖了不少酒,咱们收入比之前高了不少不是?想一想还挺划算的哈。”然后又扯了扯沈辛袖子:“还不去收拾一下。”
      “……”沈辛便转身拿来扫把开始收拾自己弄出来的残局。
      客人吓跑了,大排档安静了不少,他正弯腰扫地,一双干净的白色阿迪达斯运动鞋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
      沈辛不爽地抬起头:“干嘛?”
      来人是一个很高的男生,看起来年纪跟他差不多大,表情冷淡,一只手插兜儿,一只手伸过来:“刚刚你掉的。”
      沈辛顺着他的手看过去,只见在他手心里躺着的,是自己的校牌。
      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写着【A中高三19班,沈辛】
      下面印着他的证件照。
      证件照中自己那种脸越看越傻,沈辛一把夺过,他下了课就直接过来了,校牌没地方放,别在了裙子腰部,想来是刚刚揍人的时候掉的。
      男生递完校牌,还没走,沈辛不禁疑惑地打量他,这人比他高一个头,头发蓬松地垂着,几缕刘海遮住了眼睛,表情有种懒散的高冷,说话时嘴唇动的弧度跟很小,像是连开口说话都闲麻烦似的。清瘦的脸庞使得他下颌弧线更加明显,有种这个年龄男生独有的青春荷尔蒙。
      他穿着一件白T恤,喉结和锁骨异常惹眼,在市井味十足的大排档里,他清冷得像一只不食人间烟火的白鹤。
      “还有什么事?”沈辛皱眉不算友好地问。
      男生终于开口:“你是男的?”
      “关你屁事?”
      “没什么。”男生淡淡道,“你裙子裂了。”
      沈辛一低头,就看到自己的黑色短裙直接裂到了大腿根,他的大腿露在外面不说,今天穿的深蓝男士四角内裤,不知在空气中招摇夺目了多久。
      “……”
      裙子应该是他踩在椅子上说“掏出来比你大”的时候撕裂的。
      当时气昏头了,也没休息,现在想想,确实有听到“撕啦”一声。
      沈辛暗骂了一句操,纵使厚脸皮如他,也开始觉得丢人了。
      今天真特么倒了血霉了。
      话说这谁啊,会不会跑去到处乱说?
      又想了想,算了,也不认识,以后估计也不会再见,没必要,没必要。
      今天已经打了一场了,再打一场老周估计要气吐血。
      而那位男生也不再说什么,双手插兜走向收银台:“结账。”
      收银小妹看他看的眼睛都直了,红着脸说:“一碗沙茶面一份海蛎煎是吧?一共三十五。”
      直到男生走出老远,岑云才在背后说了一句:“那是你校友吧,我看他穿的是A中校裤哎。”
      沈辛顿了一秒,僵硬地转头:“你说,什么?”
      “浅绿色,侧边两条白杠,不就是你们A中校裤嘛。”岑云捧着脸,“他这么帅,你不认识?这颜值在你们学校怎么也算校草级的吧。”
      沈辛:“……”
      刚刚只顾着看他上半身,没注意他的裤子!
      果然……还是应该灭口的!
      啊啊啊啊啊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沈辛气得把假发掀了。
     
    第2章 
      第二天,沈辛睁眼,看了一眼墙上的钟,九点整。
      他一下子弹起来,叫了一声:“我日!”
     

    《学神每天逼我穿女装》作者:莲衫 文案: 有的人,表面是个高冷学神,背地里却觊觎学渣。 有的人,表面是个凶巴巴的学渣,衣柜里却有一排超短裙。 后来,沈辛说:老子考进前十了,有什么奖励? 学神慢条斯理拿出一个礼盒,拆开一看,里面是一条超短裙。 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