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虫族吃软饭(穿越) by 米虫爱偷懒

时间: 2020-06-14 20:42:43 分类: 今日小说

我在虫族吃软饭(穿越) by 米虫爱偷懒

 

当前被收藏数:19875 营养液数:5826 文章积分:208,876,416
  书名:我在虫族吃软饭
  作者:米虫爱偷懒
  文案:
  金融巨头季远在商海浮浮沉沉,勾心斗角了一辈子,到头来却徒为他人做嫁衣。意外重生到虫族,成为了虫族珍稀又罕见的的柔弱小雄虫,愉快的决定就做一只混吃等死的悠闲米虫了,第一步先找一个雌虫养他好了。
  不过吃人的嘴短,要把雌虫哄好啊!
  于是星际残忍剽悍的军雌们日常咬牙切齿,红眼病的看着他们首领摇头故作烦恼:
  “雄主太会撒娇了,出门前一定要给我早安吻呢!”
  “今天雄主送给我的鲜花好看是好看,就是不知道放哪呢!”
  “今天雄主给我买的衣服有点不适合训练呢!”
  “今天雄主送给我的戒指有点不适合作战呢,不过雄主说了,这代表他一生一世锁住我了!”
  “今天雄主又送我来了,还说下班后也会来接我呢!”
  一众雌虫:
  今天也是日常红眼病的一天呢,好像打死眼前这个炫耀虫怎么办!
  直到有一天,季远决定向他可爱的雌虫求婚!搜索了全网之后,决定虫族+地球攻略一起来!
  于是……那一天,震惊虫族,全网瘫痪!
  从此羡慕红眼病的雌虫们由军雌变成了全体雌虫。
  从此虫族多了一个神秘的组织:
  #日常红眼病那只炫耀脸虫族#第300个群已满,新雌虫请进第301群。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星际 甜文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远 ┃ 配角:亚里安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秀恩爱日常
  ==================
 
第1章 
  刺鼻的汽油味在空中肆意的蔓延,后座已经升起滚滚浓烟,看起来就要着火了。季远无力地趴在方向盘上,头顶的血顺延而下,慢慢的模糊了他的视线。
  季远艰难的眨眨眼,腿被死死的卡在了座椅下面,好像已经断了。尖锐的疼痛刺激的他太阳穴一跳一跳的痛着。
  “这么着急吗?”他迷迷糊糊的想着“真可悲啊”
  是啊,自己真可悲啊,估计自己死了之后,连个真心实意为自己哭的人都没有呢!这一辈子,过的可真没意思。
  刹车线出了问题,能在他车上动手脚的无非就那么几个,季家家大业大,到他手里之后更是资产翻了几十番。季氏如今已经是当之无愧的成为金融巨头了,所以已经不需要他了。难怪有些人忍不住了!
  季远自嘲的笑了笑,他从小就是个孤儿,被季老爷子收为养子,一开始是为他亲生儿子,季家真正的继承人做磨刀石的,谁知道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季老爷子愈发年迈,他的能力愈发突出,而季家真正的继承人,却被季老夫人溺爱成了吃喝嫖赌,走鸡逗狗却偏偏对公司业务一窍不通的的纨绔子弟,还怀疑他是季老爷子在外面的野种,处处针对他。
  季远愈发模糊的视线仿佛看到当初季老爷子临终前拉着他的手,求他念及领养之恩,苦苦哀求他留在季氏,做公司的经理人。多担待一些他的亲生儿子的样子。
  可惜,季远迷迷糊糊的苦笑,蠢货终究是蠢货,他只是公司的经理人,名义上的董事长,当初季老爷子临终前软硬皆施,请求他留在季氏,他才会尽心尽力的为季氏呕心沥血,有了如此规模。可惜,季远出事前还计划着跟紧时代列车,将季氏资产再翻一翻的。如今,一切都不可能了。!
  动手的,无非是季家的那几个人。
  可是,现在说那些已经没有意义了!
  轰的一声巨响,已经扭曲的车架瞬间燃起大火,季远临终蠕动着干涸的唇角,喃喃道:“季老爷子,季氏的养育之恩,我季远已经还了,我不欠你们季家了!”
  ……
  一间乱糟糟的房间内,季远懵懵的坐在床上,匪夷所思的发现,自己居然重生了!还重生到了一个文化让人无法评论的的地方。
  脑袋里的记忆还有身边的每一件物品无一不在告诉他,他已经不在之前熟悉的地球了。这里是更先进的星际时代,属于虫族,而且这里也没有男人女人,有的只是雄虫和雌虫,雄虫在整个虫族社会中都是属于珍稀物种,备受雌虫呵护与关爱。而他的这具身体,正是珍稀的雄虫,联邦还会每个月发放一笔不菲的金额给雄虫。
  而打仗生孩子这种事居然都让雌虫来做,甚至还有一雄多雌的婚姻文化!还不允许有不婚者。
  不对--这不意味着他以后也要娶一个男……哦不,雌虫?
  季远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喜欢男人还是喜欢女人,毕竟上辈子他恨不得一天24小时就长在办公室,所以从没有对别人动过心。虽然不时会有长相出众的男性女性,明里暗里的暗示他,但都被他用各种方式推掉了。上辈子的他一直孑然一身,倒也清静。
  算了,不想了。季远继续接收脑袋里的记忆。
  记忆里原主的雄父和雌父前几天在一次星际事故中双双出事身亡,只留下原主一个孤虫。他也已经成年了不再需要领养,所以雄虫协会决定让他继续留在雄父雌父的房子里,但是他们不知道原主其实有着轻微的自闭倾向和社恐倾向,就连上大学他都是最不起眼最孤僻的那一只雄虫,对于那些像他献殷勤的雌虫只感觉无比的惶恐害怕,所以他把一直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也就导致原主长这么大居然没什么朋友。
  原主的雌父雄父在世时倒是一直心疼他,保护他,呵护他,可谁也不知道意外来的如此突然。突然间原主的家就没了。收到通知之后的原主病情陡然加重,一时接受不了直接自杀在了房间里。机缘巧合之下,季远过来了。
  “你们一家一定会在别的世界再次团聚的”季远在心底默默地祝福。
  不过原主的造型是有些糟糕,季远无奈的吹着几乎快遮到眼帘的长发,原主为了不吸引虫注意,恨不得把半边脸都盖住,不过这头发,留的也太长了。
  季远按着记忆到镜子前,拿起剪刀刷刷刷就开始捯饬前面的刘海。一剪子下去,只觉得世界都明亮了。
  看着镜子里比之前显得清爽许多的发型,季远惊奇的发现原主长的居然和自己有几分相似。不过,季远皱眉看着镜子里面的唇红齿白的小雄虫,不满的皱皱眉。
  镜子里的小雄虫像是被用了高光柔和的自己,他上辈子相貌冷峻,轮廓锐利,而镜子里的自己,脸部线条柔和,整个虫看起来很是温润有余而锐利不足,同样的一张脸皱眉,前者让虫不禁心生胆寒,而后者只会让虫有些许心疼。 [由www.sUsuxsw.Com整理]
  “嗯?”季远再看的时候突然发现明显不同的一点,原主记忆里瞳孔颜色是柔软的棕色,有点弱气。而现在,季远凑近镜子看,镜子里自己的瞳孔颜色是和上辈子一样的沉沉的黑色。看久了会让虫有种心神摇曳的神秘感和幽深感,让虫忍不住去探索,沉溺……
  季远轻佻的挑眉,眼神一变,那种恍然的感觉瞬间失去。
  “啊!上辈子太累了,这辈子我再也不想去拼死拼活了!”季远蹦到沙发上,懒洋洋的陷在沙发里,他决定了,这辈子要做一个混吃等死的米虫,好好的放松一下。为自己活着!
  “先看看虫族有什么新奇的新闻”季远兴致勃勃的打开手里的光脑,嘀嘀咕咕:“不愧是高科技”逛了好一会,逛到论坛的时候,看到论坛置顶飘红的话题“中将亚里安袭击雄虫,即将剥离军衔流放荒星!”
  “哎?”季远点进去:说说你们对此事的看法.
  下面的评论五花八门,有反对的,但更多的是支持的。
  1#风起云来
  我就知道军雌个个都凶残不堪,亚里安活该
  2#安
  楼上 1,谁不知道雄虫身体娇弱,肯定是别星派来的间谍虫
  3#流浪星虫
  判的还是太轻了,应该更重点才是
  4#安涩
  不会的,我认识中将,他不会做这种事,肯定有别的原因
  5#我知道你不知道到
  四楼是不是亚里安同党
  6#亚雌比军雌美
  同问,四楼是不是同党
  7#我在采风
  这种事情就应还重判,亚里安的中将位置还不知道怎么来的
  8#风景好
  敢袭击珍贵的雄虫,我就说军雌全部都不讨喜,恶心死军雌了。
  9#呼噜呼噜
  同意8楼,军雌不仅身体硬邦邦,还不会讨好虫,哪有亚雌可爱
  ……
  289#
  软软雄虫
  快看头条,亚里安的上司发表的征婚申明
  290#安
  刚刚回来,亚里安想的真美,光这次袭击雄虫事件,他都得将全部的财产拿出来赔偿给雄虫,他一个中将能有多少财产,而且联邦有规定,只要不是雌君,就不能有自己的财产。我选雌侍我也不选他啊,雌奴都不选他。
  291#风景依旧
  呵呵,同觉得,亚里安这次难了。他是不想去荒星的,听说他雌父年纪大了,不能去荒星,他想留下来照顾他雌父的,可惜终究不可能成功了!
  292#米虫
  什么什么?亚里安上司说什么了?有哪只好心虫路指一下地址吗?
  293#风景依旧
  @米虫,地址给你了,过去看看吧
  季远稍有兴趣的点开地址链接!看完之后,他又搜了一下关于亚里安的信息,照片上高大的雌虫眼神冷凝,上面是他密密麻麻的功勋以及获得的荣誉。
  雄虫靠着雌虫获得安定的生活,却又厌恶军雌们上战场时凶戾的模样,雌虫们被无数的义务压着,却没有多少相应的权利!
  畸形的社会!
  季远微微眯着眼,又看了一遍头条,眼帘微阖,不知道在想什么。
  ……
  亚里安低着头,听着不远处雄虫阴冷的低嘲冷讽,心里一片死寂!他唯一放不下的,就是自己的雌父,艾里丝惬意的坐在椅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旁边一言不发的高大军雌,得意地低声得瑟:“亚里安,让你给脸不要脸,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你雌父的!”
  亚里安默默盯着手腕处的镣铐,眼神放空,好像一点都不在意。
  装的真像!
  艾里丝注意到亚里安的手在微微颤抖,唇角得意的笑怎么也压不下去。
  不远处亚里安的副官特尔和上将着急的看着这个情景,焦急的不行。
  “不行啊,上将,艾里丝那个雄虫本身就睚眦必报,这次亚安惹了他,艾里丝一定会饶不了他的。”
  副官特尔眼中都是焦灼,看向不远处低着头的亚里安。高座在台上的雄虫协会的几个雄虫,正在交头接耳的讨论着,不时厌恶的抬头看看下面低着头的雌虫。
  居然敢袭击珍贵的雄虫,真是匪夷所思,残暴不堪。几百年来都没听过会发生这样的事!
  上将稍微退远了一点,使着眼色示意特尔出去谈。特尔担忧的看了不远处的亚里安一眼,慢慢的随着上将的脚步出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亚里安怎么可能袭击雄虫?”
  刚出去上将就急切的想要了解详情,亚里安不仅是他的手下,更是他的朋友,他了解亚里安,亚里安从孤儿虫爬到中将的位置是用命换来的,还有他雌父这根线,亚里安根本不可能这么冲动。
  “是霍利中将”副官特尔羞愧的低头:“当时霍利中将带着他的雄主艾里丝过来,说有事要单独和中将商量,中将就叫我出去了”
  “亚里安的办公室不是有监控吗?监控呢?”上将拧着眉
  “当初我也想着有监控的,可是,没想到负责监控的虫居然把监控给毁了”
  “那就是没办法证明中将究竟又没有袭击艾里丝了。”上将神色凝重。
  “中将一直让我瞒着他的雌父,可是这么大的动静,又能瞒几天呢?”副官语气哀伤,眼神里弥漫着伤心不安。
  上将眼神凝重仔细的思索着;“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亚里安在今天之前成为雄虫的雌侍了,根据联邦制度,只要亚里安成为雄虫的雌侍,亚里安就只需要赔偿艾里丝三分之二的财产,由中将降职为少将就可以了,这样雄虫协会就没有名义再插手亚里安的事情”
  “可是现在这个时候,去哪给中将找一个雄虫过来啊。”特尔看了看天色,已经接近黄昏了。
  他们军雌本身就不如亚雌讨喜,很多雄虫都不喜欢他们,军雌很少有能够得到雄虫喜爱的。基本上全是光棍虫,就算那些已经找到雄主的,他们也不一定能说动雄虫收下亚里安。
  就连他们上将如今都还是大龄单身雌虫呢。不过那是因为雌虫官至上将,就可以有自主选择的权利,上将到如今为止还没有找到中意的雄虫,就一直单着。
  “在网上登一则征婚声明吧”只能用这个办法了。
  副官一打开光脑,网络上铺天盖地都是讽刺谩骂亚里安的,态度恶劣语气恶毒,甚至有的直接诅咒。
  他将光脑显示给上将看:“这种情景,还要坚持发吗?”上将明显也看到了,“发吧,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我在虫族吃软饭(穿越) by 米虫爱偷懒】(本页完)

  • 更多我在虫族吃软饭(穿越) by 米虫爱偷懒推荐免费小说
  • 校草同桌总是很烦 by 与子承说日期:06-14

    《校草同桌总是很烦》作者:与子承说 文案: 李风是别人眼里的三好学生。 他很讨厌影响学习氛围的人,比如转校生江年。经常破坏纪律,还抽烟打架,真是白瞎了那张脸。他只想离这种人越远越好。 谁知,一次换座位,江年成了他同桌。 江年对自己的乖同桌充满了...

  • 学神每天逼我穿女装 by 莲衫日期:06-14

    《学神每天逼我穿女装》作者:莲衫 文案: 有的人,表面是个高冷学神,背地里却觊觎学渣。 有的人,表面是个凶巴巴的学渣,衣柜里却有一排超短裙。 后来,沈辛说:老子考进前十了,有什么奖励? 学神慢条斯理拿出一个礼盒,拆开一看,里面是一条超短裙。 沈...

  • 穿成反派的冷血师父(修真) by 镉圆日期:06-14

    《穿成反派的冷血师父》作者:镉圆 文案 李尧穿成了反派的炮灰师父。 原主虽然特别强,可惜是个瞎眼的,放着大腿不抱,任由别人欺负反派,导致最后反派黑化直接吸尽了他的修为,把他撕成了八瓣儿。 现在徒弟已经放养一年,刚还被人卸了胳膊扔河里喝水呢。 李...

  • 反派师尊他太难了[穿书](修真) by 千青色日期:06-14

    《反派师尊他太难了[穿书]》作者: 千青色 文案: 清冷无情貌美禁欲师尊受X前期乖巧后期黑化精分徒弟攻(非重生!楔子无论看还是不看都不影响正文,嫌麻烦的亲可以不看。) 楚无玥穿进了他年少时写过的一本爽文小说《魔尊》中。 他的身份,是实力绝伦的正道魁...

  • 禁止暧昧PUBG by 照烧柚子姬日期:06-14

    《禁止暧昧PUBG》作者:照烧柚子姬 简介: 江恒是电竞圈数一数二的大神,某日直播间遇到一萌娃,逗笑了弹幕网友。 作为著名骚/话主播,他上阵调侃小朋友,你这么小就玩游戏,爸妈知道吗? 萌娃奶声奶气,知道,我拿的就是我爸爸的号呢! 谁知,原来这个萌娃...

  • 《我在虫族吃软饭(穿越) by 米虫爱偷懒》上一篇
  • 校草同桌总是很烦 by 与子承说--预览校草同桌总是很烦 by 与子承说-

       《校草同桌总是很烦》作者:与子承说

      文案:
      李风是别人眼里的三好学生。
      他很讨厌影响学习氛围的人,比如转校生江年。经常破坏纪律,还抽烟打架,真是白瞎了那张脸。他只想离这种人越远越好。
      谁知,一次换座位,江年成了他同桌。
      江年对自己的乖同桌充满了兴趣。
      某节体育课上,江年一个潇洒的三分球,然后冲乖同桌吹口哨。
      李风不屑:“投篮算什么,会算洛伦兹力才叫厉害。”
      说完就拿着试卷去请教女神学霸程琳。
      江年:“……”
      后来,F中全体学生震惊地发现,家里有矿经常翘课的校草江年,竟然空降年级第一!
      高智商校霸攻VS三好学生奶凶受
      一句话简介:高智商校霸攻VS奶凶受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风,江年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叮铃铃铃铃——”
      当闹铃声第三次响起,李风终于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半眯着眼穿好衣服,下床时顺手将闹钟按下。一直走到洗脸池,整个人才算清醒。
      镜子里的人,脸色白里透黄,一副没有精气神的样子。
      李风挤出一截匀整牙膏,先冲镜子扯了扯嘴角,对面也理所当然地冲他笑,眼下的卧蚕因着一点黑眼圈的缘故格外明显。
      这就高二了,还有两年。
      洗漱完毕,回屋收拾书包。
      抽屉里有一小叠钞票,是他一年来省吃俭用攒下的。父母去世得早,他自小跟着爷爷生活,自然没什么零花钱。
      李风从中抽取了一张十元的。
      九月的小县城,热气已经差不多散尽,清晨的风吹着清爽舒适。
      老旧的街上,两旁的小店破败而充满生活气息,似乎从李风记事时就是现在这样,一直没变过。
      沿着街往前走,拐两个弯,便看见了F中的大门。
      李风进了校门口的一家早点铺子。
      老板抬头看见他,笑着打招呼:“来了啊。还是老样子?”
      “嗯。”
      付完钱,找个桌位坐好。
      才刚过六点钟,店里的人不算太多,基本都是穿着F中校服的学生。
      三分钟后,老板端了食物送过来。
      “谢谢。”
      没吃几口,店门处突然传来刺耳的轰鸣声,是木门剧烈摩擦地面的声音。
      与此同时,一个男声传来——
      “老板,给我来碗面。”
      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十分性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低音炮”三个字。
      李风不由抬头望了一眼。
      来人穿着件白色衬衫,身形修长挺拔。皮肤很白,却又不是病态的苍白。剑眉星目,鼻梁很高。
      如果静静站着,该是一种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清俊模样,温润且不失英气。
      偏偏那人把红色外套搭在肩上,眼中更透着几分桀骜。
      注意到这位新客人的显然不止李风一个人。
      “长得太帅了吧,是我们学校的吗?”
      “肯定不是。我们学校有这么一号帅哥,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看着好像明星啊……”
      靠墙的几名女生偷偷议论着,显得很兴奋。
      说是偷偷地,李风却听得清清楚楚。他想,被议论的主角肯定也听见了。
      但那人并未理会,头都没偏一下。
      老实说,有一点酷。
      早餐店老板笑着迎了上去:“帅哥,你先找个地方坐着,一会儿我给你端过去。”
      酷哥点了个头,这才淡淡扫了扫四周。
      店里并没有空桌,他微微拧起眉。
      最后,他在李风的对面坐了下来。
      李风心里“咯噔”一下,立刻收回视线,专注吃早饭。
      心里却也免不了好奇,这人是谁呢?
      在这里吃早餐,最大的可能就是F中的。可是——
      李风又悄悄抬头瞥一眼对面的人,先不说那过了眉的刘海,如果对方是F中的学生,怎么可能不穿校服呢?
      许是有所察觉,酷哥面无表情地冲李风看了一眼。
      李风有点心虚,赶紧低下头继续吃饭。
      五分钟后,李风吃得差不多了。
      对面的男生却先他一步站起来,抓起外套离去。
      吃这么快?李风去看那人的碗,面吃了还不到一半。
      好浪费啊。
      他低头喝完豆浆,走到酷哥的座位上。
      店铺的老板养了一只田园猫,有时李风胃口不好,就会把没吃完的喂给它。
      轻声唤了几句,田园猫飞快地从内屋里跑出来。
      李风拿起酷哥用过的筷子,叨着面喂猫。
      半碗面没一会儿就喂完了。他把两份碗筷摆放整齐,背起书包准备去学校,心情不错。
      今天又是乐于助猫的一天呢。
      可是,刚站起身,他的笑容就僵在脸上。
      早餐铺门口,那位酷哥又、又回来了。
      “……”
      不动声色地瞄了瞄已然空空如也的碗,这怎么办?
      挣扎片刻,李风捏紧书包带,目不斜视地往外走。
      你是谁你要干嘛,跟我没关系,我什么都不知道。
      酷哥站在原地没动,目光似乎是落在自己身上的。
      李风掐了掐手心,以不变应万变,继续向前。
      很快越过了对方,他暗自松一口气。
      然而下一刻,左肩就被一个很有力道的手掌按住。耳边又响起低音炮的声音——
      “我说,你拿我的面喂了猫,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李风知道躲不过去了。
      但是也不能全怪自己呀。
      他慢吞吞地转过身:“我以为你吃完了。”
      “对不起。”
      对方的眼神极具侵略感:“我只是先去买点别的。”
      说话的同时,还扬了扬手里的烟盒。
      “……”这人肯定不是F中的。
      F中里抽烟的学生屈指可数。
      在李风十六年乖学生的认知里,抽烟与坏学生是划等号的。
      他不想与坏学生有交集,当然更不想惹上他们。
      于是道:“我把钱赔给你。”
      江年看着李风从口袋里掏出五枚硬币,又看着他从中挑了三枚旧一点的,递到自己跟前。
      “一碗面五块钱。你吃了差不多五分之二,所以我应该赔你三块。”
      江年:“……”
      李风见对方不说话,以为对方不愿意。
      没办法,只能破财消灾了,一会交团员费向同桌借吧。
      他小小地心痛了一下,努力大方道:“那我赔你五块。”
      语气听上去很轻松。
      表情似乎又没有那么轻松。
      江年觉得相当滑稽,一摆手:“算了,你上学去吧。”
      李风在心里“啊”了一声,然后道:“不行。”
      他强行把三枚硬币塞到江年手里,而后才匆匆朝学校的方向走。
      这样才能两清。
      江年望了眼李风的背影,心道这小孩是不是脑子不太好。
      手倒是挺软的。
      他坐回原来的位置,正要再点一碗面,一张校园卡赫然映入视野。
      它静静地躺在桌子下面。卡上映着照片,大眼睛小平头,看起来很乖。
      还有卡主的个人信息。
      高二13班,李风。
      李风抵达13班门口时,学校六点半的铃声恰好响起。
      这是升入高二的第四天,新班主任莫景教语文,在学校出了名的严厉。
      好在语文是李风的强项。去年期末,他不仅语文单科全班第一,作文还上了学校的“高分榜”,供全校学生阅览。
      走读生踩点进教室,坐在讲台前的莫景冷着脸瞥了李风一眼,没说什么。
      住校生早在六点钟就已到齐了。
      李风迅速掏出英语笔记,开始复习昨天的知识点。
      教室里朗朗的读书声。
      六点五十五分,莫景站到讲台上,拍桌子示意大家停一停。
      “同学们,你们已经高二了。别觉得还早,不早了。”
      “不好好学习,想一辈子留在这里吗?”
      “想走出去,怎么办?没钱没背景,只能靠自己。高考,考进大城市去,考进名校去!”
      ……
      莫景讲得唾沫横飞,台下的学生听得也认真。
      F县各方面都很落后,唯独教育不算太落后。
      地方小,却集了全县的优秀师生,学习氛围很好。
      这时,一个慵懒的声音打断了他。
      “报告。”
      全班齐刷刷望过去。
      教室门口,一位衣着靓丽的男生站在那儿,满脸的漫不经心,一看就跟“学习”这俩字没半点关系。
      因为他的出现,原本专注的学生间出现了骚动。比起态度,英俊的外貌才是引人注目的根本因素。
      悸动的青春里,就算学霸也很看脸的。
      是早餐店遇到的那个人。
      李风瞅瞅班里唯一空着的座位,又瞅瞅门口站着的人。
      他就是那位转学生?这么巧的吗?
      刚开学就听说有位Z中的学生转来班上,只是几天过去,始终没见到转学生的影子。
      这下子,李风早上的疑惑全解开了。Z中的分数线仅为F中一半,里面没人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抽烟不奇怪,打扮得时尚帅气也不奇怪。
      不过,在严厉的F中,肯定就没法那么潇洒了。
      莫景皱眉盯着这位转校生,琢磨着要不要立个下马威。
      立吧,人家里给捐的一栋教学楼倒还是其次,父亲的身份实在是太特殊了。
      不立吧,先前的演讲无法继续不说,自己甚至有点下不来台。
      这时,七点的早餐铃声救场般地响起。
      莫景不失严肃地喊道:“先不耽误大家吃饭,下课!”
      众人一涌而出

    《校草同桌总是很烦》作者:与子承说 文案: 李风是别人眼里的三好学生。 他很讨厌影响学习氛围的人,比如转校生江年。经常破坏纪律,还抽烟打架,真是白瞎了那张脸。他只想离这种人越远越好。 谁知,一次换座位,江年成了他同桌。 江年对自己的乖同桌充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