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告白了吗?(GL) by 江一水

时间: 2020-06-14 20:42:59 分类: 今日小说

今天你告白了吗?(GL) by 江一水

   今天你告白了吗?

  作者:江一水
  文案
  汤斯年的姐姐有个好闺蜜,是个非常漂亮的姐姐。
  于是从十六岁起,汤斯年的心里就有了一个秘密,这个秘密促使了汤斯年达成每日一问:今天你告白了吗?
  答案是:没有!
  从十六岁到二十四岁,无数个夜里,她都在仰望着心中的月亮。
  今天你告白了吗?
  总有一天答案会是“Yes”!
  这是一个关于暗恋的故事。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汤斯年,姜望舒 ┃ 配角:汤舜华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经常请我吃饭的漂亮姐姐!
 
第1章 
  汤斯年到达ktv时,她姐姐汤舜华已然喝得酩酊大醉。她脱了鞋子踩在玻璃桌上,举着话筒口齿不清地唱着“分手快乐。”这才唱了没几句,就扔了话筒,一把扑向坐在沙发上的姜望舒,将她搂在怀里撕心裂肺地骂着萧苑是个贱人。
  屏幕上还滚动着“分手快乐,祝你快乐”的字样,七彩炫目的灯光下,姜望舒躲在黑暗的一角,靠在好闺蜜怀里流着泪。她纤长的发丝垂在两侧,将以往的清纯面容衬得十分柔弱。
  汤舜华搂着姜望舒,将她抱在怀里,一遍遍心疼地吻她额头,夹杂着哭腔骂:“萧苑不值得,她值得个王八蛋。”
  “她就是个八爪蜘蛛,才那么能劈!”
  汤舜华骂的义愤填膺,仿佛被劈腿的人是她一样。姜望舒也喝了不少,靠在她怀里以手撑额,抽抽噎噎:“我……我觉得……我每次看人的眼光……都不太行……”
  “她要是不喜欢我……可以直接……直接说的……”
  “为什么……为什么要……”
  为什么要背着她,和别人发生关系呢?
  姜望舒一哭,汤舜华就哭得更惨了。两个人抱在一起,哭得不可开交,一边骂着劈腿人渣萧苑,一边说着“恋爱伤身,还不如姐妹抱团结伴终老”之类的话。
  汤斯年推门进包厢后,看着两个抱头痛哭的女人只觉得太阳穴隐隐作痛。她穿过嘈杂的声音,走到汤舜华面前,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皱眉道:“姐,回去了……”
  汤舜华从闺蜜怀里抬起头,顶着朦胧泪眼看向了来人。她抽泣着看了好一会,才认出这人是自己的亲妹妹,“是小汤圆啊……”她说完,又搂紧了怀里的姜望舒,摇着她道:“月月啊……不要哭了……不就是区区一个萧苑嘛……”
  “你要比她年轻漂亮女孩,我这里有的是呢!”
  汤舜华这么说着,又自顾自地搂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姜望舒,完全忽略了一旁的汤斯年。汤斯年低头,扫了眼散落满地的啤酒罐,心想这两人喝得真是有够多的。
  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也不能再由着这两人这么闹腾了。汤斯年叹了一口气,伸手将汤舜华从姜望舒怀里拽出来,硬邦邦道:“姐,回去了!”
  她常年锻炼,个子又高,比常年泡在办公司柔弱无力的姐姐有力气得多,于是轻易地就把汤舜华拽到身前,紧紧抓住。
  怀中温暖瞬间一空,哭得迷糊的姜望舒抬头,有些恍惚地看向了站在身前的汤斯年。灯光晦暗,落在她的脸上,渲染出一种迷离的美。
  汤斯年不自然地轻抿唇瓣,俯身对姜望舒说道:“望舒姐姐,你还能自己走吗?”
  姜望舒哭得厉害,早先摄入的酒精仿佛随着眼泪发散出来,让此刻缺氧的大脑稍稍地获得些许清醒。她乖乖地点点头,示意自己能行。汤斯年见状伸出手,“我牵着你。”
  姜望舒抬手,将自己柔若无骨的左手搭在了汤斯年掌心。汤斯年握掌,将她从沙发上用力牵起。她一手拽着自己姐姐,一手牵着姜望舒走出了包厢。
  乘着电梯前往底层停车场的路上,喝多的汤舜华一直不□□分,趴在汤斯年身上一个劲地闹腾。等汤斯年将她塞进车后座,系好安全带后,汤舜华还在疯狂辱骂萧苑那只八爪蜘蛛。
  汤斯年费了一番功夫安顿好姐姐后,这才有空去照顾一直站在车旁的姜望舒。许是哭够了,姜望舒此刻略显安静。她站在幽暗的停车场中,身形纤细,看起来有些形只单影。汤斯年见她精神恍惚,随后就一手抓着她的手腕,一手扶着她的腰背,引着她坐进车里。
  汤斯年弯腰将姜望舒的安全带系好之后,她才关上车门,载着她们二人返回家中。她开着车行驶在黑夜中,一路穿过了无数的闪烁霓虹灯。在一个红灯亮起的十字路口,汤斯年扭头,透过车座的缝隙看向了姜望舒的侧脸。
  喧嚣的霓虹灯光下,姜望舒将头靠在车窗上,默不作声地流着泪。她脸上的泪痕折射着灯光,散发出支离破碎的美感。
  汤斯年只匆匆看了一眼,便扭头看向前方不断减少的数字,用力地握紧了手中的方向盘。夏季沉闷的夜风从车窗外吹进来,唤醒了难辨的思绪。绿灯亮起的那一刻,汤斯年踩下油门,狠狠地冲过了斑马线。
  一路折腾地将二人送到家中后,汤斯年这才松了一口气,坐到了沙发上。在她背后的房门里,两个喝多的女人抱在一起,沉沉睡去。
  汤斯年靠在沙发上,仰头看着头上的灯光,脑海中浮现出方才匆匆瞥到的那一眼,好一会才叹了一口气:“这可真是要命了。”
  一夜未曾睡好,次日清晨,汤斯年是被自己的生物钟唤醒的。在电饭锅里煮了粥后,汤斯年换了运动服,沿着小区跑了一圈。等她跑完时,太阳已经升得老高,热烈的气温蒸出了她身上的汗,于是汤斯年回家后,只得又洗了个澡。
  穿着居家休闲服从浴室出来时,汤斯年发现姜望舒不知何时已经醒来了。她见姜望舒还穿着昨天在ktv那套衣服,精神倦怠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走过去和她说话:“望舒姐姐,你要去洗澡吗?”
  姜望舒抬头,顶着红肿的双眼看了汤斯年一眼,点了点头。
  汤斯年小脸紧绷,“我先去准备早餐,望舒姐姐就去洗澡吧。”汤斯年这么说着,擦着头发垂首从姜望舒身前走过,回到自己房间拿着吹风筒吹干了头发。
  她将自己半长的头发扎成马尾后,这才走出房门。姜望舒已经不在客厅里,汤斯年想她可能已经去了浴室,没由来地觉得有些紧张。 [由Www.sUsuxsw.Com整理]
  汤斯年朝浴室的方向看了一眼,深吸了一口气,恢复成平常心后才迈进厨房,准备早餐。
  昨夜她姐和姜望舒都喝得大醉,今早上胃铁定不舒服,于是汤斯年只好煮了粥,又煎了荷包蛋,炒了两个小菜,煮了几个水煮蛋。
  等姜望舒从浴室里出来后,汤斯年的小菜已经做好了。她将菜整齐地摆在厨房的餐桌上,又收拾好碗筷后,这才将一颗水煮蛋从锅里取出来,用了块纱布包住,拎着走出了厨房。
  姜望舒穿着汤舜华的丝质睡衣,坐在沙发上吹着头发。热风撩起她发丝,露出了她雪白的脖颈,又纤细又白皙。汤斯年拎着热鸡蛋走到她面前,见她关了吹风筒,将黑直的长发拨到脑后,这才将手中的鸡蛋递过去:“给你这个。”
  姜望舒恢复了一点精神气,抬头看着汤斯年递过来的鸡蛋,眼神仍旧是茫然的。汤斯年就解释道:“眼睛,要热敷。”
  姜望舒接过鸡蛋,道了声谢。她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举着鸡蛋放在眼皮上,轻轻压着,和汤斯年这么说道:“对不起啊斯年,昨晚让你出来接我们,还害得你姐姐喝多了。”
  汤斯年在她对面坐下,瞥到她脖子上那一点朱砂痣,挪开了目光,“没事,我也刚好放假在家。”
  姜望舒揉着眼睛,觉得双眼的干涩疼痛都被鸡蛋上的热气带走了。她听着汤斯年这么说,懒懒应道:“昨晚这么折腾你,其实都怪我,是我心情不好,你姐姐才会陪我喝酒的。”
  汤斯年应了句“嗯”,目光在姜望舒身上游移片刻,迟疑道:“姐姐心情不太好吗?”
  “很不好。”姜望舒握着鸡蛋沿着眼眶滚过,叹了一口气,很无奈道:“被劈腿了,最近几天心情都好不起来了。”
  汤斯年两手交握,扣住了自己的手指,声音像是卡咋爱喉咙里一样,“这样嘛……”
  “就是这样的。”姜望舒略带自嘲,“我看人的眼光可能不太好,前任不是劈腿,就是结婚去了,而且每次我都还后知后觉的。”
  说到这里,姜望舒放下鸡蛋,睁开眼,有些愤怒道:“喜欢别人直接告诉我,和我分手不就行了。为什么每次都和别人有了首尾被我知道,才说要分开嘛。”纵然是生气,她的声音也一如既往的温软,语调低平。
  汤斯年应得冷淡:“所以这才是劈腿出轨啊。”毕竟大多数人,在确信自己会移情别恋之前,都会扒住现有的东西不放。更有甚者,就算发生了什么,背叛了彼此之间的契约,也会当做无事发生,欺瞒对方,脚踏多条船。
  姜望舒还有些生气,“我知道的。”她又揉了一会眼睛,才感慨道:“所以会很难过啊。”语闭,姜望舒又好像重新振作了一般,这么说道:“不过昨晚已经难过了一晚上了,今天就要吃点好吃的,把不开心的东西统统忘掉!”
  “所以晚上我们去吃小龙虾吧。”
 
第2章 
  姜望舒行动力很快,说了这句话之后,就开始找手机预约餐厅,全然不见了昨晚的颓然之色。她穿着吊带丝质睡衣坐在沙发上,一手用大拇指划着手机,一手放在唇边轻咬大拇指,神色极为认真。汤斯年就坐在她对面,望着她顺直的长发垂落在肩头,一不小心入了神。
  姜望舒咬着手指看了好一会,抬头看向汤斯年,开口问她:“天润路的鲜香阁斯年去过吗?那家很不错哦,就是开车要一个多小时。近一点还有一家在远东商城,开车不过十分钟,就是停车位有点难找。上次我和你姐姐找了十多分钟,都没把车停了。”
  “斯年觉得去哪一家好?”
  汤斯年回神,应得平淡:“我都可以。”
  姜望舒听她这么说,很严肃地说道:“不要这样回答啦,好好选一个。”
  汤斯年只好应道:“那就去鲜香阁吧。远一点没关系,我来开车就行了。”她做了决定,姜望舒就愉快地下了预约。做完之后,姜望舒将手机扔在一旁,伸了个懒腰:“啊,我饿了,我们去吃早饭吧。”
  她说着就起身,脚步轻快地朝餐厅的饭桌走去,“斯年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呢?”
  汤斯年跟在她身后,看着从她乌黑的发丝中露出来雪白肌肤,轻轻回答:“也没有什么,就是清粥小菜。”姐姐们昨晚都喝多了,早上应该吃点清淡的。
  汤斯年一边说着,一边取碗,给姜望舒盛了一碗粥放在她面前。姜望舒落座,自然地接过汤斯年递过来的那碗粥,道了声谢,“斯年真是个体贴的妹妹啊,我也好想有个你这样的妹妹。”
  “你姐姐说,你放假回来之后,她每天都有早餐吃。”姜望舒舀了一勺清粥往嘴里送,细声细气道:“我也想有人给我做早餐。”
  汤斯年听了笑笑,没有接话,沉默地给自己盛了一碗粥,拉开椅子坐在了姜望舒对面。
  姜望舒夹了一筷子青椒肉丝,放入口中,称赞道:“好吃。”
  从汤斯年认识她开始,就知道姜望舒是个很捧场的人。她还记得自己刚学做饭,调料都分不太清的时候,姜望舒就吃过她的菜,并且也是用这样的表情夸了一句好吃。即使对她的夸赞已经免疫了,可听到这句话时,汤斯年还是有些高兴。汤斯年垂眸,笑容在她脸上一闪而过。
  姜望舒是汤舜华的初中同学,两人在中学时期关系十分好。那时候每逢节假日,汤舜华都会跟着姜望舒出去玩耍。
  汤舜华从小活泼开朗,身边从来不缺朋友。小的时候,汤斯年经常看到有各种各样的姐姐来找自己的姐姐玩。汤斯年十一岁那年,十五岁的汤舜华恰好初中毕业,就和一群朋友约好去郊外爬山,并且留宿一夜。
  汤斯年依稀记得那个早上,她看着姐姐匆匆忙忙出了门,忘记带了预先准备好的晕车药,就跟上她脚步,把晕车药送了上去。
  汤斯年一边喊着姐姐的名字,一边追着她走到门口,才将慌张的姐姐叫停。她停下脚步,想将晕车药交给姐姐时,就看到了站在自己姐姐身边的姜望舒。
  姜望舒穿着白色连衣裙,站在黑色的轿车前,冲她笑得眉眼弯弯,“你就是汤圆吧……我是你姐姐的朋友,叫做姜望舒。”
  十一岁的小孩被小姐姐温柔的笑容迷住了,刹那间不止如何是好。只呐呐地应了声“姐姐好。”然后用力地将手里拎着的晕车药塞到自己姐姐手中,匆忙转身离去。

【今天你告白了吗?(GL) by 江一水】(本页完)

  • 更多今天你告白了吗?(GL) by 江一水推荐免费小说
  • 命中注定[末世](GL) by 东园日期:06-14

    命中注定[末世] 作者:东园 文案 没有异能,不是爽文,不涉及政治阴谋,偏末世日常/种田文,主要想写的是人心,大概就是这样==== *------------------------- 谁都害怕被丧尸咬上一口,因为下一秒便会失去人性。可是有的人却被命运眷顾,拥有着他人所没有的...

  • 一世清欢现代篇(GL) by 无心谈笑日期:06-14

    《一世清欢现代篇》作者:无心谈笑 文案: 三千年前,轻欢死在南泱的剑下,留下一封遗书,字里行间都在渴望着成为她的妻子 三千年后,故事的开篇,南泱就和她结婚。这一辈子,你必须是我老婆 三千年流浪,只为一夕重逢 那些亏欠你的过往,如今逐一补得圆满...

  • 我在虫族吃软饭(穿越) by 米虫爱偷懒日期:06-14

    当前被收藏数:19875 营养液数:5826 文章积分:208,876,416 书名:我在虫族吃软饭 作者:米虫爱偷懒 文案: 金融巨头季远在商海浮浮沉沉,勾心斗角了一辈子,到头来却徒为他人做嫁衣。意外重生到虫族,成为了虫族珍稀又罕见的的柔弱小雄虫,愉快的决定就做...

  • 校草同桌总是很烦 by 与子承说日期:06-14

    《校草同桌总是很烦》作者:与子承说 文案: 李风是别人眼里的三好学生。 他很讨厌影响学习氛围的人,比如转校生江年。经常破坏纪律,还抽烟打架,真是白瞎了那张脸。他只想离这种人越远越好。 谁知,一次换座位,江年成了他同桌。 江年对自己的乖同桌充满了...

  • 学神每天逼我穿女装 by 莲衫日期:06-14

    《学神每天逼我穿女装》作者:莲衫 文案: 有的人,表面是个高冷学神,背地里却觊觎学渣。 有的人,表面是个凶巴巴的学渣,衣柜里却有一排超短裙。 后来,沈辛说:老子考进前十了,有什么奖励? 学神慢条斯理拿出一个礼盒,拆开一看,里面是一条超短裙。 沈...

  • 《今天你告白了吗?(GL) by 江一水》上一篇
  • 命中注定[末世](GL) by 东园--预览命中注定[末世](GL) by 东园-

       命中注定[末世]

      作者:东园
      文案
      没有异能,不是爽文,不涉及政治阴谋,偏末世日常/种田文,主要想写的是人心,大概就是这样====
      *-------------------------
      谁都害怕被丧尸咬上一口,因为下一秒便会失去人性。可是有的人却被命运眷顾,拥有着他人所没有的基因,哪怕丧尸对他们造成了伤害,病毒也不会被传染。他们被政府训练成了力量者,被陆续分派到各个社区当中,保护着岌岌可危的普通人。
      林深怎么也想不到,她一个满世界旅游的失业人员,竟然成了为数不多的力量者。她被分派到了最近的社区中,保护着两男三女,和她们一起生活。
      巧了的是,其中一个女人竟然是她暗恋多年的白月光。
      白月光还瞎了眼。
      想到以前的事情,林深选择别扭地隐瞒姓名,又悄摸摸地关照着白月光。
      林深一直以为自己隐藏得挺好,直到有一天白月光一边摸索着替她上药,一边轻轻地问道:“你都不认我,是还在怨我吗?”
      故作冷漠的情绪瞬间土崩瓦解。
      *-------------------------------------------------
      所有的乍见之欢、一见钟情,原来都是命中注定。
      *-------------------------------------------------
      食用指南:
      ①末世日常文,HE
      ②别扭闷骚 vs 温柔隐忍
      ③施怡然只有前期看不见,后期会痊愈【高亮!一开始是真的失明,不是俗话说的瞎了眼的瞎了眼……】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末世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深,施怡然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白月光和我一起在末世闯荡
     
    第1章 医院
      林深就觉得自己很难。
      看着面前的建筑物,踩着脚下的碎玻璃,她再次喊了出来:“有人吗?”
      回答她的只有死一般的寂静。
      林深有些烦躁地揉了揉脑袋,一头利索的短发被她揉的乱糟糟的。算她运气不好,被分配到这边。万城是个小城,城西区的东侧,除了边缘的居民区以外,却也有一个大医院,和一整片职工宿舍。
      两个月前,丧尸疫乱爆发的时候,她还在深山老林里游荡,如今却要在一个丧尸最多的地方,搜索着是否有生命存在。
      医院可不就是丧尸最多的地方嘛,除了医生和家属,医院里最多的就是病人,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病人,但凡有了一只丧尸,就会以最快的速度在医院蔓延。
      算她脸黑,抽签抽到了这里。
      其实林深并不是一个喜欢关心别人的人,可是让她在被上帝眷顾的情况下,对可能遭受厄运的人置之不理,她还是不忍心的。
      至少她来了,如果有人还活着,她就帮他们一下。如果没有,那她也无能为力。
      这样,心里好受点儿。
      “有人吗?我不是丧尸,是人啊,有人应个声啊!”她左手里提着一把军刀,还是政府给配的,骑兵军刀的改版,用来砍丧尸顺手得很。
      这个时候,也就只有她敢在这里大喊大叫了。
      林深不怕引来丧尸,真的引来了她倒是可以顺手解决掉,方便接下来的行动。但是她绝对不会把自己暴露在危险下,每次喊出来之前,她都要仔细地观察一下周围有什么高处,比如说车顶,如果真的来了成群的丧尸,她也好跳上去有个缓冲。
      不过她在这儿转悠了这么久了,也没有遇到一个丧尸,倒是有些奇怪了。她不仅有些怀疑自己的估算,难不成医院里的人都跑掉了?
      林深觉得这个可能不大,她看着地上已经发黑的血迹,皱了皱眉,她没记错的话,当初只有她一个力量者被分到了城西区的东边,不应该还有另外的力量者在这里。
      这么没有思绪的样子,林深很不喜欢。她舔了舔唇,从背后的行军包里摸出来半瓶水,仰头灌了一口。也只灌了一口就不能再多喝了,资源不多,她得合理利用。
      可是一个人在这儿走着确实无聊,林深眼睛转了装,吹起了口哨。她倒是没有学过,却能按着调子吹出曲子来。
      当初还有个手机什么的,每天挂着耳机,现在为了给手机节省电源,一直都是开着飞行模式,更不能拿着手机听什么歌了。
      所以也只能吹一吹了。
      她拖着军刀,吹着口哨,精神却不敢放松。尤其是走过这一片看上去应该是地上停车场的地方时,得提防着会不会从什么角落窜出一只丧尸来。
      这么考虑着,林深干脆直接跳上了车顶。俗话说得好,站得高看得远,果不其然,她一站到车顶上,嘴中正吹着的口哨就停了下来。
      她算是知道为什么来的这一路上,都没见过什么丧尸了。
      不远处的那栋楼下,正围着一群丧尸。脸色乌青,半张着嘴,却不会再有什么口水流出来。在医院看到这一幕,若是放在之前,林深觉得自己一定是遇上了医闹,假如有的丧尸不穿着带血的白大褂的话。
      不过这倒是证明了,它们围着的那栋楼里,一定有人。
      活着的人。
      快速地打量了一下周围的地形,林深就从车顶上跳了下来,她现在还不想当了丧尸的活靶子。
      刚刚那栋楼,看上去不太像是宿舍,应该是医院的主楼或者急诊楼之类的地方。以她的经验来看,这种地方一般都和别的大楼用长廊连在一起。
      林深很快就发现了目标,她摸了摸腰间别着的枪,深吸了一口去,几个转身钻进了旁边的楼里。
      大白天的,走在乌漆墨黑的医院走廊里,配上两侧杂乱的桌椅和血迹,若是换个正常人,肯定是以为自己进了鬼屋。
      林深没有精力注意这些,她忙着记住那栋楼的大致方向,又靠着沾了血的指示牌,脚步不停,楼道里回响着咔哒咔哒的脚步声。
      她走的有点儿快,偶尔会踢到滚落在地上的小药瓶,玻璃瓶在瓷板地上滚动着发出了清脆的声音,伴着她的脚步声,给寂静的走廊又添一抹萧索。
      只是,在下一个转角前,林深倏地停了下来,脚步声瞬间就消失了,只余下了一声隔着一声的闷响,就像是从黑暗中的哪个角落传来的一样。
      她握紧了左手拿着的军刀,贴着墙探出了半个脑袋。
      转过去,就是那条连接着两座楼的走廊,林深站在这一端,而另一端,两只丧尸正一下一下地撞着紧紧闭着的防火门。它们肢体僵硬,动作看上去有些滑稽,可是撞上去的一声声闷响,撞得人心脏也突突直跳。
      林深眯着眼睛想了一下,又蹲下来,从地上摸了个小药瓶攥在手里。不过两只而已,她还是搞得定的,但是,在这样的世界中,无论在什么时候,保存体力是最重要的事。
      就在一声闷响再次传来的时候,林深用力地把手里的玻璃药瓶砸到了地上。清脆的声音,和丧尸那边的闷响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果然,这一声明显的吸引了那边一只丧尸的注意,它扭过头来看了看林深所在的那一端,嘴里发出了“嗬嗬嗬”的声音。
      随着它越走越近,这样的声音越来越大。
      林深转了个方向,放轻了呼吸,她将左手拿着的军刀移到了身前,改为双手握刀的姿势,静静地等待着丧尸的到来。
      脚步声越来越近,林深面不改色地握着刀,目光如炬地看着面前,从走廊的玻璃顶窗上照进来的阳光。
      阳光的面积逐渐的缩小,说时迟那时快,林深一个箭步迈了出来,手起刀落,丧尸直接倒在了地上。把刀从它身上□□,林深没有一丝停留,百米冲刺般地向前跑去。
      赛道的尽头,是已经反应过来的正在看着她的另一只丧尸。它看到同伴倒在了林深的脚下,本就合不上的嘴张的更大了,嗓子中发出更大的声音。
      只可惜,四肢僵硬的它,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动作,身体就被军刀贯穿了。
      丧尸的弱点,就像是人一样,当心脏收到了致命的攻击之后,便也失去了生存的机会。
      把刀抽了出来,又在丧尸的白大褂上蹭了蹭刀面,擦下了一些血迹之后,林深才支起身子,看着面前紧紧闭着的防火门。
      伸手推了下,防火门纹丝不动。林深又按下门把手,依旧没有打开,看来这扇门是被人锁上了。
      楼里应该有人,只是她有点不能确定,人是不是在这一层了。
      防火门上面的玻璃早就裂成了一片了,白花花的裂痕挡住了她的视线。
      林深站了会儿,抬手在上面敲了敲,可惜这防火门厚重坚固,敲门声小的就像是她的心跳声。有些无奈地按了按太阳穴,她反握军刀,用刀柄在防火门上磕了几下。
      回答她的只有一片沉默。
      林深心里有些不耐,可是她在这防火门外,若是她喊些什么,估计连楼下的丧尸都被她吸引上来了之后,楼里的人也听不到。
      眯着眼睛看这满是裂纹的钢化玻璃,一记漫上心头。
      还是反握着军刀,林深轻轻地在玻璃的左上角敲了一下,空出来右手按在玻璃中间轻轻一推。
      哗啦一声。
      林深有些小得意地收回刀,如果刚刚那两只丧尸撞得再久一点,或者再准一些,这玻璃估计就要被撞碎了。
      她清了清嗓子,把脸凑过去看着黑漆漆的走廊,朗声喊道:“有人吗?”
      “有人吗?”林深又喊了一声,“我是人,不是丧尸,是政府派过来帮你们的。”
      她的声音有些低沉沙哑,回荡在漆黑的走廊中。过了好久,才传来了“吱呀”的一声,一扇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林深心中一紧,还真让她给碰到活人了!
      门里面走出来一个裹着风衣的男人,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地看着她。他带着一副眼镜,有一只镜片已经碎了,碎成了暗白色的裂纹。
      他看了好久,好像是在辨认。林深索性往后退了一步,玻璃窗小,得让人看清楚一些。
      “真的是人……”他的声音有些颤抖,看着外面穿着一身明显是制服的林深,喜极而泣:“真的是人啊……”
      林深点点头,有些僵硬地安慰说:“嗯,我是来帮你们的,别担心。先让我进去一下?”
      那个男人赶忙抹了抹泪,两三步走了过来,站在防火门的另一面,犹豫了下,才从里面打

    命中注定[末世] 作者:东园 文案 没有异能,不是爽文,不涉及政治阴谋,偏末世日常/种田文,主要想写的是人心,大概就是这样==== *------------------------- 谁都害怕被丧尸咬上一口,因为下一秒便会失去人性。可是有的人却被命运眷顾,拥有着他人所没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