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后高能[无限] by 起个名那么难

时间: 2020-06-14 20:43:54 分类: 今日小说

门后高能[无限] by 起个名那么难

   《门后高能[无限]》作者:起个名那么难

  文案:
  受:打开这扇门你要死。
  攻,不为所动,打开了门。
  上来就是一个开门杀,守门的怪,死了。
  这个世界由无数的门组成,真门背后是生存时间,而假门背后是可怕的鬼怪。
  简艽拥有能够看见真门的天赋,别人瑟瑟发抖碰运气的时候,简艽随手一推,全是真的。
  然而真门开多了总有翻车的,被门后越狱的怪追的走投无路的简艽,狗急跳墙绑了个战斗力贼强的大佬。
  简艽是条能推真门绝不推假门的咸鱼,而大佬……是个走过路过,假门绝不错过的任务狂。
  “住手,别动那扇门!”
  “兄弟,求你!别伸手。”
  “有话好说,放开那扇门好不好?”
  大佬攻:不好。
  高冷强悍大佬攻x怂兮兮话痨受
  攻是真的行动力超强,强悍能打脸还帅;受表面话痨,骨子里是个狠人,尖叫攻击技能点满,输出全靠吼。
  内容标签: 无限流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简艽(jiao)冷陌 ┃ 配角:《攻略那个地下城城主》《穿成骨头架子后成了王》 ┃ 其它:无限流开门杀
  一句话简介:住手,开门杀警告!
 
第1章 
  广袤的黑夜中,没有一颗星子。一轮暗淡的残月挂在天边,还被云层挡去些许。
  城市似乎陷入了沉眠,高楼民居没有一丝灯光,在朦胧的月光下显出几分破败。市中心的小公园里,亮起的路灯并不能使人感到安心,在完全黑暗的城市里,仅有的灯光反而显得有些诡异。
  滴答,滴答。
  血顺着指尖滴落,在紊乱剧烈的喘息声中,简艽闻到了一股铁锈般的腥气。他知道自己的左边肩膀不太好,它已经彻底抬不起来了。
  跑进公园前,简艽透过路边转角的交通广角镜看了一眼——
  广角镜里的青年消瘦苍白,黑色发丝结在一起,贴着额头,汗珠顺着发丝流下,划过脸颊滴落在看不清颜色的t恤前襟上,左边肩膀拉耸着,血水浸透了衣物,顺着左臂滑落。
  “呲、呲、呲。”
  原本就不怎么明亮的路灯开始明灭跳动,简艽心脏也跟着紧缩了一下。
  它马上就要追过来了!
  简艽在公园里穿梭,他尽量捡着没有路灯的地方跑,但效果并不好。不论他跑到哪里,距离他最近的路灯总会立刻亮起。这是新世界规则给予逃脱者的惩罚,它指引着越狱者前来捕猎。
  简艽的步伐越来越承重,但他不敢停。闪烁的路灯告诉他,越狱者越来越近了,不知道是心理原因还是什么,整个左臂开始感觉到疼痛。但上一管止疼剂的药效应该还没到,简艽低声骂了一句。
  他在公园里绕了两圈,碰见一个女孩子从一扇凭空出现的“门”里跌落,对方同样身形狼狈,她看了一眼简艽,沉默的从地上爬起来,匆匆离去。也许是因为“门”的出现,越狱者的判定受到干扰,路灯完全熄灭了。简艽感觉自己左半边身体都痛了起来,他猫进一个草丛,摸了一下口袋,摸出最后一管止疼剂。
  草丛发出刷刷的响声,简艽猛地转头,一只花狸猫窜了出去,他稍稍松了口气。完好的右手将止疼剂举到嘴边,简艽用牙齿艰难地咬开止疼剂塞子。他仰头灌下最后一管止疼剂,眼角余光恍惚间瞥到离他十几米外的香樟树后,一个拖着沉重斧头、全身铠甲的家伙站在那里。
  简艽瞪大了眼睛,差点呛到自己,他扔掉止疼剂,撒腿就跑。
  他一跑,那个拖着沉重斧头的家伙也行动起来。
  铠甲在奔跑中发出沉闷的响声,斧头拖行在地面,拖出一条蜿蜒的痕迹。
  简艽冲出小公园,冲到马路上,他知道自己跑不掉了,他得找一扇“门”去推开,而且必须是一扇“假门”。
  这个世界在两百多年前发生过一次巨大的灾难,黑夜升起,然后再也没有落下。温度急剧降低,短短三天内,死去了数千万的人。第四天,太阳重新升起,但世界彻底变了。
  新世界里到处充满了“门”,人们发现自己手上被套上了一只表,上面的72个小时正在倒数。
  起先没有人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人们蜂拥研究着“门”,研究着“表”。他们发现,“门”可以被推开,但是推门的那些人在“门”打开的一瞬间都消失了。这一结果让研究“门”的人迟疑了,没有人知道“门”的另一边是什么。
  没完没了的讨论和回忆在世界各地召开,当所有人的表上时间数小于12小时的时候,他们再也不用开会争吵了,因为所有人,都被身边最近的一扇“门”拉了进去。
  新世界的第一代成员,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用鲜血和生命获知了最初的宝贵情报。
  人类的生命被“控制”了。
  控制者,正是所有人手上突然产生的“表”。上面的倒计时,就是人的生命时长,而“门”的存在,则可以让人类从中获取生存时间。
  幸运儿们推开了没有任何危险的“真门”,而不幸的人们则推开了危险重重的“假门”,两种门都可以获得时间,只是后者需要完成一些任务。
  从新世界伊始,人类挣扎求生的同时,不断完善着关于“门”,关于“表”,关于整个新世界的情报。
  新的名词和不同于旧世界的世界观建立起了新的体系。
  至今为止,这一体系已趋于成熟。
  灵表,一个具象化的能量体道具,作为每个人都携带的道具,不仅记录生存时间同时也与“门”的联系最密切。当一个人类个体想要看见“门”的想法产生,灵表和存在于更高维度中的“门”产生呼应,让“门”显示在该人类面前。
  简艽的灵表上,5391小时57分钟的生存时间绝对让大多数人眼热,这都归功于他预知系的天赋。两百多年后的新世界,从“门”中激发的能力不再被当做偶然的异能,而是划分成五个大类,数百种序列,这种精细的划分有助于序列拥有者能更好运用自己的天赋能力。
  “门”本身在推开前,一切都是未知的,但简艽通过天赋序列可以判断出它的“真假”和难度,这就是为什么他的生存时间那么多的原因。
  如无必要,他只推“真门”。 [由Www.sUsuxsw.Com整理]
  那必要是什么?
  必要就是,如果连续三次推开了“真门”,达到开门阈值,就会引来门后的怪物,即越狱者的追杀。这时候,只有推开一扇“假门”才能成功逃脱。因为越狱者是杀不死的,曾经有头铁的老兄拿着道具硬杠越狱者,结果被剁成了果酱,惨烈到哪怕过了一百五十年,还被人们口口相传。
  简艽一点儿也不想体验那种感觉,只是他这一次真的特别倒霉,看见的所有“门”里,竟然连一扇低危等级的都没有。
  所有“假门”分为6个等级。低危级、中危级、高危级、特难级、噩梦级以及无解级。前两个等级的门是简艽的主要目标,不太容易发生死亡,简艽自认自己是除了有双还算好用的眼睛,其他一无是处,从来不托大进入高级别门。
  活着多不容易,为什么要想不开?
  背后越狱者盔甲的声音越来越像,简艽甚至不敢回头看,他怕一回头,迎面而来的就是一柄血迹斑斑的斧头。
  在跑进小公园前,简艽看到了几扇中危级的“门”,当时还想着再往前看看有没有低危级“门”,现在却只剩下后悔。他真的,非常、非常后悔自己刚才没有直接推开中危级“门”。
  简艽目所能及的视野内,总共16扇“门”,其中3扇“特难”,一扇“噩梦”,其余都是“高危”。
  这特么一扇都不想推开,简艽喘了口气,迈开腿在十字路口拐了个弯,向着右边跑去。
  信号灯突然亮起,鲜亮的红色让简艽眼皮狂跳。
  他跑了两步,侧面小巷里一柄斧头带着破空声猛地砍下,简艽背后汗毛倒立,肾上腺激素激增,他整个一侧身扑出去,堪堪避过那柄要命的斧头。
  受伤的肩膀在地上重重蹭了一下,好不容易慢慢止住了血的伤口又崩裂了。万幸止疼剂药效还在,他并不感觉疼痛。
  盔甲、斧头,又一个越狱者。
  简艽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爬起来,几乎是慌不择路地窜进与第二个越狱者方向相反的巷子里。
  同时被两个越狱者追,在逃脱者里,简艽也算是出了次名了。不过这种出名,换了谁都不想要。
  这条巷子是两栋高楼的中间地带,不算狭窄,足够两个人并排通过,只不过现在巷子两侧堆了一些自行车和助动车,挡去了部分行走的空间。
  简艽边跑,边将车辆往身后推到。不过对于两个大吨位的越狱者来说,这点重量的车辆约等于没有。
  逃跑的猎物和追击者的距离越来越近,简艽冲出小巷的那一刻,越狱者的斧头几乎劈砍到他的后背。
  小巷后面是一个停车场,令简艽失望的是,他并没有看到他想要的低危“门”和中危“门”,然而他已经没有其他选择。
  简艽朝着距离他最近的一扇高危“门”跑去,就在他即将推“门”的一刹那,铁丝网发出一阵“沙沙”声。简艽的眼角余光瞥到停车场围栏那边跳过来一个黑衣青年。
  “是你!”简艽发出了一声惊喜的叫喊。
  那人转头看了他一眼,脸上冷峻的表情却没什么变化,好像只是碰到了个同样半夜开门的陌生人。
  简艽却很高兴,他在上上个“门”里看到过这人。
  实力非常强,应该是前排的战斗序列拥有者。
  简艽见他要去推停车场里唯一一扇特难级的“门”,赶紧叫道:“兄弟,这里,别推那个。我们一起进这一扇。”
  黑衣青年没有理会他,两个越狱者已经追了过来。
  简艽一咬牙,从贴身口袋里摸出一张卡牌,卡面上画着一截红线。标注着“陈旧的月老红线”的说明字样。
  就你了,兄弟。先借你的高武力值用用,渡过难关后再给你指点几扇“真门”。
  简艽甩出卡牌,卡面上的红线“嗖”的一下朝黑衣青年飞去。
  对方神色一凛,侧身想要躲开,但道具比他的速度更快。
  刚一绑定成功,简艽立刻就要去推面前的高危“门”。对面那青年几乎在瞬间就意识到那可能是某种绑定类道具,他的目标“门”和对方的并不一样,他几乎是在同时推上了特难级的“门”。
  眼前白光闪过,两人同时被传送离开。
  逃脱者进入“门”内,两个追着他的越狱者立刻消失不见。
 
第2章 
  高危级的“门”后,有守门怪物。人一进入门内载入完成,立刻就会遭到守门怪物截杀。这也是简艽为什么不愿意推开高危级的“门”的原因之一。
  眼前开始出现光亮,眩晕感还没有立即消失,简艽立刻从腰后的包套里摸出一把银质匕首。风声从背后传来,简艽没来得及思考往前一扑,扑到一双修长的腿边。
  腿的主人穿着黑色的工装裤和马丁靴,两条腿上都绑着战术包。一只手伸到战术包外,飞快地抽出一柄军刀,简艽只来得及转过头去,便听见“噗呲”一声,血肉被刺穿的声音。
  一只脑袋被铁笼子套住的人形生物轰然倒地,他的胸口上插着一柄军刀,刀刃完全没入,黑红的血液淌了一地。
  守门怪物死了,就这么……死了?
  简艽先是愣了一下,而后开始兴奋。得了,他绑到一个超强的大佬!能秒杀守门怪物那种。
  他的高兴持续了不到两秒钟,就被人一把揪住了领子。
  “把道具解开。”
  凌厉的双眼和简艽对视在一起,这一瞬间,简艽甚至有种被越狱者盯上的错觉。
  揪着他衣领的力道逐渐加重,对方比简艽高出一个头,简艽逐渐有些呼吸不过来。
  他完好的手上,银质匕首刚有动作,就被对方一脚踢中,飞落出去。
  简艽只觉得手上一麻,止疼剂的作用还在,他倒是没觉得痛。他试着转动手腕,活动起来很困难。这只完好的手,怕是也凉了。简艽一时心头悲切。
  “说话。”青年没得到回复,晃了一下简艽。
  简艽苦笑一声:“兄弟,解不开。只是一个绑定道具,时效在三个月到半年之间。这东西唯一的作用就是,无论我们中的谁,推开哪扇门,都会一起进入同一个门内世界。”
  听了简艽的话,青年皱起眉。
  他放开简艽,一声不响地拿回自己的军刀,然后走向了这片荒地里唯一的一条小路。
  简艽在他背后喊道:“等等,这个道具有个副作用。”

【门后高能[无限] by 起个名那么难】(本页完)

  • 更多门后高能[无限] by 起个名那么难推荐免费小说
  • 穿成人类之后所有人都视我为神 by 青灯如昼日期:06-14

    《穿成人类之后所有人都视我为神》作者:青灯如昼 简介: 你生来高贵,理应万人敬仰。 于你杖尖所指,天堂地狱,皆是荣光。 光明圣子多米尼克,在进行祈祷仪式时突发意外,误入了混乱的时空裂空中。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发觉自己的灵魂已经穿越了时空,成为...

  • 穿书后被暴君标记了 by 池翎日期:06-14

    当前被收藏数:42481 营养液数:12688 文章积分:829,935,424 《穿书后被暴君标记了》作者:池翎 文案: 叶舒穿进刚看完的权谋文,成了被暴君男主扳倒的第一个炮灰权臣,被千刀万剐,挫骨扬灰那种。 叶舒果断收拾东西跑路,路上还顺手找个人解决了自己被下的...

  • 滚出豪门后我成了团宠 by 约红日期:06-14

    书名:滚出豪门后我成了团宠 作者:约红 文案:十八线演员舒淼是个富二代,稀里糊涂昏迷了两年,醒来发现自己断片儿了。 回到家里他才想起来,自己原来是个鸠占鹊巢的假豪门少爷。为数不多的粉丝知道他是假富二代后,纷纷脱粉回踩,广大黑粉更是义愤填膺地骂...

  • 在A、O之间被迫营业 by 苦艾加冰日期:06-14

    《在A、O之间被迫营业》作者:苦艾加冰 文案 受视角文案: 孟溪楼自认全院第一Alpha,却偏偏每样都比死对头吴言差一点。 一山不容二A。 孟溪楼每每咬牙,想着自己必须赢吴言一次。 意外穿书又回来之后,孟溪楼发现自己的体质变了,但这不妨碍他继续挑衅吴言...

  • 我在地府直播掰弯男主[快穿] by 十里淞雾日期:06-14

    《我在地府直播掰弯男主[快穿]》作者: 十里淞雾 文案 【练笔,闭关】 暴躁沙雕美人攻(江翎)x狂妄高冷大佬受(池述) 受是同一只,双C!全架空年下,极端控勿入!!人参公鸡,一律反弹~ 人物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看文图乐呵,骂我别怪我咬你 内容标签: 打脸 甜...

  • 《门后高能[无限] by 起个名那么难》上一篇
  • 穿成人类之后所有人都视我为神 by 青灯如昼--预览穿成人类之后所有人都视我为神 by 青灯如昼-

     《穿成人类之后所有人都视我为神》作者:青灯如昼

     
    简介:
      ‘你生来高贵,理应万人敬仰。
      于你杖尖所指,天堂地狱,皆是荣光。’
      光明圣子多米尼克,在进行祈祷仪式时突发意外,误入了混乱的时空裂空中。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发觉自己的灵魂已经穿越了时空,成为了异世星际里,一名因为生存,而被迫进入黑暗游戏世界的低武始人类。
      -
      ‘在造物主遗弃的世界里,我送你上王座,为你加冕成神。’
      万人迷颜值爆表实力超强双重人格受X属性不明未知魔王攻。
      奇幻冒险向无限流,偏西幻色彩,全文以剧情为主。
      -
    第一章
      纯黑色的窗帘布垂地,阴暗的颜色掩住了从窗外透进的光,一缕阳光都不让过。
      似死神斗篷般的帘幕折痕卷起了边角,相挨着的白色墙壁爬上了些许细微的裂缝,一条条的裂缝纹路放肆朝四周蔓延,像是蓄谋捕猎中的蜘蛛腿,延伸至墙的中心处那里锤进了一颗钉,边缘悬挂着一个纯黑框边缘的画像,像是四方形没有摆正,画像在墙上微微斜了角度。
      墙上画像里用的黑色颜料居多,明亮的纯白颜料对撞了色彩,画中的背景在偏深色的房间里,里边还站着一位外表神秘的黑袍人。
      画中之人的脸上戴着一张涂有银漆的白色面具,看不清他的真实面容,像是一位巫师,戴有手套右手虎口处,还握着一柄上弯下尖的拐杖。能看出他的双肩很宽,身材应当是位男性,穿着一身漆黑的长袍不露出一寸皮肤,连脖颈也被柔软的黑色丝棉给遮住,脸上的面具前端,还有着一个下弯的巨大弧形鸟嘴。
      墙壁上的油灯架全摔了,灯里的蜡油沿着墙壁下滑,屋里开着一盏犹如闪电在跳跃、忽明又忽暗的灯。光线昏暗的房间里,墙面和地上贴了一片又一片晃眼的破裂方形石砖,砖上还倒塌着好些张病床,和被拆掉毁坏的桌腿床板,正被从顶上天花板放下的,一面又一面纯白色挂帘所分割。
      抛开那一台台形态怪异,像是还在工作中的器械,地砖上还有着一张已经被锤开、写满了文字的纸板。像是泡过水,被锤烂大半,纸板上边字迹已经模糊许多,只依稀能辨认出,上边好似还用红字狂舞的挥写了019号。
      这间房的总内部空间并不算太大,避开那些帘和板,中间的地方正摆放着一张黑色的病床,床边还围满了许多人。
      长方形的黑色床不宽,配了同色的黑床单,此时的病床上边还躺着一位病人,他穿着一身纯白色的衣服,像是木乃伊一样被黑色的条绳束缚了手脚。
      床上人是一名青年男性,苍白了面色,此时的神态略显癫狂。充满血丝的一双眼睛像是在述说着什么,开裂的唇瓣在吵闹、乱叫且试图哭笑不止,还想要去挥动着四肢,像个疯子一样在床上拼命的挣扎,试图挣扎着想要逃窜。
      正对着床头的地方,那里站着一位身穿黑袍的医师,医师的黑袍袖口处贴满了绷带,脸上戴着半截黑色的面罩和防护镜片,还有一件黑色的长斗篷围在他身后,将他全身上下每一寸皮肤都尽量遮盖严实,戴着手套的右手虎口还捏着一个金色的木锤,以及左手中握着一柄尖锐的,尖端是圆锥形的钢铁利器。
      ‘呜……唔唔!’
      病人还在试图挣扎,他的眼睛明明在流泪,干燥的嘴角却往上扬。
      ‘啪!’
      同样身穿黑袍的另外几位医师们都警惕的围了过来,他们的双手分别都拿着木板或绳,毫不留情的将这些东西往病人的身上压、绑,制止着那位病人的行动,使他艰难的挣扎停下。
      “他不信仰纯善且至高无上的伟大神明……”
      手握木锤和利器的医师忽然开口说话了,声音透过那片黑色的面罩传出,如同毒蛇一样的冰冷无情,直到称呼神明时才略微的充满了尊敬。
      “他已经被邪恶的魔鬼占有了灵魂,失去了自我思考的意识……他有罪,他有病,这是神明对他赐下的惩罚,这也是神明给予我的考验。幸好,仁慈的神明还授予了我能治愈这罪恶的力量。”
      他微微抬起头,双眼藏在透明的镜片下,视线从床上的病人转移,缓慢的,保持同样速度和时间,视线接连望向了站在那群医师身后,那些个游戏参与者。
      ‘呜呜!呜!’
      病人平躺在床上,上扬着下巴,暴露出脆弱伸直的咽喉,窝着后脖颈,视线努力的朝后看。直到他看见医师没有看向自己,立即艰难的发出呼声,还努力的挺起膝盖,去顶撞那些大力强压在自己身上的木板。
      ‘安静!’
      ‘嘭!’
      见病人开始挣扎的更加厉害,于是医师收回了视线,右臂扬起后又落下,精准的用锤面重重敲击在病人的额头上。
      他的动作纯熟,像是已经敲打过多次,连神情都没发生任何变化,声音也一如之前那般冷漠的再次重复了言语:“他有罪,是的,他有罪,是的…现在我们要进行驱逐,驱逐那只藏在他脑中的魔鬼。”
      重复的低声喃语,像是在自我暗示。
      ‘啊啊!’
      被木锤用力敲击过的额角立刻开始泛红,可是揉成团的碎布堵住了他的口,病人因疼痛而感到愤怒,停下了荒诞的笑容,又无法用言语发泄愤恨,于是呜咽和哭声愈发躁怒。
      就像是早已知晓病人会有所反应,当木槌落下时,一旁的那些黑袍医师们立即加重了按压的力道。
      其中一人按压的最凶也最粗暴,他冷哼一声,顺着话附和说:“一定是的,格雷夫尔主教,您可真是一位伟大的医师。”
      他一边嘴上说着赞同的话语,同时双手按压的力道还在加重,被镜片遮住的眼里没有一丝人性,难听的嗓子故作歌咏,谄媚的讨好道:“瞧,他也很开心呢,这一定是因为他听见了圣音的缘故,噢…这是多么美妙而神圣的声音。”
      “你说得很对,克鲁夫修士。”
      手持木锤的医师很满意的点点头,随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毫无征兆的忽然转过身,透过那架在鼻梁上的透明镜片,神色由喜悦转为冷漠的去望向那群站在自己身后,以及其余黑袍医师身后的那些玩家们问道:“你们觉得呢?”
      忽如其来的问题带来了片刻的沉默,十余位最初或已多次进入过黑暗游戏世界的玩家们相互对望,不约而同的也随着对方的视线而冷漠了眼神。
      站在医师身后,玩家最前边的是一名女性,腰间处挂着一柄小剑。她侧头看了眼黑色病床上的病人,接着又看了眼黑袍医师手中的木锤,小心翼翼的握紧了不停流汗的掌心,缓慢而又迟疑的点了下头,学着刚才听见的称呼,“是的,格雷夫尔主教,您说得对,我认为他的确有病。”
      黑白色相对的房间冰冷又压抑,让人不由得连声音都放轻做作。
      除去格雷夫尔这群NPC之外,所有玩家都才刚刚进入这场游戏中,他们没有收到任何提示,睁眼便看到这副诡异的场景,也没人知道这场游戏的获胜规则,一切都得靠自我先行摸索。
      游戏里死亡意味着现实生活中的死亡,人人小心且理智,当第一个胆大之人开了口,而且还没有触发惩罚时,后边的人也开始小心的纷纷附和。
      “对的,他有病。”
      “那要不然为什么他会被绑在那张床上。”
      “他病得不轻。”
      “他一定罪劣深重。”
      镜片后的眼睛里褪去了几分冷漠,格雷夫尔上扬起右手的锤,同时握紧左手的锥,抿着两瓣薄薄的唇,透过面具的声音略显沉闷的对众人夸赞:“你们都很棒。”
      接着他侧过头,看向那第一位出声的女性玩家,声音低沉的询问:“尤其是你…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莫琳卡!”
      女性玩家神色略微欣喜的将右手抚上左胸口,“格雷夫尔主教,我的名字叫莫琳卡。”
      “好的,我知道了。”
      格雷夫尔微微颌首,接着转身,挨个看向那群附和声更大的玩家们。
      而至于病人为什么被绑在床上,他犯了什么罪,发了什么病,这点没一个人知晓。更别提也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当每一次有人开口赞同主教所言,躺在那张床上的病人,他的嘴角就会更加的上扬一分,眼里满含泪水。
      “他被魔鬼占据了灵魂,他有罪……看来所有人都这样觉得。”
      当多米尼克接收完新的身体和记忆,忍受着灵魂穿越的痛楚,略显困倦的睁开眼时,那位黑袍医师的视线正好落在了他的身上。
      “你呢?”
      透过镜片的视线依旧冷漠,透过面罩的声音也同样冰冷。
      多米尼克还没反应过来,顺着他的话语,下意识侧过头去看向床上挣扎的病人,漆黑湿润的眼眸里充满了疑惑。因灵魂还未彻底融合显得他很是疲惫,面色苍白的伸手揉了下额头,还是努力的挺直了腰身,优雅的站在破裂的石砖上,面对众人看来的视线,缓慢的出声回答说:“我不知道。”
      常年侍奉神明时的吟唱和祈祷已成习惯,这是印刻在灵魂中的记忆和荣光,令多米尼克每一次的开口都像是神明的赞美诗,天使的咏叹调,让人有一种如同被圣水洗涤灵魂的神圣感。
      接连的赞同声里出现了唯一不同的答案,令床上病人上扬的嘴角停顿,黑袍的主教不说话了,静静的看着多米尼克,几秒后突然一言不发的转过身。
      格雷夫尔还是站在床头的地方,左手持着木锤,右手握着锥。他低头望向床上停止挣扎的病人,藏于面具后的唇齿张合,像是在进行祈祷仪式一样的出声吟唱:“他有罪,他患了病,背叛了神明,被魔鬼占据了灵魂……”
      “是的,他有罪,不敬畏神明,被魔鬼占据了灵魂。”
      围在病床旁边的其余几位黑袍医师们同时垂下眼眸,再次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使出全身力气将木板齐压在病人的身上。
      皮肉被挤压平行,条绳勒的人呼吸急促,身穿白袍的病人用力侧过头,饱含泪水的双眼望

    《穿成人类之后所有人都视我为神》作者:青灯如昼 简介: 你生来高贵,理应万人敬仰。 于你杖尖所指,天堂地狱,皆是荣光。 光明圣子多米尼克,在进行祈祷仪式时突发意外,误入了混乱的时空裂空中。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发觉自己的灵魂已经穿越了时空,成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