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白月光竟然是我 by 一枚纽扣

时间: 2020-06-14 20:43:59 分类: 今日小说

他的白月光竟然是我 by 一枚纽扣

 

当前被收藏数:22798 营养液数:11237 文章积分:271,881,344
  《他的白月光竟然是我》作者:一枚纽扣
  【文案】
  许昱是个选秀出道的小明星。
  因为过于漂亮,经常被网友们拉来剪西皮视频。
  也因为过于漂亮,在各种西皮中,他始终占着受位,是个大总受。
  和公司解约的那天,许昱接到一家品牌公司的面试通知,面试下一季度的广告男主。
  许昱去了,而让他惊讶的是,面试官竟然是那个品牌公司的大总裁,苏原久。
  苏原久,国际顶尖奢侈品品牌公司总裁。
  一个明明不是娱乐圈的人,却在某西皮视频剪辑网站,拥有一大票粉丝。
  而这些粉丝,不知道从哪听说苏原久有个白月光,不要脸地直接把粉丝团取名为白月光。
  在那个网站上,这位苏原久先生,和谁西皮都十分合适。
  每位和苏原久组西皮的,不管你有多攻有多A,有多man,在苏原久面前,自动变受。
  网友称他为大总攻。
  但神奇的是,这位大总攻和那位大总受,在这网站上,竟然毫无交集。
  后来有天,粉丝们发现,这位大总攻开微博了。
  然后网友们又发现,苏原久开通微博第一时间,竟然是关注许昱,而且还只关注了许昱。
  就在大家私下谈论苏原久和许昱是什么关系时,苏原久发微博了。
  “请问谁有兴趣,剪一个我和许昱的西皮视频,我想看。”
  众人:??????
  众人:什么??!!!!!!!!!
  众人:放着我来!!!
  又过了一阵子,苏原久发了第二条微博。
  “听说你们中有些人自称白月光?不好意思,我的白月光回来了。”
  ————
  傲娇美人受x舔狗老干部攻
  【一些】无原型,请勿在评论区提及真人,谢谢大家的理解与配合
  【一些】经常改错字,正式更新在12点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昱,苏原久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才不要先开口
  作品简评:
  许昱再次进入苏原久的生活,已经是八年以后,他不再是从前那个小男孩,苏原久也成为他祝福里的模样,两人在各自的人生中成长。只是许昱不知道,这个他不曾放在心上的大哥哥,如今竟然这样温柔。苏原久把爱磨成糖,把喜欢变成棉花,不急不缓,进退有度,一点一点地把许昱融化,套牢。本文温馨治愈,文风轻松淡雅,不失幽默,对话丰富有趣,场景画面感强。两位主人公个性鲜明,感情由浅的至深,很轻易就能让人代入其中,并享受两人之间互动的爱意,加上丰富的剧情,很值得一看。
 
第1章 
  大半月未下雨的霖城,即使到了夜晚,也闷热的很。
  市中心维尔大厦顶层,一场酒会正在悄悄进行。
  巨大的露天阳台,被一方游泳池,几个娱乐设施和嬉闹的年轻男女占领,灯光微闪,各处藏着的音响放着轻缓的音乐。
  大抵是被天气折磨疯了,夜越深,越多的人们聚集在游泳池边上。
  阳台进去,灯光就明媚了起来,酒杯交错,空气中混杂着淡淡的香气,成功人士们互相寒暄搭着场面话。
  几个人在跳舞,几个人在喝茶,几个人在互道八卦。
  偏离这处的走廊,相比就安静许多。
  或许是酒会才开始没多久,又或许是这边是在是没什么好玩的,明明是一条能看得见霖城美景的绝佳地点,却很少有人经过逗留。
  只有一个人,从酒会开始到现在,一直都坐在走廊边的椅子上。
  他的手搭着桌子撑着下巴,双唇微抿,垂眸看着落地窗外搭霖城夜景,长长的睫毛在头顶灯光的照射下,折射着彩色的光,在下眼处投下模糊的阴影。
  每眨一下眼睛,睫毛上不易察觉的彩色光就跟着上下晃动。
  “许昱,你在听吗?”
  蓝牙耳机里传出声音,许昱随意靠着脸颊的食指,下意识动了动。
  “在听。”许昱小声回答。
  就这么一小会儿,他盯着的那架无人机,已经从左飞到右,再从右飞到左很多次了,对面大楼红色的灯闪了不下100次,环岛路堵车还没有缓解,月亮不圆,星星不亮。
  什么都没意思的很。
  “嗯,”电话那边的女声说:“我好像找到了。”
  许昱:“你说。”
  那边:“等一下,你等等。”
  说是找到,可那边又没有声音了,又变成了鼠标和键盘的敲击声。
  许昱轻轻地叹了一声。
  和他通电话的是他的助理赵晓云,他们正在商量讨论和公司解约的事。
  此刻的许昱21岁,过几天是他生日,他马上就要22岁了。
  19岁的许昱还在上大学,机缘巧合参加了一档选秀节目《你好唱跳》,糊里糊涂地和一个娱乐公司签了十年。
  要说欺骗倒不全是,但也好不到哪里去,怪只能怪许昱当时想太少,太容易相信别人,以及他运气不好。
  不止是他运气不好,和他同期的那些小伙伴,运气都不好。
  本来一切都是可观的,那档选秀节目播出后没多久反响很不错,也吸引了不少观众和粉丝。
  他的公司就是在那个时候,趁这个机会找了当时排在前三十位的几位男生,一个一个劝说,一个一个拉拢,给憧憬和未来,最后签下了十位。
  许昱就是这十个中的一个。
  一开始还挺好的,因为公司包装和节目剪辑的关系,被签下的这几个,人气一路飙升。
  但在播出第五期前,节目却被爆出了内幕和黑料。
  一直稳居前五的一个男生,被网友爆出了和制作方的床照,还有两人一些上不了台面的不平等条约,其中包括节目投票环节的黑幕和黑操作。
  真情实感追星的粉丝们一夜之间崩溃,开始在微博上骂节目组。
  节目评分瞬间跌入谷底,所有排名在前的,也被网友一锅端了,并找了许多并非事实的证据,气势汹汹地把前几名全否定了。
  第五期播出时,弹幕本该有的支持全都变成了谩骂。
  节目人气骤降,可已经投了许多钱,也提前录制了许多场,只能硬着头皮做下去。
  做一期,被骂一期,直到结束。
  粗粗算来,这件事已经过去三年了,许多细节已经被忘却,也不可考究,但每次许昱想起来,都不免叹息,并后悔当初签下那个字。 [由WwW.susuxSw.CoM整理]
  他当时被对方所给的承诺迷了眼,天真的以为公司真的会给他介绍许多他喜欢的音乐人,也真的会带他好好做音乐。
  说倒霉,确实是倒霉,但许昱却是倒霉中最幸运的一个。
  大概在节目中表现得太与世无争,话也很少,许昱是被攻击的最少的一个,也是节目结束后回温最快的一个。
  想要的东西没有被写在合同里,公司就有不履行的借口。
  几个当初被签下的男生,被公司丢在了角落里,需要的时候拿出来遛一遛,不需要的时候,不闻不问。
  被溜的最多的就是许昱了。
  这三年,许昱因为合约,参加了好多没名气没营养的综艺节目,还炒了他并不想炒的西皮。
  大概是他不主动配合,也不会经营自己,公司现在也渐渐的有放弃他的意思。
  最近一次他的新闻,也就是上一周,公司找人发的,说他在周介家夜不归宿,紧接着周介就给他打了电话,开始说一些暧昧的话。
  许昱当时就忍不住了,在床上想了没多久,就给云姐打了电话,说要和公司解约。
  周介就是他公司给他安排的西皮,去年公司刚签的。
  大概是想要拉周介一把,把他分配给了许昱。
  许昱觉得自己已经够糊了,没想到周介更是扶不起。
  他那天根本没有在周介家,那是去年的照片,去周介家的也不止许昱一个。
  19岁签的公司,到现在可以说是一事无成,想要的没有得到,不想要的挥手一堆。
  “还没找到吗?”许昱问云姐。
  “找到了,”云姐应他:“不过我得先打个电话给妙妙确认一下,你等我几分钟,我过一会儿再打给你。”
  许昱嗯了一声。
  耳机里传来了嘟嘟声,没两秒就再也没有声音了。
  许昱拿起手边放着的果酒,稍稍喝一口。
  仰头的瞬间,他在余光里看到了奇怪的画面,转头过去,果然看见不太远的走廊尽头,三个女孩子扎堆在一起怪叫着,其中一个女生拿着手机正拍他。
  被发现了,拍照的女孩立马收起了手机,三个人抱成一团假装看其他地方。
  许昱把视线收了回来,再喝一口酒。
  云姐没让他等多久,不过两分钟,电话就又打了过来。
  许昱接起来。
  “大概了解了,”云姐说:“内容有点多,我都整理好了,就是有个问题啊。”云姐那边说着突然顿住。
  许昱问:“怎么了?你说。”
  云姐:“你真的要解约吗?就算合同有问题,还是要赔不少违约金呢。”
  许昱坚定:“解约。”
  云姐:“好。”
  许昱让云姐查的东西不少,这种关键的时候,云姐语气放慢,一点一点地告诉许昱。
  许昱抓着杯子一句一句听,需要回应的时候应一声嗯。
  听得越多,心情越糟糕。
  许昱再一次下意识拿起杯子,发现桌上的果酒已经被他喝完了。
  在再去拿一杯果酒和离开这个地方之间,他选择了后者。
  许昱压着桌子站了起来,就在这时,他的余光又发现了不一样的画面。
  还是刚才那三个女孩的地方,不过并不是她们。
  走廊那边,走过来几个男人,为首的男人黑色薄风衣,手放在口袋里,他微微低着脑袋,正听着身边穿着西装的人说话。
  只这么瞧一眼,就能明白这几个人的身份差别。
  显而易见,大家对前头男人及其恭敬。
  听云姐分析的这几秒,这几个男人已经走到了身边,只要许昱迈腿就会并肩离开,所以他稍退半步,重新坐回椅子上,给来人让了个路。
  “苏总,我已经发给您了,您有空的话可以看一下。”
  西装男终于把话说完了,前头走的男人也把头抬了起来,就在这时,这个男人不经意地把目光投向了许昱。
  突然四目相对,许昱很不自然地眨了一下眼睛,很快把头偏开。
  许昱以为这些人很快就会离开,他也很快就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但没想到,这个男人在他面前停下了脚步。
  明显是因为许昱停下的,两个几乎是面对面,距离不超过两米。
  许昱把头低下些,并小声说:“云姐,你等等。”
  “先生,”男人又朝许昱走了一步,开口说话:“你好。”
  许昱颔首:“你好。”
  面前的人突然蹲了下来,在被他大衣遮挡住的视线盲区里,捡了个东西。
  “这是你的吗?”他站起来问许昱。
  许昱低头看他的手心,上面躺着一个东西。
  很陌生,许昱猜测它是个袖扣。
  许昱摇头:“不是我的。”
  面前的人点点头就把手收了起来,没有再继续追袖扣的出处。
  也没有立刻离开的意思。
  他看着许昱,语气客气礼貌:“打扰了,冒昧问一下,先生贵姓?”
  许昱手肘撑着桌子,对着眼前这位先生,露出了看起来很礼貌的微笑。
  许昱:“不好意思,无可奉告。”
 
第2章 
  许昱让路给他们的想法已经不切实际,他刚拒绝了对方,现在不走,就略有尴尬。
  于是这么的,许昱就站了起来,一点眼神也不留地就离开。
  只是这个走廊实在是过于长,也过于直,好长一段时间,许昱想到身后可能有一群人正盯着他看,就很不自在。
  再拐一个弯就是电梯门,许昱离开走廊的瞬间,轻轻地吐一口气。
  “云姐,”许昱说:“继续吧。”
  云姐倒是不急,先问:“怎么了?刚刚发生什么事了?”
  许昱按下电梯的下楼键:“没什么,有人搭讪。”
  云姐长长地哦了一声,好像有点疑惑:“我怎么没听出来什么啊,是怎么搭讪的?”
  许昱撇了一下嘴,看着快要到楼层的电梯,说:“捡了个什么东西,来问我名字,”他说完切了一声:“拙劣。”
  电梯“叮”的一声到了楼层。
  许昱走进去,转身关电梯时,他听到走廊那边传来了声音,接着,刚才那几个人出现在了视线里,朝电梯这边走了过来。
  许昱不动声色地朝数字键那边挪了一步,没什么表情地看着前方,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飞快地按关门键。
  欻欻欻欻。

【他的白月光竟然是我 by 一枚纽扣】(本页完)

  • 更多他的白月光竟然是我 by 一枚纽扣推荐免费小说
  • 门后高能[无限] by 起个名那么难日期:06-14

    《门后高能[无限]》作者:起个名那么难 文案: 受:打开这扇门你要死。 攻,不为所动,打开了门。 上来就是一个开门杀,守门的怪,死了。 这个世界由无数的门组成,真门背后是生存时间,而假门背后是可怕的鬼怪。 简艽拥有能够看见真门的天赋,别人瑟瑟发抖...

  • 穿成人类之后所有人都视我为神 by 青灯如昼日期:06-14

    《穿成人类之后所有人都视我为神》作者:青灯如昼 简介: 你生来高贵,理应万人敬仰。 于你杖尖所指,天堂地狱,皆是荣光。 光明圣子多米尼克,在进行祈祷仪式时突发意外,误入了混乱的时空裂空中。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发觉自己的灵魂已经穿越了时空,成为...

  • 穿书后被暴君标记了 by 池翎日期:06-14

    当前被收藏数:42481 营养液数:12688 文章积分:829,935,424 《穿书后被暴君标记了》作者:池翎 文案: 叶舒穿进刚看完的权谋文,成了被暴君男主扳倒的第一个炮灰权臣,被千刀万剐,挫骨扬灰那种。 叶舒果断收拾东西跑路,路上还顺手找个人解决了自己被下的...

  • 滚出豪门后我成了团宠 by 约红日期:06-14

    书名:滚出豪门后我成了团宠 作者:约红 文案:十八线演员舒淼是个富二代,稀里糊涂昏迷了两年,醒来发现自己断片儿了。 回到家里他才想起来,自己原来是个鸠占鹊巢的假豪门少爷。为数不多的粉丝知道他是假富二代后,纷纷脱粉回踩,广大黑粉更是义愤填膺地骂...

  • 在A、O之间被迫营业 by 苦艾加冰日期:06-14

    《在A、O之间被迫营业》作者:苦艾加冰 文案 受视角文案: 孟溪楼自认全院第一Alpha,却偏偏每样都比死对头吴言差一点。 一山不容二A。 孟溪楼每每咬牙,想着自己必须赢吴言一次。 意外穿书又回来之后,孟溪楼发现自己的体质变了,但这不妨碍他继续挑衅吴言...

  • 《他的白月光竟然是我 by 一枚纽扣》上一篇
  • 门后高能[无限] by 起个名那么难--预览门后高能[无限] by 起个名那么难-

       《门后高能[无限]》作者:起个名那么难

      文案:
      受:打开这扇门你要死。
      攻,不为所动,打开了门。
      上来就是一个开门杀,守门的怪,死了。
      这个世界由无数的门组成,真门背后是生存时间,而假门背后是可怕的鬼怪。
      简艽拥有能够看见真门的天赋,别人瑟瑟发抖碰运气的时候,简艽随手一推,全是真的。
      然而真门开多了总有翻车的,被门后越狱的怪追的走投无路的简艽,狗急跳墙绑了个战斗力贼强的大佬。
      简艽是条能推真门绝不推假门的咸鱼,而大佬……是个走过路过,假门绝不错过的任务狂。
      “住手,别动那扇门!”
      “兄弟,求你!别伸手。”
      “有话好说,放开那扇门好不好?”
      大佬攻:不好。
      高冷强悍大佬攻x怂兮兮话痨受
      攻是真的行动力超强,强悍能打脸还帅;受表面话痨,骨子里是个狠人,尖叫攻击技能点满,输出全靠吼。
      内容标签: 无限流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简艽(jiao)冷陌 ┃ 配角:《攻略那个地下城城主》《穿成骨头架子后成了王》 ┃ 其它:无限流开门杀
      一句话简介:住手,开门杀警告!
     
    第1章 
      广袤的黑夜中,没有一颗星子。一轮暗淡的残月挂在天边,还被云层挡去些许。
      城市似乎陷入了沉眠,高楼民居没有一丝灯光,在朦胧的月光下显出几分破败。市中心的小公园里,亮起的路灯并不能使人感到安心,在完全黑暗的城市里,仅有的灯光反而显得有些诡异。
      滴答,滴答。
      血顺着指尖滴落,在紊乱剧烈的喘息声中,简艽闻到了一股铁锈般的腥气。他知道自己的左边肩膀不太好,它已经彻底抬不起来了。
      跑进公园前,简艽透过路边转角的交通广角镜看了一眼——
      广角镜里的青年消瘦苍白,黑色发丝结在一起,贴着额头,汗珠顺着发丝流下,划过脸颊滴落在看不清颜色的t恤前襟上,左边肩膀拉耸着,血水浸透了衣物,顺着左臂滑落。
      “呲、呲、呲。”
      原本就不怎么明亮的路灯开始明灭跳动,简艽心脏也跟着紧缩了一下。
      它马上就要追过来了!
      简艽在公园里穿梭,他尽量捡着没有路灯的地方跑,但效果并不好。不论他跑到哪里,距离他最近的路灯总会立刻亮起。这是新世界规则给予逃脱者的惩罚,它指引着越狱者前来捕猎。
      简艽的步伐越来越承重,但他不敢停。闪烁的路灯告诉他,越狱者越来越近了,不知道是心理原因还是什么,整个左臂开始感觉到疼痛。但上一管止疼剂的药效应该还没到,简艽低声骂了一句。
      他在公园里绕了两圈,碰见一个女孩子从一扇凭空出现的“门”里跌落,对方同样身形狼狈,她看了一眼简艽,沉默的从地上爬起来,匆匆离去。也许是因为“门”的出现,越狱者的判定受到干扰,路灯完全熄灭了。简艽感觉自己左半边身体都痛了起来,他猫进一个草丛,摸了一下口袋,摸出最后一管止疼剂。
      草丛发出刷刷的响声,简艽猛地转头,一只花狸猫窜了出去,他稍稍松了口气。完好的右手将止疼剂举到嘴边,简艽用牙齿艰难地咬开止疼剂塞子。他仰头灌下最后一管止疼剂,眼角余光恍惚间瞥到离他十几米外的香樟树后,一个拖着沉重斧头、全身铠甲的家伙站在那里。
      简艽瞪大了眼睛,差点呛到自己,他扔掉止疼剂,撒腿就跑。
      他一跑,那个拖着沉重斧头的家伙也行动起来。
      铠甲在奔跑中发出沉闷的响声,斧头拖行在地面,拖出一条蜿蜒的痕迹。
      简艽冲出小公园,冲到马路上,他知道自己跑不掉了,他得找一扇“门”去推开,而且必须是一扇“假门”。
      这个世界在两百多年前发生过一次巨大的灾难,黑夜升起,然后再也没有落下。温度急剧降低,短短三天内,死去了数千万的人。第四天,太阳重新升起,但世界彻底变了。
      新世界里到处充满了“门”,人们发现自己手上被套上了一只表,上面的72个小时正在倒数。
      起先没有人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人们蜂拥研究着“门”,研究着“表”。他们发现,“门”可以被推开,但是推门的那些人在“门”打开的一瞬间都消失了。这一结果让研究“门”的人迟疑了,没有人知道“门”的另一边是什么。
      没完没了的讨论和回忆在世界各地召开,当所有人的表上时间数小于12小时的时候,他们再也不用开会争吵了,因为所有人,都被身边最近的一扇“门”拉了进去。
      新世界的第一代成员,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用鲜血和生命获知了最初的宝贵情报。
      人类的生命被“控制”了。
      控制者,正是所有人手上突然产生的“表”。上面的倒计时,就是人的生命时长,而“门”的存在,则可以让人类从中获取生存时间。
      幸运儿们推开了没有任何危险的“真门”,而不幸的人们则推开了危险重重的“假门”,两种门都可以获得时间,只是后者需要完成一些任务。
      从新世界伊始,人类挣扎求生的同时,不断完善着关于“门”,关于“表”,关于整个新世界的情报。
      新的名词和不同于旧世界的世界观建立起了新的体系。
      至今为止,这一体系已趋于成熟。
      灵表,一个具象化的能量体道具,作为每个人都携带的道具,不仅记录生存时间同时也与“门”的联系最密切。当一个人类个体想要看见“门”的想法产生,灵表和存在于更高维度中的“门”产生呼应,让“门”显示在该人类面前。
      简艽的灵表上,5391小时57分钟的生存时间绝对让大多数人眼热,这都归功于他预知系的天赋。两百多年后的新世界,从“门”中激发的能力不再被当做偶然的异能,而是划分成五个大类,数百种序列,这种精细的划分有助于序列拥有者能更好运用自己的天赋能力。
      “门”本身在推开前,一切都是未知的,但简艽通过天赋序列可以判断出它的“真假”和难度,这就是为什么他的生存时间那么多的原因。
      如无必要,他只推“真门”。
      那必要是什么?
      必要就是,如果连续三次推开了“真门”,达到开门阈值,就会引来门后的怪物,即越狱者的追杀。这时候,只有推开一扇“假门”才能成功逃脱。因为越狱者是杀不死的,曾经有头铁的老兄拿着道具硬杠越狱者,结果被剁成了果酱,惨烈到哪怕过了一百五十年,还被人们口口相传。
      简艽一点儿也不想体验那种感觉,只是他这一次真的特别倒霉,看见的所有“门”里,竟然连一扇低危等级的都没有。
      所有“假门”分为6个等级。低危级、中危级、高危级、特难级、噩梦级以及无解级。前两个等级的门是简艽的主要目标,不太容易发生死亡,简艽自认自己是除了有双还算好用的眼睛,其他一无是处,从来不托大进入高级别门。
      活着多不容易,为什么要想不开?
      背后越狱者盔甲的声音越来越像,简艽甚至不敢回头看,他怕一回头,迎面而来的就是一柄血迹斑斑的斧头。
      在跑进小公园前,简艽看到了几扇中危级的“门”,当时还想着再往前看看有没有低危级“门”,现在却只剩下后悔。他真的,非常、非常后悔自己刚才没有直接推开中危级“门”。
      简艽目所能及的视野内,总共16扇“门”,其中3扇“特难”,一扇“噩梦”,其余都是“高危”。
      这特么一扇都不想推开,简艽喘了口气,迈开腿在十字路口拐了个弯,向着右边跑去。
      信号灯突然亮起,鲜亮的红色让简艽眼皮狂跳。
      他跑了两步,侧面小巷里一柄斧头带着破空声猛地砍下,简艽背后汗毛倒立,肾上腺激素激增,他整个一侧身扑出去,堪堪避过那柄要命的斧头。
      受伤的肩膀在地上重重蹭了一下,好不容易慢慢止住了血的伤口又崩裂了。万幸止疼剂药效还在,他并不感觉疼痛。
      盔甲、斧头,又一个越狱者。
      简艽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爬起来,几乎是慌不择路地窜进与第二个越狱者方向相反的巷子里。
      同时被两个越狱者追,在逃脱者里,简艽也算是出了次名了。不过这种出名,换了谁都不想要。
      这条巷子是两栋高楼的中间地带,不算狭窄,足够两个人并排通过,只不过现在巷子两侧堆了一些自行车和助动车,挡去了部分行走的空间。
      简艽边跑,边将车辆往身后推到。不过对于两个大吨位的越狱者来说,这点重量的车辆约等于没有。
      逃跑的猎物和追击者的距离越来越近,简艽冲出小巷的那一刻,越狱者的斧头几乎劈砍到他的后背。
      小巷后面是一个停车场,令简艽失望的是,他并没有看到他想要的低危“门”和中危“门”,然而他已经没有其他选择。
      简艽朝着距离他最近的一扇高危“门”跑去,就在他即将推“门”的一刹那,铁丝网发出一阵“沙沙”声。简艽的眼角余光瞥到停车场围栏那边跳过来一个黑衣青年。
      “是你!”简艽发出了一声惊喜的叫喊。
      那人转头看了他一眼,脸上冷峻的表情却没什么变化,好像只是碰到了个同样半夜开门的陌生人。
      简艽却很高兴,他在上上个“门”里看到过这人。
      实力非常强,应该是前排的战斗序列拥有者。
      简艽见他要去推停车场里唯一一扇特难级的“门”,赶紧叫道:“兄弟,这里,别推那个。我们一起进这一扇。”
      黑衣青年没有理会他,两个越狱者已经追了过来。
      简艽一咬牙,从贴身口袋

    《门后高能[无限]》作者:起个名那么难 文案: 受:打开这扇门你要死。 攻,不为所动,打开了门。 上来就是一个开门杀,守门的怪,死了。 这个世界由无数的门组成,真门背后是生存时间,而假门背后是可怕的鬼怪。 简艽拥有能够看见真门的天赋,别人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