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末世养丧尸王(GL) by 半碗多糖

时间: 2020-06-14 20:44:42 分类: 今日小说

在末世养丧尸王(GL) by 半碗多糖

   《在末世养丧尸王》作者:半碗多糖

  文案
  末世来临第八年,第七次被队友抛下,林柚捡到了一只丧尸王。
  安静,无害,长得不丑。
  林柚决定养她。
  温馨治愈小甜饼,关于如何在末世撸猫种地养老婆的日常。
  内容标签: 种田文 异能 末世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柚,萧萧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在末世撸猫种地养老婆
 
第1章 
  夕阳下的小镇荒无人烟,破败的建筑沐浴在余晖里。
  路上横着倒下的路灯,林柚停下脚步:“杜大哥,你不用再送了。”
  杜岩跟在她后面。他是强化系异能者,体格健壮,比林柚高两个半头,面对她却微微弓着背,像是矮了一截。
  高大的中年男人面露苦涩:“柚子,实在对不住……”
  林柚说:“不用这样,我理解。”
  她套着一件黑色长袖运动外套,左肩稍稍鼓起,从领口可见白色的绷带。这是之前和变异动物缠斗时负的伤,导致现在她只能用右肩背登山包和帐篷。
  在那场遭遇战里,受伤的除了她还有杜岩五岁的女儿杜安安。
  小孩不比大人,很快感染发起烧来。他们手上的医疗资源不多,距离目的地——仅剩的南方基地至少还要走三天。但留下林柚,配合杜岩老婆的风系异能,两个大人抱着孩子不吃不喝一天就能赶到。
  队友和家人,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不是这么说的,我……我对不起你,更对不起你姐姐。”杜岩看起来更难堪了,“等在基地见面……”
  他喉咙动了动,没有说下去,大概是觉得这个未来希望渺茫。没有攻击性异能、又受了伤的独身女人,在危机四伏的末世里能活多久呢?
  林柚反而笑了笑:“好,一路顺风,再会。”
  她没有说自己其实不打算去南方基地。
  林柚没有杜岩那么乐观。他们从别人那听说南方基地的消息已经是半年前,而那之后,一路上再没见过其他活人。
  这个仅剩的基地真的还存在吗?
  林柚伸进口袋,握住贴身携带的木质口琴,指尖轻轻摩挲木头表面上凹陷的刻字。
  偏僻小镇里植物肆意生长,远远能看到中心区域高耸的树木,枝干挤开混凝土建筑,树荫像是撑开的雨伞,投下大片阴影。
  林柚挑了相反的、植物稀少的方向走。
  变异植物不像丧尸和变异动物那样追逐血的味道,但也具有一定的攻击性,不是能掉以轻心的存在。
  天黑之前,林柚在路边找了座还算完好的平房,整理出客厅架锅。晚饭是路边抓的变异老鼠煮野菜汤,调味料只有盐。
  窗外的光渐渐下沉,火堆静静燃烧着,偶而有火星噼啪爆开,锅里泛起食物煮熟的味道。林柚坐在整理好的铺盖上,往墙上一靠。
  又只剩她一个人了。
  肩膀上的伤隐隐作痛,为了转移注意力,林柚从口袋里摸出口琴吹了一段捉泥鳅。她的口琴是末世后自己瞎学的,用来打发时间,到现在也只会吹几首儿歌。
  清脆的音符在屋里回荡,往常这个时候,杜安安应该趴在她腿上眨巴眼睛犯困。林柚想到小姑娘天真稚嫩的脸,不由微微一笑,随后又轻轻叹气。
  没了乐声,夜里尤其显得寂静,细微的动静也明显起来。
  笃笃笃。门被敲响。
  林柚愣了一下,微微屏住呼吸。她以为自己听错了,但隔了一段时间,外面的人敲了第二次,在门上轻叩三声,标准又礼貌。
  变异生物是不会敲门的,只会粗暴地破门或者墙而入。
  这地方除了她居然还有别的活人?
  林柚腾地站起来,迅速检查过身上的武器,走到门边握住把手,警惕地拉开一条门缝。
  外面确实站着一个人。
  看身形是个女人,个子挺高,因此更显得瘦削。穿着很奇怪,衬衣和运动裤外面罩白大褂,戴着一双皮质手套,头上一顶登山帽,再用口罩挡住下半张脸,全身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
  林柚抬头,借着外面的月光,看见她剔透的冰蓝色眼瞳。
  两人互相打量片刻,奇怪女人伸出手摊开,手心里有一张撕下来的纸条。它在夜风里晃了晃,被吹走之前,林柚接了过来。
  ——你好。
  上面只写了两个字和一个标点符号,字迹隽秀。
  屋里的汤锅因为煮开了,咕噜咕噜地响了起来。女人在林柚接过纸条后,视线就越过她投向里面,雪白的眼睫微动,流露出些微渴望。
  “……你好。”
  犹豫只有片刻,林柚选择打开门:“我煮了晚饭,要进来一起吃吗?”
  女人移回目光盯了她一会,像是在判断她的可信度。
  那双眼睛有着冰川一样冷淡的颜色,看向别人的目光却像冬日夜色下的湖水,柔和而纯净。即使是审视,林柚也完全没有被冒犯的感觉。
  半晌,她轻轻点头。
  林柚请她进来,只是关门的功夫,回过头时女人已经盘腿坐在火堆旁,一瞬不瞬地望着锅盖边沿溢出的蒸汽。从她肩头垂下来的发丝也是雪一样的白色,在火光照耀下,如同精美的绸缎一样泛着光泽。
  异能者会因为异能逐渐提升而在外表上产生变化,像是林柚的眼睛,就是浅浅的湖蓝色。林柚猜这个女人的异能应该和冰或者水有关。
  她坐回原本的位置,两人正好面对面:“我叫林柚,柚子的柚。怎么称呼?”
  女人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卡片。
  名片?林柚接过来一看,SW大学就餐卡,背面写着名字,但沾上了暗色的污迹,只能看清后面两个字:“萧萧……?”
  女人微微弯了弯眼睛。
  林柚的心情有点复杂。她对SW大学并不陌生,末世来临之前她也是大学在读,两个人的学校只隔了一条街,说不定就曾经在街上擦肩而过。
  不过相比她读的普通一本,SW是货真价实的重点大学了,考上就能在街坊邻居里成为传说的那种。
  林柚和曾经的学霸分享了自己的塑料小碗和筷子。只是加了点盐的野菜肉汤,林柚已经吃腻了,但萧萧郑重地捧着碗,似乎很感概地叹出一口气。
  至于吗?林柚忍不住多给她盛了一勺肉:“不用客气,不够还有。”原本是想剩一部分明天热一下当早饭的,现在两个人吃倒正好。
  萧萧点头,看了她一眼,背过身去摘下口罩吃饭。 [由WWw.susuXsw.COm整理]
  她吃东西没什么动静,吃完拿出手帕擦了擦嘴,带回口罩。把碗还给林柚后,她从白大褂里掏出厚实的笔记本和笔,写下三个字:
  谢谢你。
  “不客气。”林柚也差不多吃完了,“有水吗?”
  萧萧摇摇头。
  林柚:“那把碗放着,我明天再洗吧。”
  猜错了,居然不是水系异能者。林柚由衷觉得末世里最好用的就是水火异能,其它异能也不错,总之都比她的鸡肋异能要好。
  萧萧又拿起笔,这次写了两个字后停顿了一下,继续往下写。
  她把笔记本摊开举起来:我洗。
  林柚先看见开头两个字,没等她虚假地客气一番,就扫到了下面一行。
  ——可以让我留下来吗?
  “……不可以。”
  林柚无情地拒绝了她,并把她推了出去。
  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细细的雨丝,萧萧拿着笔记本站在门口,垂着眼睛看她,眼神无辜得像是街边箱子里的小猫小狗。
  但冷酷的林柚完全不为所动,果断关上了门。
  在末世里活了八年,林柚有种普遍的神经质般的警戒心。她可以邀请不认识的人一起吃饭,但晚上共处一室,只会不安地睁眼到天明。
  事实上,她一个人也没睡好。知道有个陌生人在附近,她无论如何也放不下戒心,睡眠很浅,天不亮就醒了。
  萧萧当然不在门外了。
  林柚今天的计划是探索周边环境,找到适合久住的地方。最好离水源近一点,有个院子给她开两块菜地……哦,还有离那棵树远一点。
  她踩着湿漉漉的地面,望向远处高大的树木,或许是因为昨夜下的那场春雨,绿色树荫上结出一片白色的小小花苞。
  后面有轻轻的、迟疑的脚步声接近了。
  林柚回头,萧萧站在后面几米远的地方。到了白天,她把帽子拉得更低了,完全看不见任何裸露在外面的地方,只能感受到帽檐下隐约的视线。
  “早上好。”林柚想了想,向她打招呼。
  萧萧用纸笔写下大大的三个字,举起来给她看:早上好。
  两个人面对面站了一会。
  “有事吗?”林柚问。
  总不能一直在这傻站着,可萧萧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只好由她发问。
  萧萧举着的本子翻回前一页,那是她昨天写的。
  ——可以让我留下来吗?
  “……”
  你是被喂过食物就粘着人不放的小狗吗?
  林柚想了想对她说:“我会在这里住下。如果你是想一起吃饭,以后可以来串门。”
  萧萧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
  只是林柚一走动,身后也跟着响起脚步声。她几次回望,都能看见高挑的身影不远不近地缀在几步开外的地方。
  ……这是在干什么。光明正大的尾随?
  林柚拐过街角,听到后面的人急急跟上,再渐渐放慢,保持着一段距离,踩着地面的声音和她的步伐重合。她有点无奈,正想着怎么说服她不要跟了,就瞧见前面路上倒着一具熟悉的人形生物尸体。
  深蓝色的皮肤,灰烬般的白发,落在地面上的手像爪子一样弯曲,指尖锋锐如刀,仰着的脸上尖尖的牙齿从上唇突出延伸到下巴,额头嵌着一枚白色棱形晶体。
  这是一只死去的丧尸。
  作者有话要说:
  萧萧其实没有很高,167左右吧。
  柚子需要抬头看人是因为她自己太矮了。
  -
  贴一下下本武侠文的预收文案~
  西方魔教之主重伤垂危,教中为了下一任教主人选明争暗斗,兵戎相见。
  暗潮汹涌,波及东洲八大派,由天下第一刀死于藏锋山庄为开端,江湖风波乍起。
  唐竹是那个倒霉的天下第一。
  右手残废、经脉俱断,侥幸坠崖未死,被一位游方大夫救起。
  大夫身着青色僧衣,容颜姝丽,眉目冷清,见她醒来的第一句话是:
  “知道你欠我多少诊金吗?”
  大概是个(努力)正经的武侠文。
  潇洒不羁女刀客和毒舌傲娇俏医仙,互攻1V1HE。
 
第2章 
  林柚没想过自己还能见到一具新鲜的丧尸尸体。
  这种末世刚开始时仿佛挤满了世界的生物,到现在完全可以说已经灭绝——因为它们的食谱只有人类,而现在连活人都没几个了。
  她忍住腐败的气味走近细看,尸体干瘦又没什么伤口,应该是饿死的。
  普通丧尸大致分为四个等级,再之上就是丧尸王。最低级的丧尸行动迟缓,没有自我意识,只是嗅觉和听觉灵敏,皮糙肉厚难以杀死。它们额头上的晶体通常是灰蒙蒙的、且含有很多絮状杂质。
  按等级越高,晶体就越清澈越亮的规律,地上这只最少也能算三级。
  林柚稍觉庆幸,如果早几天遇到它,恐怕是一场恶斗。
  现在么,她用手挖下那枚晶体,拿出随身携带的军用水壶冲洗了一下。整个过程中,她感到后方的视线一直盯着她的手。
  林柚忍不住回过头:“你想要?”
  丧尸和变异生物体内携带的晶体可以辅助提升异能,等级高的效果也更好。这毕竟只是路边捡的,考虑到以后可能会是邻居,林柚不介意让出去。
  但萧萧摇摇头,甚至避之不及般往后退了一步。
  既然这样,林柚就收好东西继续走了。这一次,萧萧居然没有跟上来。
  她跟着的时候,林柚觉得麻烦;不跟的时候,林柚觉得更麻烦了。这个女人的举动莫名其妙的,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让人没法不去在意。
  林柚想着萧萧的事又走过一条街区,即将拐弯的时候,她停住脚步,若有所觉地往周围环视了一圈。
  四周过于安静了。原来即使安静,也只是没有人气的荒凉,偶尔还能听到鸟兽的动静,现下却寂静地像是踏入了另一个领域。
  风中传来细微的不协调感。
  背脊掠过一阵寒意,林柚当即扔开行李,就地一滚!源于无数次生死之间培养出来的战斗直觉,在脑子转过来前,身体已经预先行动起来。
  劲风裹挟着浓重的腥气刮过,在她离开的后一秒,原本所在的位置上猛然炸开一团红色烈焰!
  燃烧的火焰翻涌着热浪,林柚头皮发麻地回头,和豹子一般大的猫形巨兽从火中跃出,身形矫健,动作灵巧,扬起的长尾巴上尤带着火星。
  是只有异能的变异生物。
  它披着金棕和黑混合的华丽皮毛,前半身微微压低,尖利的爪子扣着地面,金色的猫瞳紧迫地盯着目标,瞳孔收缩成细细的一条线。

【在末世养丧尸王(GL) by 半碗多糖】(本页完)

  • 更多在末世养丧尸王(GL) by 半碗多糖推荐免费小说
  • 穿成暴君后怀了丞相的崽 by 七月青果日期:06-14

    《穿成暴君后怀了丞相的崽》作者:七月青果 文案: 街头小霸王魏殊然穿到书中成了皇帝,他心中狂喜,当皇帝什么的最好了。 系统207:友情提示,你是炮灰暴君,随时会被谋朝篡位哦 魏殊然一个趔趔从龙椅摔下来,暴君?我江城小霸王的皇位有那么容易夺的吗?魏...

  • 别吸我,我不甜{穿书} by 今州日期:06-14

    《别吸我,我不甜{穿书}》作者:今州 本文: 温浓追了一年的小说,爱男二爱得深沉,结果临近大结局,无良作者把男二写死了。 温浓:还我儿子啊!! 下一秒,痛哭流涕的温老父亲粉浓就穿进了该小说里。 他爱得深沉的路儿子刀正抱着他,吸溜着他的脖子。 为了...

  • 穿成豪门总裁的炮灰男妻 by 蜂蜜麦片日期:06-14

    《穿成豪门总裁的炮灰男妻》作者:蜂蜜麦片 文案 许温安穿成了豪门霸总文里的一个炮灰。 这个炮灰作天作地,最后死了 不想重蹈覆辙的许温安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想养崽崽。 许温安:吸崽使我快乐! 豪门男主变成了大傻子?! 许温安:不管不管,安心养崽。...

  • 校草撩且甜[穿书] by 林盎司日期:06-14

    当前被收藏数:17308 营养液数:4868 文章积分:239,578,880 书名:校草撩且甜[穿书] 作者:林盎司 文案: [十个读者九个笑,还有一个笑到头掉,沙雕甜爽,看就完事] 叶青阳穿成了被极品亲戚虐待、天天给男主使绊子,最终惨死街头的炮灰男配。作为曾经的校园...

  • 全职打脸,兼职花瓶 by 复九日期:06-14

    书名:全职打脸,兼职花瓶 作者:复九 文案: 沈安是个十八线小明星 唱歌歌不火,演戏被人嘲 唯一拿得出手的只有那张脸 被笑称为娱乐圈花瓶第一人 有人说他金主是方圆集团总裁 有人说他臭不要脸巴结影帝范轻舟 有人说他文盲,连初中都没读完 结果不久之后 方...

  • 《在末世养丧尸王(GL) by 半碗多糖》上一篇
  • 穿成暴君后怀了丞相的崽 by 七月青果--预览穿成暴君后怀了丞相的崽 by 七月青果-

       《穿成暴君后怀了丞相的崽》作者:七月青果

      文案:
      街头小霸王魏殊然穿到书中成了皇帝,他心中狂喜,当皇帝什么的最好了。
      系统207:友情提示,你是炮灰暴君,随时会被谋朝篡位哦
      魏殊然一个趔趔从龙椅摔下来,“暴君?我江城小霸王的皇位有那么容易夺的吗?”魏殊然想说,他要雄起,他要成为一代明君。
      前世家里穷没上过学的魏殊然,面对一个皇帝的政务,他表示让我死吧,我不要当皇帝了。
      系统207:友情提示,权臣江丞相什么都会。
      魏殊然决定抱紧江丞相的大腿。
      可他肚子为什么一天天鼓起来?他一个24K纯弯男竟然怀了崽,谁得?
      江丞相:“微臣的。”
      简而言之,这是一个小混混当了暴君努力洗白的故事。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系统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魏殊然,江言 ┃ 配角:接档文《穿成反派大佬的情敌(穿书)》 ┃ 其它:系统,穿书,暴君,基建,生子
      一句话简介:小霸王在异世作天作地的故事
     
    第1章 被雷劈
      大魏,元启初年,春。
      春日雷雨最多,可今夜的雷雨却是惊动了整个洛阳城。
      漆黑的夜幕中电闪雷鸣,一道闪电毫无征兆的劈下来,直接把宜春宫的偏殿给劈掉一边屋顶不说,整个正殿连着偏殿内死了一片太监宫女,唯独皇帝魏殊然活着。
      此事实在是太过诡异,总管太监桑齐不敢大意,立马封锁消息,去请了留宿宫里的江丞相。
      这可是大凶之兆,如果传扬出去,本就名声不怎么好的魏殊然怕是又添凶名。
      “快快,把人都给我拖出去,赶紧把大殿清理干净。”总管太监桑齐,万分惊恐的吩咐手下的小太监道。
      来自现代的街头小霸王魏殊然,被雷劈来大魏国,一睁眼,就看到满宫殿横七竖八的死人,隐约间还能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
      这个冲击对魏殊然来说有点大,他硬是坐在正殿的地上半天没缓过神来,谁可以告诉他,他就是雨夜里突发好心,扶老奶奶过个马路,人家送了他一道平安符,他怎么就遭雷劈了呢?
      脑海中不属于他的记忆,不停的在脑中翻腾,这些记忆里大部分都是战场上两军厮杀的情景,那是要多血腥有多血腥。
      原主魏殊然经过五王之乱,突破重重艰难险阻才终于登基为帝。
      为了坐上这个宝座,原主不仅把他四个哥哥全都杀了个精光,还南征北战两年,把北狄和南越人全都赶出大魏国版图。
      刚刚称帝的原主,不顾百姓安危,大兴运河,广征徭役,抬高各种税收,让刚刚经历了战乱的大魏国,陷入水深火热当中。
      没过多久魏国各地掀起好几次起义,各个都打着“伐无道,诛暴君。”的口号。
      而原主根本不把起义放在眼里,全部以暴力镇压。
      就这么个暴君,却是爱极了美人,不管是别人送进宫的,还是他自己抢回来的,林林总总他的后宫里能排的上号的宫妃就有30几人。
      今天是丽妃的生辰,原主特意来宜春宫来给丽妃过生辰,本来一切都挺正常的,整个宜春宫热闹了一整天,傍晚的时候,魏殊然为了博得美人笑,还特意放了烟花。
      可谁能想到,不过一个时辰之后,一道雷劈下来,宜春宫正殿偏殿的人全都死了个干净。
      “我去,这是暴君遭雷劈了啊。”魏殊然理了理脑海中的记忆嘀咕道。
      这个时候就算魏殊然是个小白,也已经明白,他是从现代穿越到不知道那个空间的古代暴君魏殊然身上。
      魏殊然还没把脑海里属于原主所有记忆全部整理好,总管太监桑齐,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皇上,你还好吗?江丞相来了,是否宣他进来。”
      桑齐悄悄看了一眼,自从醒过来就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魏殊然,心里有些没底,不知道魏殊然为何如此,难道是被吓着了?桑齐赶紧把这个念头从脑海中抛出去。皇上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就死这么点人,他怎么可能会被吓着。
      在没有弄明白当下是怎么回事之前,魏殊然表示敌不动我不动,敌动我还不动的原则,沉着一张脸没吱声。
      “皇上,今天这事着实是蹊跷了一些,要不你见见江丞相。”桑齐又说道。
      “那让江丞相进来吧。”魏殊然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找了一张最大最奢华的椅子坐下。
      他现在可是当皇帝的人,那当然要坐最好的椅子。
      桑齐还没出去通报,一个身材高大,双目极具威严的男人不疾不徐的走进大殿。
      “老奴桑齐见过江丞相。”桑齐规规矩矩的朝江言行礼。
      江言没多言,挥挥手,示意众人出去,那威仪那气度比魏殊然这个当皇帝的还厉害。
      魏殊然心想,来人看起来极为年轻,竟然已经是丞相了?就算是学霸也不可能爬这么快吧,这人估计是家底厚,走了后门才当上丞相的。
      殿门一关,江言走向魏殊然面露不屑的说道,“皇上,你这又是闹的那一出。”
      魏殊然的脑子有点当机,他不是穿越成为暴君了吗?为什么暴君的丞相竟然不把他这个帝王当回事?
      “丞相此话什么意思。”魏殊然冷着脸,高深莫测的说道。
      装逼谁不会,小爷我如果不是忙着打架,现在早就是影帝了,魏殊然在心里嘀咕道。
      说话间江言已经走到魏殊然跟前,两人的距离连半米都没有,坐在椅子上的魏殊然甚至能闻到江言身上淡淡的墨香,刚才他应该是在写字吧。
      等等,不对啊,这大晚上的为什么丞相会留在宫里?
      “皇上,为了你的身体着想,你还是老实一些,万一胡闹过头,你突然毒发身亡,咱大魏国怕是又要乱。”江言修长的手指微微挑起魏殊然的下巴,似笑非笑的说道。
      魏殊然心中一万匹草泥马狂奔而去,他穿越过来的这具身体居然中毒了,听江丞相这意思,还是那种随时都能嗝屁的毒。这就有点悲催了,而且江丞相举止轻浮,着实让魏殊然不喜。
      魏殊然想要推开江言,试了一下竟然没把人推开,他气急败坏的吼道,“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
      说这话的时候,魏殊然纯属条件反射,江言对他的这个态度,让他极为不爽,一个没忍住就跟他对上了。
      “魏殊然你不要以为弄死一群无关紧要的人,我就会对你上心,丽妃曾经不过是我身边的一个奴婢而已,她死了,我根本不会在意。你还是收起你那些龌龊的想法,那怕我一辈子不娶亲,我江言都不会看上你。”江言捏着魏殊然的手陡然松开,满是厌恶的说道。
      “谁稀罕你,现在立马给我滚,对了,滚出我的皇宫,你一个外男大晚上的住我后宫里,成何体统。”魏殊然一听自己堂堂皇帝,竟然被个小丞相如此说,火气蹭的一下就起来了。
      结果江言比魏殊然火气更大,他眼目一眯,冷声道,“皇上,你以为我愿意留在这里吗?如果不是你故意让我留下批阅奏章,我怎么可能留下。”
      一来一往几句话,魏殊然基本已经猜测到原主和这位江丞相是什么关系,感情这位年轻的江丞相竟然是走了皇帝这个后门,现在如此嚣张,难道就是所谓的恃宠而骄?
      魏殊然心里那个恨啊,原主脑子怕是被门夹了吧,这都是干了些什么事啊。
      他喜欢江丞相,那就悄悄喜欢不就得了,大张旗鼓的把人给强留在后宫,这是想让全天下知道啊?
      既然两人的关系能上升到喜欢这个层面上,那他们彼此肯定很熟悉,为了防止露底,魏殊然也不敢跟江言叫板了。
      “来人,送江丞相出去。”魏殊然黑着一张脸大吼道。
      结果他吆喝完,正殿的大门纹丝不动,一个太监侍卫都没进来。
      这下魏殊然不淡定了,心里吐槽,我去,怎么感觉这个江丞相比他这个皇帝还厉害呢?这可不是恃宠而骄那么简单啊?
      有些挂不住脸的魏殊然,万分愤怒的看向江言说道,“你没听见吗?我让你走。”
      江言唇角微翘,冷笑道,“皇上,你现在可是真真正正的孤家寡人,我看你还是省省力气吧。今天的事,你最好不要四处宣扬,我会跟国师说,宜春宫的丽妃是妖人,她这是被上天给收了。而皇上你,今天并没有来宜春宫。”
      “来人,送皇上回无极宫。”江言高声说道。
      “那你呢?”魏殊然下意识里问道。
      “皇上整日里荒淫无度,哪里知道我大魏国一日奏章有多少,我自然是要回云墨殿批阅奏章。”江言很是不屑的说道。
      刚才魏殊然这个皇帝喊人没喊来,江言一句话,总管太监桑齐倒是带着人进来了。
      魏殊然对当下自己处境不是很清楚,不敢在这里跟江言多言,他憋了一肚子火,咬牙道,“回无极宫。”
      作者有话要说:  2020年第一本新书,先给自己鼓掌,撒花。
      小七的原则是,认认真真写文,不断更,不虎头蛇尾,希望妹子们能喜欢暴君这本书。
     
    第2章 新手大礼包
      殿外还下着瓢泼大雨,远处偶有雷声传来。魏殊然拽了一下自己身上有些薄的衣衫,赶紧上了龙撵,先离开这个晦气的地方。
      前世魏殊然是个孤儿,离开孤儿院之后,就在街上晃荡,他读书不多,也找不到什么好工作,一来二去成了街上游手好闲的小混混,在后来混的好了,那就成了大混混,俗称街头小霸王。
      他日子过的清贫而刺激,倒是没什么大烦恼,但也没大志向,就是混日子过。
      现在一朝穿越,街头小霸王变成了一国之君,虽是个暴君,说实话,魏殊然是兴奋的,从今往后他可就是人上人,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这日子不要太爽。
      回了无极宫,魏殊然被人伺候着,歪歪扭扭的坐在偌大的龙椅上,魏殊然微微低头,打开手掌,他掌心里躺着一道平安符,这道平安符是他扶老奶奶过马路,老奶奶的给的,没想到竟然跟着来了古代。
      玩着手里的平安符,魏殊然的小脑袋瓜就开始琢磨起江言的事来。
      也不知道他按了哪里,那道小巧的平安符嗖

    《穿成暴君后怀了丞相的崽》作者:七月青果 文案: 街头小霸王魏殊然穿到书中成了皇帝,他心中狂喜,当皇帝什么的最好了。 系统207:友情提示,你是炮灰暴君,随时会被谋朝篡位哦 魏殊然一个趔趔从龙椅摔下来,暴君?我江城小霸王的皇位有那么容易夺的吗?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