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同人]安定的极化修行 by 摸鱼的咸鱼

时间: 2020-06-14 20:45:20 分类: 今日小说

[综漫同人]安定的极化修行 by 摸鱼的咸鱼

   《安定的极化修行》作者:摸鱼的咸鱼

  文案
  大家的初始印象:大和守真是温柔、可爱、脾气还好。
  安定:我也这么觉得。
  直到某天:
  欧啦欧啦欧啦!!!
  哼哈哈哈……你就是大将吗?
  喔~小心我杀了你哦,小猫咪。
  大家:惊恐.jpg
  ————
  此文沿用花丸续的设定,是安定极化修行的过程。
  ……然后修行修去了综漫:D
  安定:说好的冲田君呢?那么大一个冲田君呢?这个栗子头抖s是个什么鬼!樱Saber又是什么鬼?!!
  修行几站:
  抖s王子的新刀
  刀子精学呼吸法
  武侦捡个付丧神
  樱saber的圣遗物
  当安定修行归来
  ————
  有ooc,有私设,看同人文别带脑子。
  无暗黑本丸及暗堕这种同人二设!
  cp清安,冲田组内销。
  【重点】:
  安定发色采用的是同人惯用,设定为画手太太们常用的蓝色。
  一切不合您理解之处均为剧情需要。
  如果踩雷请及时逃生,我们江湖有缘再见。
  内容标签: 综漫 少年漫 银魂 文野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定 ┃ 配角:清光,抖s王子,金发小哭包,人虎小猫咪,樱saber ┃ 其它:不安定,白切黑,大魔王
  一句话简介:修行修去了综漫
 
第1章 美少女
  冲田总悟前段时间捡到了一把刀。
  弧度较浅,剑形纤细,地肌为圶目,互目乱刃,标准的打刀长度,崭新精致的刀拵,甚至刀柄上缠绕的防滑带都是柔韧好上手的精品。
  总结一下就是,这是一把他没可能买得起的好刀,突兀出现在他的宿舍,说不定是谁想要诬陷一番队队长盗取贵重物品,好搞他一下。
  但是冲田总悟何许人也?堂堂抖s王子会怕这个?
  抖s王子理所当然的就收了起来,并且光明正大的挂在腰间,菊一文字RX—78都被他冷落在屯所积灰了。
  虽然说冲田总悟不怕别人搞他,但是他也不是没什么准备,他做好的完全准备……还真的没用上,把这种好刀扔给他的神秘人仿佛就是送他个礼物,一番队队长多了把刀这种事真就一点波澜也没翻起来。
  冲田总悟放下鹿皮和丁子油,拾起保养得当的打刀看了看,满意的将锋利的好刀收回了刀鞘。
  不知道是不是天意,这把刀他用起来十分顺手,仿佛一开始就属于他一般,握在手中如臂指使,尤其适合三段突刺,身为武士能得到这样一把顺手的刀,可以说是极大的好事了,冲田总悟这段时间的心情一直很不错,暗杀土方的活动都减少了一半,土方先生甚至有点怀疑他想搞大事。
  果然抖m就是抖m,既然这样,那么今天晚上就试着钉小人吧,冲田总悟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耳边嗡嗡作响,夏天的蚊子总是惹人烦躁,冲田总悟“啪”的拍死一只妄图吸取他尊贵血液的蚊虫,若有所思的点了点下巴。
  “说起来……奥泽那家伙好像该回来了吧?”
  ————
  “啊,奥泽,你终于回来了。”
  山崎退冲着路过部屋门口的人影打了个招呼:“第一次的监视任务感觉怎么样?”
  被叫住的人影停下向前走的步伐,转过身面对冲他释放善意的同僚,蓝色的马尾轻轻晃了晃,眼角一颗细小泪痣的少年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山崎的问题。
  “感觉比较轻松吧,没有出现接触可疑人员的事情,异常的话……出言不逊被寺门通小姐的粉丝暴打了算不算?”
  山崎退:“……”
  山崎退:“不,不用把结果告诉我,监视结果应该告诉副长或者你的队长吧?”
  “啊?是这样吗?”奥泽愣了一下:“非常抱歉,我这就去和副长报告!”
  “等等?其实你先去休息下再去也没什么……”话没说完,人影已经没了,山崎退看着风风火火跑走了的少年,不由得感叹了一下年轻人的精力旺盛。
  十五六的少年就是好,连续一周的监察任务也没让他留下哪怕一个黑眼圈,要是让他来的话恐怕光是便捷的干粮(红豆包)就能让他便秘好几天了。
  年轻真好啊。
  ……
  把监视结果告诉了土方副长之后,安定就回到了自己在真选组的宿舍。
  这个任务是他自前段时间加入真选组以来执行的第一个单人任务,考虑到他是新人,这个任务也没什么难度和风险,只能说是给他练练手而已。
  摘下了发绳,安定用手指梳着乱翘的蓝色发丝,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时空转换器出了故障,把修行中的他扔到了这个完全不知道怎样描述的世界,这里有着近昭和年代的建筑设施,街道上却行走着兽首人身甚至奇形怪状的“天人”,废刀令已经颁布,攘夷时代刚结束不久,还有着听起来和“新选组”一模一样的“真选组”,组成人员也令他心情格外复杂……安定都有点怀疑是不是历史被改变了,还是说他被时空转换器坑到了什么奇怪的世界,冲田君怎么可能是这个栗子头抖s!
  清光知道的话肯定也和他是一个想法吧?这里真是一个让刃压抑不住吐槽心情的地方。
  而且更令他心情复杂的是,也不知道是大宇宙的恶意还是意外的连环计,他的本体刀丢了,丢了先不说,最懵逼的是竟然还被冲田总悟捡到了!
  本体刀啊!他的本体啊!应该佩戴在付丧神形态他腰间的本体刀,居然没和他出现在同一个地方,并且别人捡去当成自己的刀了!
  付丧神从刀中诞生,刀身为本体,经审神者给予灵力得以出现人身形态……但是这个人身形态,它,它是被动的啊!他自己根本没办法回到本体去,也就不能控制本体回到他身边,想拿回本体居然只能用最土的方法——去偷回来。
  所以他不得不化名奥泽打入了本体所在真选组的内部,还混进了冲田总悟率领的一番队,只盼望有朝一日能偷回自己的本体刀好快点离开这个有毒的地方,然后他没想到的是冲田总悟竟然随、身、携、带!
  晚上睡觉也要一起睡,你抱着把刀不嫌弃硌人吗?能不能给夜袭的付丧神一点机会?付丧神看见本体被当成老婆搂在被窝里是什么心情?付丧神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由www.sUsuxsw.Com整理]
  这都是些什么刃间疾苦,安定都不知道应该有什么心情了,这是大宇宙的恶意吗?大宇宙的恶意可不可以去死?麻烦掉头去死吧!
  而且……这里也实在说不清和新选组的关系,几乎每个人的姓名都相似的令他存疑,冲田总悟更是使用着天然心理流,三段突刺也出神入化,如果不是安定与其他刃关系不错,手和也经常交流心得,恐怕他在加入真选组的剑术测验中就要露馅了。
  总的来说,这里对他来讲就是一个麻烦的聚集地,但是既然他离开本丸的目的就是去修行……这也可以算进修行的一站吧?
  学习这里真选组的剑术,同时要找机会拿回本体刀,等本体刀一到手,他就可以离开了!
  这么想着,安定舒了一口气,正了正身上白色浴衣的领子,抱起装着洗漱用具的浅木桶,准备去公共浴室泡一会儿,但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惊恐浑厚的尖叫男声突然响彻屯所——
  “啊——!!!”
  ————
  真选组全体戒严,大门由人严格把守,所有队士或待在宿舍闭门不出,或聚集在部屋照顾不明原因昏迷的同僚。
  ——昏迷的队士已经接近一半,这种情况当真是诡异到令人胆寒。
  “喂,奥泽,这是第多少个了?”土方十四郎眉头紧锁,叼着香烟却没点燃,他双手插兜的看着昏迷不醒的队员们,询问正在为一位受害者更换头顶湿毛巾的队员。
  安定拧了拧从冰水中捞出的毛巾,将它叠了两叠后平放在昏迷队士的额头,手上动作不停的回答道:“土方副长,已经是第十八个人了。”
  “哈——”冲田总悟在旁边蹲下,也凑过来看着昏迷的家伙——这个倒霉鬼还是他一番队里的呢:“也没什么预兆啊,突然就惨叫一声,赶过去的时候只看到他像尸体一样躺着,看起来就像幽灵作祟一样,搞得我心里都有点毛毛的。”
  “……”安定悄悄的瞥了一眼蹲在自己旁边的家伙——好的,本体刀还在他腰上挂着呢,可真是刀不离手!
  “不能这么说,总悟!”近藤勋义正言辞的说:“我怎么可能害怕这种子虚乌有的幽灵!”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打摆子的腿和正流汗的额头可不是这么表示的。而且他也没说你害怕吧,你这不是自己招了吗?
  他又擦了擦汗,补充到:“我可不是幽灵放倒的,我是被蛋黄酱放倒的!”
  土方十四郎:“……你补充的真多余。”
  ————
  虽然近藤局长放话幽灵是“子虚乌有”的,可他仍然派了山崎君去街上找法师,这种矛盾的做法大家也都当做没发现,毕竟局长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嘛。
  一行三人的法师团队被请进屯所,安定老老实实的跪坐在一旁好奇的看着。
  “刚才在屋阺四周看了一圈,我感受到了相当强大的灵的波动啊,大猩猩。”似乎是法师一行的领头人煞有其事的说,他带着市松笠,面容被白色的绷带裹的严严实实,根本看不出来长什么样子。
  “哈?大猩猩?你说了大猩猩对吧?”
  “哎——”另一侧带着黑色圆片眼镜的法师长叹了一口气,听上去似乎是少女故作成熟压低的嗓音,她自然的略过了有关大猩猩的话题:“总之先试着除灵看看吧,大猩猩。”
  “喂!这次我可是听到了,你肯定说的大猩猩!”
  “……这就是法师吗?”安定迟疑的询问一同陪坐在旁边的山崎退。
  “大,大概?他们说自己是我就带回来了……”
  是这样吗?你们真的觉得这是法师吗?这样真的是法师吗?他觉得在除灵这方面可能笑面青江都要比这些法师靠谱啊!
  “咳咳,”冲田总悟咳了两声,两个正说悄悄话的队员立刻闭嘴了,他这才继续之前的话题说下去:
  “那么是什么样的灵呢?大猩猩。”
  ……你也说了大猩猩对吧!这是会传染的吗!
  “呃……”带着圆片黑眼镜的女法师思考了一会儿,扫了一下四周,然后定在了一个方向不动了。
  “是……美少女。”
  那个方向上,蓝色的发丝柔软蓬松,被扎成一个毛绒绒令人很想摸一摸的马尾,洁白的发带系成一个精致可爱的蝴蝶结,面容秀气的真选组新人正乖乖的跪坐着,发现自己成为视线焦点之后还愣了一下。
  “美少女?”
 
第2章 您的不安定已上线
  恩?
  安定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美,美少女?是说作祟的灵是美少女还是——”
  身后也没什么人,总不会是指着他当做美少女了吧?这个想法在安定的脑子里转了一圈,他重新把目光移到了吐出这个词的女法师身上:
  “请问……”
  精致秀气的少年嘴角还挂着微笑,无辜可爱的大眼睛微微眯起了一点,软绵绵的少年音听起来不知为何挂着令人后背发凉的尾调,完全当得起“美少女”这一称呼的家伙语气平稳的问道:
  “……您是在说些什么呢?”
  “——哈哈哈哈意思是说这里有一个惨死的美少女的灵在作祟哈哈哈哈——”个子最高那个法师领头人猛地给了肇事者一捶,干笑着就往回拉话题:“那是一个被渣男欺骗并且残忍杀害的白裙美少女的怨灵哦,超可怕的怨灵哦~”
  “啊,是这样吗?”安定露出了一副迟疑的模样:“但是大家在昏迷的时候都在念叨红色和服……”
  “不,说错了。”另一侧用白布蒙头的家伙立刻就否定了同伴的言论,“其实是被渣男欺骗并且残忍杀害后白裙化为红衣的美少女的怨灵。”
  盯着替同伴救场的法师,安定这才慢悠悠的把后半截话吐出来:“……的阴森森的老女人。”
  “……”
  看着表情依旧纯真无辜语气却莫名意味深长的“美少女”,法师三人组的后脑勺齐齐流下了一滴冷汗。

【[综漫同人]安定的极化修行 by 摸鱼的咸鱼】(本页完)

  • 更多[综漫同人]安定的极化修行 by 摸鱼的咸鱼推荐免费小说
  • 偏执狂的情诗[快穿] by 糖豆公子日期:06-14

    《偏执狂的情诗[快穿]》作者:糖豆公子 文案 万相归你,渡我以爱。 白迪的世界崩坏、扭曲、到处充斥恶念,直到遇见纪楚戎,坠落于深渊前终于被爱所救赎。 我是个厌世者,但我想牵着他的手,带他去看最美好的景色。 头脑发达异能变形一人万相偏执黑化攻 and...

  • 校草他过于优秀(穿越) by 月不狂日期:06-14

    《校草他过于优秀》作者:月不狂 文案 被魂穿醒来后,程跳发现自己已经绿名远扬了,等到他知道自己被穿期间发生的事情之后,内心仿佛日了八百条狗。 本质是纯情单身狗的他,在被穿期间甚至还被踹开了柜门,然后让人连绿三次。 程跳: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总...

  • 撒娇第一名[快穿] by 红豆馅料日期:06-14

    《撒娇第一名[快穿]》作者:红豆馅料 文案 时云是主神创造出的数据,使命是让那些出错的位面恢复正常。 听说那些位面的主角都过得比较惨,主神想想,给时云加上了软萌的性格。谁不喜欢可可爱爱的人呢? 总之是时云温暖因为位面出错而命途多舛的主角们的心的...

  • 怀了反派boss的崽(GL) by 千里日和日期:06-14

    《怀了反派boss的崽》作者:千里日和 文案 云沐阴阳差错地穿书了,成为了反派boss的妻子!想到自己反派牵连,下场凄惨,云沐冷冷一笑, 一把抓起一旁的笔,就这样伸出了万恶的爪子然后便从容跑路,还顺便顺走了一大堆值钱东西。 惹不起,她还躲不起嘛!一走...

  • 影后是我前女友(GL) by 高烛日期:06-14

    《影后是我前女友》作者:高烛 文案 汤芷高中时有过一个网恋对象。 姐姐纯真温厚,汤芷完全沉溺于她的温柔乡。 两个人网恋了一年,还没来得及奔现就因家庭原因分手,从此再无联系。 九年后,二十七岁的汤芷为还人情被迫去和学妹介绍的对象相亲。 却发现,相...

  • 《[综漫同人]安定的极化修行 by 摸鱼的咸鱼》上一篇
  • 偏执狂的情诗[快穿] by 糖豆公子--预览偏执狂的情诗[快穿] by 糖豆公子-

       《偏执狂的情诗[快穿]》作者:糖豆公子

      文案
      万相归你,渡我以爱。
      白迪的世界崩坏、扭曲、到处充斥恶念,直到遇见纪楚戎,坠落于深渊前终于被爱所救赎。
      “我是个厌世者,但我想牵着他的手,带他去看最美好的景色。”
      头脑发达·异能变形·一人万相·偏执黑化攻 and 顶天立地·直到令攻发指·外刚内柔强受
      已完成:
      第一个世界:为你而歌(现代娱乐圈);第二个世界:绝域孤岛(诡异的封闭世界);终曲:英雄的理想乡
      内容标签: 强强 系统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纪楚戎 ┃ 配角:白迪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浴血而来,与你拥吻。
     
    第1章 为你而歌(1)
      周一清晨,b市堵得水泄不通。
      头顶蒸发掉汽车鸣笛,只剩下挥散不去的烦躁感。
      车流末端一辆黑轿车里,一个女人凝视望不到头的车流,拇指指甲无意识地刮擦方向盘。
      闷热中,车载音乐里澄净男声唱的轻快小调,就像一杯盛满碎冰的柠檬水。
      “你听我说,苏零。那件事情之后媒体和公众一直对你有很大意见,公司希望这次金兰奖颁奖典礼上你争取到和严夜希同框的机会,只要你表现得温和一点,那些攻击你的言论就站不住脚了……”
      免提模式下,嘶哑的男声暴跳如雷。
      “那些人本来就站不住脚!”声音越来越激动,嗓子却承受不住,说到最后男声几乎变成刺耳的电流音:“你听好,我苏零宁可死都不会低这个头!反正合同快到期了,咱们好聚好散。还有!我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再放我的歌了!把你那些乱七八糟的碟都给我扔掉!”
      金兰奖的颁奖典礼下午两点开始,苏零却还没影儿。许豪杰打量四周,突然发现一个狭窄的巷子口。
      将心一横,手打方向盘轿车毫不犹豫转向右前方的巷子口。许豪杰道:“我告诉你苏零,这事没得商量,我就是绑也要把你绑过去!”
      那边没理她,直接挂断电话。
      从巷子穿出去,稍微绕点远路也比在这等着节省时间。
      苏零虽然狡兔三窟,但和严夜希闹掰之后他的财路断了大半,拮据之下卖掉好几栋房产,再排除暴露于媒体的几栋,只剩下寥寥几个选项。
      许豪杰倒是不担心苏零躲在朋友家,他娱乐圈唯一的朋友严夜希目前和他水火不容。
      巷子两边的居民楼相当有年代感,楼房低矮,头顶上方还拉了数不清的晾衣绳,密密麻麻宛若蛛网,悬挂的衣物不给天空留一丝空隙。
      正全神贯注地调整方向,手机突然响起。来电显示‘苏大少爷’
      随手划开电话,那边沉默了很长时间,就在许豪杰以为苏零只是按错了键时,对方说话了。
      是熟悉的破锣嗓子。
      “你们想让我和严夜希同框是吧,可以啊。你来接我吧,我在叶江路那栋公寓。”
      ……说好的死都不低头呢?
      只要人愿意去颁奖典礼,剩下的事情总有办法解决。许豪杰松出一口气,道:“行,那你……”
      ‘咔啦咔啦——’
      等等!什么声音!?
      头顶上有什么东西在坠落!许豪杰反应极快立刻踩住刹车。
      轿车紧急停止,与此同时一个重物砸在前车盖上。
      “卧槽!”许豪杰心跳到嗓子眼里,定睛一看居然是一个男人掉在了她的车盖上!
      车盖砸了个凹陷但没有血迹,那人浑身上下也没有流血的地方。
      哆嗦着手推开车门,许豪杰屏息探向男人的鼻子。
      有气!有救!
      这时候也顾不上和苏零废话了,许豪杰慌忙拨打救护车。
      附近的居民围拢过来,指着两人议论纷纷。
      男人明显昏过去了,怕他有什么不能挪动的内伤,许豪杰不敢碰他。
      “你们有人认识他吗?”许豪杰问道。
      指指点点的人很多,回答她的却只有一个人:“没见过,好像不是我们这边的人。”
      “从你们这掉下来的,你们不认识!?”
      “不认识不认识,这小伙子模样这么俊见过了会有印象的!”
      大婶这么一说,许豪杰才有闲心去注意这人的长相。
      奇怪的是这人眼部竟蒙着一条黑丝带,那条蒙眼带时日已久泛出白色,丝带下是高挺鼻梁,脸部轮廓偏向西方,唇形倒是东方韵味。
      混血儿!?
      哪怕看不到眼睛,单单露出的部分,都让遍阅群星的许豪杰惊叹。
      但是,这个长相……却又有哪里不太对劲。
      此情此景下,许豪杰也没有心思去深思那股不对劲。她道:“你们再看看,真没有见过他的吗?总不可能是凭空出现的啊。”
      “没见过没见过。”一个人赶苍蝇般甩动手臂道:“可能专门来我们这里跳楼的,这年头什么样的人都有。我正晾衣服呢,突然从我眼前掉下去,吓死我了!小姑娘,我看你还是顺便报个警。”
      面面相觑间,救护车赶到了。
      ·
      ‘宿主。’
      灰蒙蒙的雾中闪现冰冷的声音。
      像是一滴钻进后颈的冰雨,冻得他一个激灵,意识瞬间回笼。
      ‘宿主,我们平安着陆了。’
      昏迷前的记忆跳出来,纪楚戎迅速张开感知力‘观察’周围环境,在脑海里道:‘你管高空自由落体叫平安着陆!?’
      要不是察觉到危险用异能包裹住身体,纪楚戎怀疑他现在已经是肉饼了。
      ‘根据宿主的身体条件和反应能力,程序判定宿主具备安全着陆的能力。’
      ‘不能安全着陆的宿主是不是已经摔死了。’纪楚戎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回道。
      ‘程序不会出错。’
      如果想长期合作,有些问题不必急于深究。嗅着消毒水味,纪楚戎道:‘我们现在在哪?’那个人‘又在哪?’
      ‘我们现在在这个世界的医院里。’将纪楚戎昏迷之后的事情复述一遍,系统道:‘那个人应该就在附近了,但是没有能量波动,无法探知具体位置。建议宿主先找到目标物,守株待兔。’
      还待细说,纪楚戎耳朵动了动,捕捉到一个女人的声音。未摸清这个世界的危险程度,纪楚戎本能地进入警戒状态。
      “大少爷我求求你乖乖待在公寓里等我一会儿好不好?!现在记者见到你就跟狼见到羊似的你怎么敢随便跑出去?什么骂你弱鸡我什么时候骂你弱鸡了!?”
      “我只是比喻!将你比喻成羊……你大爷的苏零你能不能抓一抓重点什么时候了还跟我叽歪个比喻句!”
      下一瞬间,门开了。
      许豪杰和纪楚戎四‘目’相对。
      ‘系统,我为什么听得懂异世界人说话。’
      ‘宿主,您昏迷的时候我帮您下了个语言包。不用担心,您开口的时候自然而然就知道怎么说了。’
      于是,纪楚戎率先打破沉默,他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鞠了个躬,道:“你好,我叫纪楚戎,很感谢你救了我。”
      这种强行被注入十几年功力的感觉并不好受,脑子里的语言体系乱糟糟的,以至于纪楚戎说话慢慢吞吞。
      “啊,你好。我叫许豪杰。”许豪杰手机里传出吵嚷男声,她摁掉通话键后房间里立刻安静下来,也立刻尴尬起来。
      “那个……你跳楼的时候砸到我车上了。你身上没有手机,联系不到亲属,所以我先替你将医药费付了。”老式居民楼并不高,纪楚戎掉下来时被蜘蛛网一般悬挂半空的晾衣绳兜了好几下,伤势并不严重。
      真正叫人触目惊心的,是他蒙在黑丝带下的眼部。
      “应该是陈年旧伤了,眼睛似乎是被利器剜出来的,而且,手段极其残忍。”
      医生的话语回荡耳边,许豪杰想起揭开黑丝带的那一幕仍是汗毛倒竖。
      纪楚戎眼部周围遍布疤痕,像狰狞扭曲的枯手从眼眶钻出。
      穿越时很匆忙,除了一块表纪楚戎身上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左手摸向右腕的手表上,道:“您留一个联系方式给我吧,我现在没有钱还您,但我不会赖账的,一有钱立刻就给您送过去。”
      “……您是什么鬼啦。喏,我手机借你一下。”许豪杰将手机递过去,道:“记得亲属的号码吗?给他们打个电话来接你,顺便还我钱就好了。”
      接过手机的纪楚戎头都大了,他到这个世界还没有一天,哪里来的亲属。
      “怎么了?不记得电话号码?”
      纪楚戎摇摇头,脑海里系统给他罗列了十几二十条谎言借口。最终,却还是不顾系统的呐喊说了实话。
      “对不起,我没有亲属。但请您放心,我会还钱的。”纪楚戎再次深深鞠了一躬,他现在一无所有,好像也只剩下诚意能展示给对方了。
      被剜去的双眼。
      没有亲属。
      疑似跳楼自杀的行为。
      许豪杰一时也不知如何回应了。
      仿佛为解决她的难题,恰在此时,jc来了。
      Jc先是寒暄两句,然后公事公办的问讯,怎么会在居民楼,为什么自杀,家住哪里,亲属呢,眼睛怎么回事。
      纪楚戎应接不暇,系统黑进这个世界的网络帮他捏造了一个可查询的身份证号码和户籍,但是新语言还不是特别熟,跟不上当地人的语速,说话结结巴巴,有些不能说的比如眼睛的事情纪楚戎就直接闭口不言。
      在许豪杰看来,却是另一般滋味。
      “什么都说不清就很难办了,户籍身份正确的话应该不是黑户。”
      “流浪人士吗?那就只能交给收容中心了。”
      你们连他自杀的原因都没问清楚,就要将人转移到收容中心!?
      在门边僵立许久

    《偏执狂的情诗[快穿]》作者:糖豆公子 文案 万相归你,渡我以爱。 白迪的世界崩坏、扭曲、到处充斥恶念,直到遇见纪楚戎,坠落于深渊前终于被爱所救赎。 我是个厌世者,但我想牵着他的手,带他去看最美好的景色。 头脑发达异能变形一人万相偏执黑化攻 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