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令]故人叹 by 萧晚舟

时间: 2020-06-14 20:45:26 分类: 今日小说

[陈情令]故人叹 by 萧晚舟

   《[陈情令]故人叹》作者:萧晚舟

  文案
  本文可食用的有:
  1、忘羡的婚后生活
  2、 江澄几次相亲为何无疾而终。
  3、金凌这狗孩子为何老是闯祸。仙子又为何对老祖情有独钟,专咬他一人。
  4、薛洋晓星尘能否有再见之日?
  5、震惊!夷陵老祖成了姑苏蓝氏的代课先生!金凌思追上演温雅学霸与傲娇学渣的同桌大戏。
  6、解密!姑苏第一炮嘴蓝景仪如何在老古板与小古板夹缝里求生存?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忘羡 ┃ 配角:陈情令全员 ┃ 其它:专业吃瓜三百年
  一句话简介:神仙羡鸳鸯。
 
第1章 
  青山巍峨,雾气氤氲在山头,和蓝湛分别后,魏无羡牵着驴,独自走了另一条路,没有回头。
  他走了许久,前方已经没了道路,站在云山之巅,望着不远处的云深不知处,只觉得心里空空荡荡,很不是滋味。
  “我这是怎么了,”他低着头想,“蓝湛有他自己的事情要做,而我一直的愿望不也是潇潇洒洒,行侠仗义吗?”
  正想着,小苹果在一侧撒着欢叫了起来。魏无羡一巴掌拍在小苹果屁股上,“小苹果,安静会,没看见我正想事情呢。”
  “不过,话说回来,”魏无羡从一侧的兜里掏出一个苹果,塞进它嘴里,“蓝湛现在在干什么呢?他应该已经回去了吧!嗯,肯定已经回去了。”
  小苹果得了苹果,非常配合的安静了下来。
  魏无羡顺着它的毛,看着它慢慢咀嚼苹果的样子,眼中起了波澜,“你可要少吃点,吃光了可就没有了,这可是蓝湛亲自准备的苹果。”
  他静静地看了一会,从腰侧拿出笛子,不知不觉又吹出当初在玄武洞是蓝湛哼的调子。
  不过,到现在也不知道这首曲子是什么名子。
  魏无羡吹笛子原本是想缓解一下这烦闷的心情,现如今非但没有缓解,却觉得的比之前更甚。
  他闷闷的想:“真是日了狗了,这才离开蓝湛不过一个时辰,却好像过了许久。可这也不能怪他,自从他从归于世之后,就一直和蓝湛在一起,如今他一人,当真是非常不习惯呢。”
  “可为什么一定要分开呢?就算蓝湛当了仙督又如何?他可以陪着蓝湛一起夜猎,就像之前晓星尘和宋子琛一样。”这个想法一出来,如同藤蔓一样涌上魏无羡的脑海。
  是啊,为什么一定要分开呢。
  不过话说回来,他是以何身份呆在蓝湛身边?
  知己?客卿?还是朋友?
  若是以后蓝湛有了道侣,那肯定就用不到他了。
  道侣!道侣!
  魏无羡被这几个字乱了心神,错了好几个调子。
  小苹果被这几个音刺了耳朵,又开始大叫起来。魏无羡被吵的不行,放下笛子道:“小苹果,你说你怎么回事!再叫信不信把你丢下去。”
  “你说说你这头呆驴,刚才蓝湛走的时候你不叫,现在叫有个屁用?”魏无羡有些垂头丧气的坐在草地上,半靠在小苹果身上道:“咱们两个以后没地方去了,无家可归了!”
  他摸出一个苹果,咔嚓咔嚓发泄似的咬了两口,把剩下的半个轻门熟路的塞进小苹果嘴里,  “小苹果,这苹果你可要省着点吃,你知道我穷,等吃完了这些,我可没有钱帮你买新的。
  魏无羡手掐着地上的青草,自顾自的说着。
  等了半晌,这呆驴才吃完,魏无羡站起身打了打沾在身上的干草,牵着绳子道:“走吧。”
  他似乎没有任何立场要求蓝湛和他呆在一起。
  秋后的草枯了大半,魏无羡踩着草向前走了几步,却发现小苹果在后面一动不动。
  他使劲拽了拽绳子,压着声音道:“小苹果走了,我知道你舍不得这里,我也舍不得。可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总是要离开的。”
  拉了一会,还是不动。魏无羡提高了声音:“小苹果,你再不走,我就要生气了。”
  “我告诉你,我生起气来可吓人了,连我自己都怕。”
  身后一眼就能望到云深不知处,魏无羡怕自己控制不住,不敢回头,只把绳子牵着手里,使出吃奶的力气来拉这头呆驴。
  “小苹果!”魏无羡大叫一声。
  “魏婴。”
  身后传来一声低沉的声音。
  魏无羡拉绳子的手一僵,愣住了。
  他的表情变幻莫测,又是惊又是喜,还夹杂几分不可置信。
  这是幻听吗?毕竟,刚才蓝湛与他背道而驰的。
  魏无羡没有敢回头看,他怕这一声只是自己制造出来的幻象。
  身后人好像知道他是如何想的,低低的又唤了一声。
  这次的离得更近,声音又低又磁,就像贴在耳边。
  魏无羡身体僵硬的缓缓的转过身去。
  身后之人依旧是白衣飘飘,仙气泠然。
  神情虽是冷淡,眼神却格外温柔。
  魏无羡的话像是锁在喉咙里,滚了几滚,许久才吐出两个字。
  “蓝湛。”
  蓝忘机端详着他,稳声道:“嗯,我在。”
  魏无羡不知自己是何心情,“你不是回去了吗?怎么……”
  蓝忘机道:“魏婴,跟我回云深不知处。”
  “回云深不知处?”魏无羡的心跳漏了几拍。
 
第2章 
  雾气缭绕,远处飘来几阵钟声。
  蓝忘机负剑而立,清风吹起素衣一角,浅色眸子似乎被雾气打湿。
  这等情形,魏无羡竟看出几分含情脉脉来。
  他心跳如雷,强压下心中升腾起来的情绪,调笑道:“怎么?蓝二公子可是不舍得我走?”
  这本就是一句戏言,魏无羡也没指望蓝忘机能回答。他正欲再多说几句掩饰自己的情绪,却不蹭料道蓝忘机重重的点头,低声道:“嗯。”
  魏无羡惊愕的看着他。
  蓝忘机又接着道:“别走了。”
  魏无羡好半晌才回过神来,蓝忘机的脸皮有多薄他是知道的,如今却能说出这般话来。
  蓝忘机久久没听到魏无羡的回复,一双浅色眸子盯着他,一字一句又加重语气道:“魏婴,别走了。”
  魏无羡捧腹笑了,他也不知道自己笑什么,直到眼角沁出眼泪他才停下来,“蓝湛啊蓝湛,你不让我走,总要有个理由啊。总不能我一辈子都要在你家白吃白喝白住吧!” [由Www.susuxsw.coM整理]
  蓝忘机道:“未尝不可。”
  魏无羡正经了几句,又浪了起来,踮起脚尖微微靠近蓝忘机,两人鼻尖几乎就要贴在一起了。他道:“你未尝不可?那你叔父呢?你大哥呢?”
  他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他只知道现在对蓝湛的感情似乎朝着不妙的方向发展了。
  可他并不敢妄加揣测蓝湛是怎样想的。是否和他所期待的一样。
  蓝忘机的喉间滚了滚,似乎不太适应这样的距离,微微向后退了一步。
  魏无羡心下一滞,接着发疯般的又靠近一步,盯着他的眸子道:“含光君,你躲什么?”
  蓝忘机面无表情的望着他,小指却微微蜷起,他淡声道:“没躲。”
  魏无羡勾唇一笑:“那我再干点别的你躲不躲?”
  他一边说,一边靠近蓝忘机的薄唇,欲亲不亲,始终隔着一纸距离。
  两人的呼吸撞在一起,一片绯红悄悄爬上蓝忘机的耳垂,他微微偏头移开了视线。。
  魏无羡神色一僵,似乎事情并不像他所期待的那样。
  他嘻嘻笑着想移开脸,嘴里道:“蓝湛你看看你,还是这么害羞。闹一闹都要羞,以后等你娶了亲你娘子可不得无聊死。”
  蓝忘机这才望了回来,一双浅色的眸子里快速的划过什么,“娶亲?”
  魏无羡转身扯了扯自己的袍子,心不在焉道:“是啊,人都是要娶亲的。等你娶了亲,再生几个小古板,到时候,可得让他们叫我干爹。”
  蓝湛没有那个意思,那他也没有回云深不知处的必要了。
  魏无羡去牵小苹果身上的绳子,猝不及防间,一股强大的力气袭来,魏无羡被猛然抱住,他刚欲说话,嘴上被一片柔软所覆盖。
  两人翻倒在草地上,薄唇辗转,水声糜乱。
  小苹果被吓了一跳,叫了两声,躲到一边去了。
  魏无羡微喘,抽出空档,轻轻挑起蓝忘机的下巴道:“蓝湛,你这是在干什么呢?这要是要是让你叔父知道了,可不得气死啊。”
  蓝忘机道:“我不要娶亲”他微微吸了一口气,似乎说这话用了他全部的力气,他道:“我想要你。”
 
第3章 
  两人回到云深不知处时,正好遇到出门的泽芜君。
  他看起来状态不大好。
  蓝忘机行礼道:“兄长。”
  魏无羡扯了扯袖子,跟着蓝忘机也拜了下去,“泽芜君。”
  泽芜君见自家弟弟领人回来,神情平静,像是在意料之中。他眼睛盯着魏无羡,话确实对蓝忘机说的。
  “忘机,最好先不要让叔父知晓,不然我怕魏公子他……”
  蓝忘机颔首,淡声道:“我知。”
  泽芜君强扯出一抹微笑,“这样也算是还了你的愿。”
  蓝忘机浅色眸子里起了波澜,长袖掩盖下的手指微微蜷缩起来。
  魏无羡在一旁突然插话道:“什么愿望?”
  “魏公子怕是不知道,” 泽芜君一笑,“当初你刚刚修炼此道之时,忘机曾对我讲……”
  “兄长,”蓝忘机打断他,声音隐隐带了急切。
  魏无羡一见如此,顿时来了兴趣,他拉住蓝忘机的袖子,撒泼耍滑道:“蓝湛,你竟然有事瞒我。你说,瞒着我做了什么坏事?”
  蓝忘机:“没有。”
  魏无羡道:“没有为何不让泽芜君说?”
  “魏公子,”泽芜君见两人如此,露出一丝真切的笑意,“忘机并未做什么事。他只是说……”说到此处,泽芜君微微一顿,“他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带回去藏起来。只是你当时不愿。”
  魏无羡一愣,心里像被一根刺扎了一般,嘴里重复着他这句话。“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带回去藏起来。”
  他不知道蓝忘机是以什么心情说出这句话的。他侧首看着蓝忘机的脸,他依旧神态平静,一双浅色的眸子亦回望着他。
  泽芜君站在一侧,微笑道:“忘机你先带魏公子回去吧,我去找叔父。”
  蓝忘机收回视线,“兄长,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泽芜君道:“没什么大事,姑苏边界的燕山镇上出了些乱子。”
  蓝忘机道:“我明日去看看。”
  魏无羡附和道:“我和蓝湛一起去。”
  泽芜君知道蓝忘机的性子,也没说别的话,只道:“行!”
  二人回了静室。
  蓝忘机刚迈进房门来便被抱住,两人跌跌撞撞的滚在一旁,蓝忘机怕他受伤,一手搂住魏无羡的腰身。
  魏无羡半支起身子,居高临下的望着他,满满俯下身子,轻声道:“带回去,藏起来?嗯?”
  蓝忘机有些受不住他火热的视线,微微移开脸。
  “别躲,看着我说,”  魏无羡却是不肯的,两手抱住蓝忘机的脸颊,“蓝二公子要带我回来干什么?干什么坏事?”
  蓝忘机躲不开,压低声音道:“没有。”
  “没有?”魏无羡身子贴的更近,能清晰的蓝忘机炙热的呼吸贴在脖子上,蓝忘机磕上眸子不愿去看他。
  如此近的距离,能看到蓝忘机脸颊边如暖玉一般的颜色,又长又密的睫毛如鸦羽般打在脸上,魏无羡没忍住,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把他的抹额摘下来,凑在他耳边悄悄说了句什么。
  蓝忘机眼睛倏然睁开,愣了须臾才说出话来,“不不知羞。”
  魏无羡道:“蓝二哥哥,这就不知羞了?那我一会要做些别的,你岂不羞死。”
  蓝忘机沉默不语。
  魏无羡接着道:“况且蓝湛你喝醉的时候,比这还不知羞的事都做过,你不知道?”
  他盯着蓝忘机晶莹润白的耳垂,轻轻在上面小啄了一口,“不如这样,我一件一件讲给你听,如何?”
  “你啊,喝醉酒之后不仅喜欢用抹额绑我,还竟然想对我用强的……”
  蓝忘机:“别别说了”
  “别别说了,”魏无羡学着他讲话,“可我就偏要说,含光君不愧是有匪君子,照世名珠……”

【[陈情令]故人叹 by 萧晚舟】(本页完)

  • 更多[陈情令]故人叹 by 萧晚舟推荐免费小说
  • [综漫同人]安定的极化修行 by 摸鱼的咸鱼日期:06-14

    《安定的极化修行》作者:摸鱼的咸鱼 文案 大家的初始印象:大和守真是温柔、可爱、脾气还好。 安定:我也这么觉得。 直到某天: 欧啦欧啦欧啦!!! 哼哈哈哈你就是大将吗? 喔~小心我杀了你哦,小猫咪。 大家:惊恐.jpg 此文沿用花丸续的设定,是安定极化...

  • 偏执狂的情诗[快穿] by 糖豆公子日期:06-14

    《偏执狂的情诗[快穿]》作者:糖豆公子 文案 万相归你,渡我以爱。 白迪的世界崩坏、扭曲、到处充斥恶念,直到遇见纪楚戎,坠落于深渊前终于被爱所救赎。 我是个厌世者,但我想牵着他的手,带他去看最美好的景色。 头脑发达异能变形一人万相偏执黑化攻 and...

  • 校草他过于优秀(穿越) by 月不狂日期:06-14

    《校草他过于优秀》作者:月不狂 文案 被魂穿醒来后,程跳发现自己已经绿名远扬了,等到他知道自己被穿期间发生的事情之后,内心仿佛日了八百条狗。 本质是纯情单身狗的他,在被穿期间甚至还被踹开了柜门,然后让人连绿三次。 程跳: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总...

  • 撒娇第一名[快穿] by 红豆馅料日期:06-14

    《撒娇第一名[快穿]》作者:红豆馅料 文案 时云是主神创造出的数据,使命是让那些出错的位面恢复正常。 听说那些位面的主角都过得比较惨,主神想想,给时云加上了软萌的性格。谁不喜欢可可爱爱的人呢? 总之是时云温暖因为位面出错而命途多舛的主角们的心的...

  • 怀了反派boss的崽(GL) by 千里日和日期:06-14

    《怀了反派boss的崽》作者:千里日和 文案 云沐阴阳差错地穿书了,成为了反派boss的妻子!想到自己反派牵连,下场凄惨,云沐冷冷一笑, 一把抓起一旁的笔,就这样伸出了万恶的爪子然后便从容跑路,还顺便顺走了一大堆值钱东西。 惹不起,她还躲不起嘛!一走...

  • 《[陈情令]故人叹 by 萧晚舟》上一篇
  • [综漫同人]安定的极化修行 by 摸鱼的咸鱼--预览[综漫同人]安定的极化修行 by 摸鱼的咸鱼-

       《安定的极化修行》作者:摸鱼的咸鱼

      文案
      大家的初始印象:大和守真是温柔、可爱、脾气还好。
      安定:我也这么觉得。
      直到某天:
      欧啦欧啦欧啦!!!
      哼哈哈哈……你就是大将吗?
      喔~小心我杀了你哦,小猫咪。
      大家:惊恐.jpg
      ————
      此文沿用花丸续的设定,是安定极化修行的过程。
      ……然后修行修去了综漫:D
      安定:说好的冲田君呢?那么大一个冲田君呢?这个栗子头抖s是个什么鬼!樱Saber又是什么鬼?!!
      修行几站:
      抖s王子的新刀
      刀子精学呼吸法
      武侦捡个付丧神
      樱saber的圣遗物
      当安定修行归来
      ————
      有ooc,有私设,看同人文别带脑子。
      无暗黑本丸及暗堕这种同人二设!
      cp清安,冲田组内销。
      【重点】:
      安定发色采用的是同人惯用,设定为画手太太们常用的蓝色。
      一切不合您理解之处均为剧情需要。
      如果踩雷请及时逃生,我们江湖有缘再见。
      内容标签: 综漫 少年漫 银魂 文野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定 ┃ 配角:清光,抖s王子,金发小哭包,人虎小猫咪,樱saber ┃ 其它:不安定,白切黑,大魔王
      一句话简介:修行修去了综漫
     
    第1章 美少女
      冲田总悟前段时间捡到了一把刀。
      弧度较浅,剑形纤细,地肌为圶目,互目乱刃,标准的打刀长度,崭新精致的刀拵,甚至刀柄上缠绕的防滑带都是柔韧好上手的精品。
      总结一下就是,这是一把他没可能买得起的好刀,突兀出现在他的宿舍,说不定是谁想要诬陷一番队队长盗取贵重物品,好搞他一下。
      但是冲田总悟何许人也?堂堂抖s王子会怕这个?
      抖s王子理所当然的就收了起来,并且光明正大的挂在腰间,菊一文字RX—78都被他冷落在屯所积灰了。
      虽然说冲田总悟不怕别人搞他,但是他也不是没什么准备,他做好的完全准备……还真的没用上,把这种好刀扔给他的神秘人仿佛就是送他个礼物,一番队队长多了把刀这种事真就一点波澜也没翻起来。
      冲田总悟放下鹿皮和丁子油,拾起保养得当的打刀看了看,满意的将锋利的好刀收回了刀鞘。
      不知道是不是天意,这把刀他用起来十分顺手,仿佛一开始就属于他一般,握在手中如臂指使,尤其适合三段突刺,身为武士能得到这样一把顺手的刀,可以说是极大的好事了,冲田总悟这段时间的心情一直很不错,暗杀土方的活动都减少了一半,土方先生甚至有点怀疑他想搞大事。
      果然抖m就是抖m,既然这样,那么今天晚上就试着钉小人吧,冲田总悟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耳边嗡嗡作响,夏天的蚊子总是惹人烦躁,冲田总悟“啪”的拍死一只妄图吸取他尊贵血液的蚊虫,若有所思的点了点下巴。
      “说起来……奥泽那家伙好像该回来了吧?”
      ————
      “啊,奥泽,你终于回来了。”
      山崎退冲着路过部屋门口的人影打了个招呼:“第一次的监视任务感觉怎么样?”
      被叫住的人影停下向前走的步伐,转过身面对冲他释放善意的同僚,蓝色的马尾轻轻晃了晃,眼角一颗细小泪痣的少年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山崎的问题。
      “感觉比较轻松吧,没有出现接触可疑人员的事情,异常的话……出言不逊被寺门通小姐的粉丝暴打了算不算?”
      山崎退:“……”
      山崎退:“不,不用把结果告诉我,监视结果应该告诉副长或者你的队长吧?”
      “啊?是这样吗?”奥泽愣了一下:“非常抱歉,我这就去和副长报告!”
      “等等?其实你先去休息下再去也没什么……”话没说完,人影已经没了,山崎退看着风风火火跑走了的少年,不由得感叹了一下年轻人的精力旺盛。
      十五六的少年就是好,连续一周的监察任务也没让他留下哪怕一个黑眼圈,要是让他来的话恐怕光是便捷的干粮(红豆包)就能让他便秘好几天了。
      年轻真好啊。
      ……
      把监视结果告诉了土方副长之后,安定就回到了自己在真选组的宿舍。
      这个任务是他自前段时间加入真选组以来执行的第一个单人任务,考虑到他是新人,这个任务也没什么难度和风险,只能说是给他练练手而已。
      摘下了发绳,安定用手指梳着乱翘的蓝色发丝,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时空转换器出了故障,把修行中的他扔到了这个完全不知道怎样描述的世界,这里有着近昭和年代的建筑设施,街道上却行走着兽首人身甚至奇形怪状的“天人”,废刀令已经颁布,攘夷时代刚结束不久,还有着听起来和“新选组”一模一样的“真选组”,组成人员也令他心情格外复杂……安定都有点怀疑是不是历史被改变了,还是说他被时空转换器坑到了什么奇怪的世界,冲田君怎么可能是这个栗子头抖s!
      清光知道的话肯定也和他是一个想法吧?这里真是一个让刃压抑不住吐槽心情的地方。
      而且更令他心情复杂的是,也不知道是大宇宙的恶意还是意外的连环计,他的本体刀丢了,丢了先不说,最懵逼的是竟然还被冲田总悟捡到了!
      本体刀啊!他的本体啊!应该佩戴在付丧神形态他腰间的本体刀,居然没和他出现在同一个地方,并且别人捡去当成自己的刀了!
      付丧神从刀中诞生,刀身为本体,经审神者给予灵力得以出现人身形态……但是这个人身形态,它,它是被动的啊!他自己根本没办法回到本体去,也就不能控制本体回到他身边,想拿回本体居然只能用最土的方法——去偷回来。
      所以他不得不化名奥泽打入了本体所在真选组的内部,还混进了冲田总悟率领的一番队,只盼望有朝一日能偷回自己的本体刀好快点离开这个有毒的地方,然后他没想到的是冲田总悟竟然随、身、携、带!
      晚上睡觉也要一起睡,你抱着把刀不嫌弃硌人吗?能不能给夜袭的付丧神一点机会?付丧神看见本体被当成老婆搂在被窝里是什么心情?付丧神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都是些什么刃间疾苦,安定都不知道应该有什么心情了,这是大宇宙的恶意吗?大宇宙的恶意可不可以去死?麻烦掉头去死吧!
      而且……这里也实在说不清和新选组的关系,几乎每个人的姓名都相似的令他存疑,冲田总悟更是使用着天然心理流,三段突刺也出神入化,如果不是安定与其他刃关系不错,手和也经常交流心得,恐怕他在加入真选组的剑术测验中就要露馅了。
      总的来说,这里对他来讲就是一个麻烦的聚集地,但是既然他离开本丸的目的就是去修行……这也可以算进修行的一站吧?
      学习这里真选组的剑术,同时要找机会拿回本体刀,等本体刀一到手,他就可以离开了!
      这么想着,安定舒了一口气,正了正身上白色浴衣的领子,抱起装着洗漱用具的浅木桶,准备去公共浴室泡一会儿,但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惊恐浑厚的尖叫男声突然响彻屯所——
      “啊——!!!”
      ————
      真选组全体戒严,大门由人严格把守,所有队士或待在宿舍闭门不出,或聚集在部屋照顾不明原因昏迷的同僚。
      ——昏迷的队士已经接近一半,这种情况当真是诡异到令人胆寒。
      “喂,奥泽,这是第多少个了?”土方十四郎眉头紧锁,叼着香烟却没点燃,他双手插兜的看着昏迷不醒的队员们,询问正在为一位受害者更换头顶湿毛巾的队员。
      安定拧了拧从冰水中捞出的毛巾,将它叠了两叠后平放在昏迷队士的额头,手上动作不停的回答道:“土方副长,已经是第十八个人了。”
      “哈——”冲田总悟在旁边蹲下,也凑过来看着昏迷的家伙——这个倒霉鬼还是他一番队里的呢:“也没什么预兆啊,突然就惨叫一声,赶过去的时候只看到他像尸体一样躺着,看起来就像幽灵作祟一样,搞得我心里都有点毛毛的。”
      “……”安定悄悄的瞥了一眼蹲在自己旁边的家伙——好的,本体刀还在他腰上挂着呢,可真是刀不离手!
      “不能这么说,总悟!”近藤勋义正言辞的说:“我怎么可能害怕这种子虚乌有的幽灵!”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打摆子的腿和正流汗的额头可不是这么表示的。而且他也没说你害怕吧,你这不是自己招了吗?
      他又擦了擦汗,补充到:“我可不是幽灵放倒的,我是被蛋黄酱放倒的!”
      土方十四郎:“……你补充的真多余。”
      ————
      虽然近藤局长放话幽灵是“子虚乌有”的,可他仍然派了山崎君去街上找法师,这种矛盾的做法大家也都当做没发现,毕竟局长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嘛。
      一行三人的法师团队被请进屯所,安定老老实实的跪坐在一旁好奇的看着。
      “刚才在屋阺四周看了一圈,我感受到了相当强大的灵的波动啊,大猩猩。”似乎是法师一行的领头人煞有其事的说,他带着市松笠,面容被白色的绷带裹的严严实实,根本看不出来长什么样子。
      “哈?大猩猩?你说了大猩猩对吧?”
      “哎——”另一侧带着黑色圆片眼镜的法师长叹了一口气,听上去似乎是少女故作成熟压低的嗓音,她自然的略过了有关大猩猩的话题:“总之先试着除灵看看吧,大猩猩。”

    《安定的极化修行》作者:摸鱼的咸鱼 文案 大家的初始印象:大和守真是温柔、可爱、脾气还好。 安定:我也这么觉得。 直到某天: 欧啦欧啦欧啦!!! 哼哈哈哈你就是大将吗? 喔~小心我杀了你哦,小猫咪。 大家:惊恐.jpg 此文沿用花丸续的设定,是安定极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