坟头禁止蹦迪 by 我选择猫车

时间: 2020-06-14 20:46:05 分类: 今日小说

坟头禁止蹦迪 by 我选择猫车

   《坟头禁止蹦迪》作者:我选择猫车

  文案
  中二少年塞西尔穿越后,继承了一座古怪的墓场。
  在这里,被抛弃的尸体变成死灵、种个菜长出了食人花……就连那位英俊的管家先生,似乎也不是什么正经NPC。
  后来西尔发现墓场底下有一座巨大的地牢,地牢最深处,是魔王的宫殿。
  宫殿里的扫帚、茶杯、书架列队向他和管家先生问好:“欢迎回家,主人~”
  塞西尔:???
  ……
  传说洛斯拉地底深处,长眠着一位魔王,他混乱邪恶,拥有毁灭世界的力量……
  但没有人知道,这位魔王大人在墓场里当管家。
  管家先生:“塞西尔殿下,和魔王举行婚礼,您就是这座宫殿的主人。”
  塞西尔:“……我可以拒绝吗?”
  “拒绝?没有这个选项。”
  #游戏玩法:墓场经营、地牢探险、建设城镇、集卡养成,更多精彩内容尚未开放,敬请期待ing……#
  1V1 HE~
  内容标签: 异世大陆 种田文 甜文 西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塞西尔 ┃ 配角:兰斯洛特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不同意这门丧事!
 
第1章 
  “我诈尸了?”
  塞西尔从棺材中坐起,望见雾气渺茫的荒野和颜色灰败的天空。
  生前的最后一小时,他还在跟同事扯淡:“不出意外,今年圣诞又是一个人,跨年也是一个人。”
  出意外就得进医院。
  没成想一语成谶,下班路上就出车祸被送往医院,抢救无效后安详躺进了太平间。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的尸体没有被火化,而是埋在了这个——西尔四下看看,除自己的棺材以外还瞅见两口爬满苔藓,木材腐败的弃棺,以及围着石制墓篱,十字架东倒西歪的坟墓。
  大概是个墓场?
  死亡的感觉还很清晰,西尔甚至能回忆起自己渐渐微弱的呼吸和不再跳动的,冷却的心脏……等一下。
  他抬手摸向胸口——那里传来有力的心跳。
  “?”
  所以说,他不是诈尸,而是重生?
  从流动的雾气间,西尔隐约窥见暖黄色的光。
  那光芒并不稳定,像是悬挂在黑铁卷枝灯架上的煤油灯在随风晃动。摇曳的灯光不止一簇,应该是一处城镇。
  在这个念头出现后,西尔脑海中迅速掠过一副中世纪小镇的景象。暗黄的暖灯、破败的房屋、篷布支起的小摊……但那一切只是浮光掠影般,还未清晰就消逝不见。
  太阳穴隐隐作痛,他抬手揉了揉,感到一点迷惑。
  视野内分明只是一片迷雾,为什么他能通过一簇灯光联想到这些画面?虽然是混血儿,但他从小在东方长大,何况那些古老的风格化建筑早已被现代建设抹去。
  最后西尔将这奇怪的现象认定为血脉中传承下来的先祖记忆——要么就是漫画看太多了。
  老实说他觉得后者可能性更大一些。
  西尔尝试着舒展双臂伸个懒腰,指节攀上棺材边缘,触手可及是一片粗糙的、甚至有些潮湿的木痕。
  他打算扶着棺材站起来,没想到一用力,那年代久远的棺材木就“吱嘎”一声断裂,还在手心留下腐朽的黑色木屑。
  西尔拍拍手掌,木屑混着灰尘簌簌掉落,他的目光随之穿过工装裤裤缝,看见底下躺着的信封。
  信封上盖有红戳,边角微微泛黄。他抽出其中发脆的信纸,上方钢笔墨迹写的是一种奇异文字,不属于印象中的任何一个语种,但西尔毫无障碍地读懂了。
  【这座小镇迎来了毁灭。记得那座古堡吗?一个宏伟的建筑物。我的一生都在那个古老、布满神秘文字,被阴影笼罩的地方。我发现了令人不安的线索,这座小镇地下,似乎埋藏着某种难以置信、无人知晓的力量。我研究大量古籍、进行了大量仪式……】
  后面的部分字迹已经模糊,只能看见最后一行。
  【我请求你,履行你的权力,回来继承并拯救这里。带这封信去找兰斯洛特,他会帮助你。】
  信封中还夹着一卷羊皮纸地图,在面前自行展开。
  地图上绘有一个形状诡异的稻草人,似乎代表他所在的位置,草人图标朝北方向延伸出一条虚线,指引到绘有一座破败古堡的地点,大约就是信中所说宏伟的建筑物遗址。
  这个地方与他原本生活的现代化都市完全不同,就这卷地图自行展开的诡异行径来看,恐怕还存在着魔法、巫术之类玄妙的设定。
  假使普通人一睁眼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完全陌生世界的棺材里,破破烂烂的地图还会悬浮在半空自己动,恐怕不被吓晕也要一头雾水陷入“我是谁我在哪我现在要干啥”的困境。
  但作为一个阅番无数,天马行空,时常在梦中拯救世界的少年,面对这个崭新的魔法世界,西尔满怀期待地搓了搓手。
  反正已经死过一次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三分钟后,他跟随羊皮纸地图的指引抵达古堡遗址。
  曾经宏伟的建筑物如今只剩废墟,冷风拂起残砖瓦砾中的灰烬,让本就昏暗的天色更阴一层,只能隐约看见破败的沙发上躺着一个穿黑色燕尾服的男人。
  男人脸上盖着本书,长腿架过沙发扶手。
  似乎是听见西尔的脚步声,他翻了个身,书本“啪嗒”一声掉在地上,露出半张苍白英俊的脸。
  男人拾起书,行云流水地起身,右手抚胸,左手背在身后,向西尔行了一个标准的执事礼:“主人。”
  嗓音低沉悦耳。
  西尔懵了懵:“?”
  “我叫兰斯洛特,是古堡的管家。”穿着妥帖白衬衣与黑色燕尾服的男人说。
  “小镇毁灭以后,我一直在这里等待下一任主人。”他话音一顿,眼神示意那封信“也就是拿着这封信来找我的人。”
  语言没有障碍,西尔听得懂他的话,但仍觉得哪里不大对。
  他这一路走来,目光所及尽是漫布荒草的野坟头和弃棺,地方是挺大,但似乎没什么可继承的财产,除非荒地底下还埋藏着宝藏。
  似乎察觉到西尔的疑惑,兰斯洛特的声音再次响起:“主人,如果您有哪里不明白,可以问我。”
  听见这个称呼,西尔不自在地摆摆手,“我叫塞西尔,直接叫西尔也行。” [由wWw.suSuxsw.COM整理]
  Cecil是他的英文名,至于中文名——由于西尔的父亲姓塞,便直接起名为西尔,关系亲近的人大多这样称呼他。
  “是,塞西尔殿下。”兰斯洛特依然没有放弃敬称。
  考虑到异世界风土人情不同,西尔也懒得再纠正他的称呼,只出声问:“所以我继承的就是这片……嗯,墓地?”
  那他应该做些什么?挖坟?还是守墓?
  西尔想起他在原世界玩过一款名叫《守墓人》的游戏——怕不是要让他从新鲜尸体上解剖肉和器官贩卖到酒馆去?
  兰斯洛特并不知道异世界来的主人脑袋里的构想,他摇了摇头,淡声说:“原本是这样的,但是……”
  听到“但是”,西尔立刻竖起耳朵。通常这个转折语后边,才是最重要的内容。
  只见管家先生从衣兜里取出一捆卷轴,“一天前,卡拉米镇的男爵梅斯派人送来这卷强制收购令,假如三十天内无法交出规定的金额,这片土地将归梅斯男爵所有。”
  “哈??”西尔接过卷轴展开。
  卷轴边缘烫金,材质坚韧不易破坏,底部红戳镂刻着权杖图案。
  “那是奥古斯丁帝国的徽章,也是皇室最高权力的证明。”兰斯洛特说。
  西尔点点头,仔细阅读上方的条款——强制收购令的大意为,授权梅斯男爵以三十万金币的价格购买这片土地,假使地主想要保留土地所有权,则需支付同等价格的金币,取消收购令。
  “???”西尔一脑袋问号。
  自己的地,不卖还得付钱?
  虽然他还不熟悉这里的货币,但三十万金币,一听就知道不是小数目。
  他以为自己哪里没看清楚,又仔细阅读一遍,确认上面写的就是这霸王条款,才难以置信地问:“这什么强盗逻辑?”
  兰斯洛特淡声回答:“在奥古斯丁,贵族就是强盗。”
  而这个素未谋面的梅斯男爵,就打算以这种强盗行径夺走墓场的土地所有权。
  西尔从小受公正法治价值观熏陶,绝对属于秩序善阵营,即便墓场不是即将继承的财产,遇到这种事他也不可能坐视不理。
  西尔手指用力一撕,那材质坚韧的收购令三两下就成碎纸,烫金的部分还落下些许金箔。
  兰斯洛特注视他的动作,漆黑的眼睛被细碎金箔点亮。
  “我不会让他把这块地抢走,不过——你能给我介绍一下情况吗?譬如,这是哪里?”西尔问。
  他起码得先了解这个世界的大致情况,才知道该如何对抗那个贵族强盗。
  兰斯洛特怔了怔,这才注意到西尔格格不入的打扮。
  眼前的男孩穿着有很多口袋的黑色工装裤(那在兰斯洛特眼里与马戏团小丑肥大的裤子没什么区别),还有一头天然的羊毛卷,密密匝匝地遮住了眼睛,直到风吹起他额前卷发,才露出漂亮清澈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在眼底投下一片阴影。
  “我是说,这个地方叫什么名字?”西尔以为他没听明白。
  兰斯洛特收回视线,“这里是奥古斯丁与费迪南德接壤的国境线,没有确切的地名,大概位于卡拉米镇郊外……”
  至于他们生活的这片大陆,被地质学者们称作洛斯拉。
  “咕噜——”
  话音戛然而止。
  西尔清咳一声,揉揉肚子,“它好像饿了,我是说,有吃的吗?”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Lankirow的营养液~崽崽姓塞名西尔,所以后面基本直接写西尔
  设定灵感主要来自《守墓人》,《植物大战僵尸》,《暗黑地牢》
 
第2章 
  墓场里没有食物,西尔跟随兰斯洛特朝迷雾中灯光传来的方向走了一阵,来到叫作“卡拉米”的小镇上。
  远郊阴冷的雾气到城镇边缘已经消散许多,只模糊着灯光,以及煤油灯下篷布支起的摊贩。
  不知是光线过于昏暗,还是篷布的枯黄色映到了脸上,摊边的男女老少形容枯槁,面黄肌瘦。
  这条街并不宽敞,街旁挨挤着低矮的房屋,其中不少都是摇摇欲坠的危房,从陈年木料中透出一股腐朽气息,弥散在大街上。
  目光所及并没有悬挂着木牌的,类似于酒馆或旅馆的建筑。
  西尔皱了皱眉,拦住一位正在收摊的菜农老妪,“婶婶,请问哪里有卖吃的?”
  老妪手背上皮肤皱得像豆干,浑浊的目光在西尔脸上打量一圈,沙哑地开口:“年轻人,这里没有酒馆,卖烤饼的也已经收摊了。”
  她顿了顿,又说,“不过我这还剩几颗马铃薯,用火烤一烤就能吃,要的话……唔,算你一枚金币。”
  西尔在原本世界家境还算富裕,他又尤其舍得在吃喝上花钱,因此也没多想,就从兰斯洛特给的钱袋里摸出一枚金币递给老妪。
  一旁的兰斯洛特眼神微闪,但没有出声阻拦。
  老妪屈指一弹金币,放到耳边听了听响儿,确认这是真的,浑浊的眼睛亮起一点光,看向西尔的眼神透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异。
  西尔不明就里,只偏了偏脑袋,清澈的眼睛与她对视,弯出带着善意的笑。
  像被什么烫着了似地,老妪急忙低下头。
  她紧紧攥着那枚金币,将马铃薯丢进一旁的箩筐里,连篷布也顾不上收拾,把箩筐推到西尔跟前,便转身急匆匆走了。
  西尔上前拾起那几颗马铃薯时,发现箩筐底部还躺着密密麻麻的黑色种子,但抬头回望已经看不见老妪的踪影。
  “走得这么快?”西尔茫然地挠头,不知该怎么处理她落下的东西。
  “这应该是留给你的。”兰斯洛特淡淡开口。
  西尔回过头,看见管家先生漫不经心打开怀表看了一眼,边说,“在洛斯拉,一百金币足够支持普通家庭一个月开销,至于蔬菜——譬如马铃薯,一枚金币就可以买一箩筐。”
  也就是说,西尔被坑了。
  或许是因为心虚,菜农没拿走箩筐里的种子,和马铃薯一并留给了西尔,但即使这两样加起来,正常售价也不到五十银币。
  西尔反应过来,又有点不能理解:“那你刚刚怎么不说?”
  兰斯洛特弯起眼笑,“作为仆从,我无条件支持殿下的所有决定。”
  西尔:“……”

【坟头禁止蹦迪 by 我选择猫车】(本页完)

  • 更多坟头禁止蹦迪 by 我选择猫车推荐免费小说
  • 封建士大夫重生之娶夫娶贤 by 螺髻山下客日期:06-14

    《封建士大夫重生之娶夫娶贤》作者:螺髻山下客 本文文案: 对于穿越女来说:林方旭和他家人是种田文中的极品亲戚,是主角发家致富的拦路石,是必须被抛开的存在。 对林方旭来说:五仪林家,本该崛起的家族,却因为不知哪里来的精怪,成为了党争炮灰,作为家...

  • 这个Alpha香爆了[穿书] by 勺棠日期:06-14

    当前被收藏数:54324 营养液数:8767 文章积分:906,198,656 《这个Alpha香爆了[穿书]》 作者:勺棠 文案 仇瑾又穿书了。 上一世他穿成了有着令人疯狂信息素的Omega。 这一次老天有眼,终于让他穿成了Alpha,还是娱乐圈前最性感Alpha。 可惜是个炮灰。 本书...

  • [综漫同人]我在鬼杀队当柱的那些年 by 彼年锦瑟日期:06-14

    我在鬼杀队当柱的那些年 作者:彼年锦瑟 文案 时雨是一只夜兔,在去地球探亲的路上误打误撞来到了大正时代。 大正时期,传说在日落之后,常有恶鬼出没。 相传恶鬼肤色惨白,惧怕阳光,且实力强大。 鬼杀队队员:找到你了!恶鬼! 肤色惨白,惧怕阳光,实力强...

  • [希腊神话]花哥不搞对象 by 南陶日期:06-14

    当前被收藏数:33180 营养液数:14727 文章积分:333,893,760 《[希腊神话]花哥不搞对象》 作者:南陶 文案: 【看文须知】 1主角万花谷土著花哥,性格凶残,食人花 2本文主受 3时间线不一定对,一切为剧情服务。 4本文中西结合,没有纯正的希腊咏叹风。 5无...

  • 影帝天天都在翻车中 by 元月月半日期:06-14

    《影帝天天都在翻车中》作者:元月月半 文案: 影帝秦时于看到热搜#秦时于滚出娱乐圈#,骂他的热评点赞都有几十万,仰天大笑,终于可以到周珩面前装可怜,求照顾了。 周珩看到热搜#秦时于滚出娱乐圈#,又见秦时于用个破烂不堪的手机,就想对秦时于好点,给他...

  • 《坟头禁止蹦迪 by 我选择猫车》上一篇
  • 封建士大夫重生之娶夫娶贤 by 螺髻山下客--预览封建士大夫重生之娶夫娶贤 by 螺髻山下客-

       《封建士大夫重生之娶夫娶贤》作者:螺髻山下客

      本文文案:
      对于穿越女来说:林方旭和他家人是种田文中的极品亲戚,是主角发家致富的拦路石,是必须被抛开的存在。
      对林方旭来说:五仪林家,本该崛起的家族,却因为不知哪里来的精怪,成为了党争炮灰,作为家族的中流砥柱,自己更是成了炮灰中的炮灰,最终不得好死。
      再次睁开眼时,回到了十三岁。
      这一世,林方旭占得先机,重新规划自己的仕途人生,游走于尔虞我诈的官场,目标是带领家族再一次步入官宦世家行列。
      只是当那倔强小哥儿站在进士榜下,忐忑道:“状元郎,你做我夫君可好?”
      此时,林方旭终于知道计划赶不上变化,从他重生开始,上辈子的一切便已经做不得准了。
      排雷:
      1、小哥儿生子,慢热
      2、历史借鉴明朝,科举流程有借鉴曾经看过的一篇明朝科举文。
      3、人物众多,不容易记住
      内容标签: 前世今生 天之骄子 平步青云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方旭姜世云 ┃ 配角:艾晓雅(穿越女)林方勤林方启林方明姜世明等 ┃ 其它:穿越重生平步青云
      一句话简介:封建土著重生不反穿越女的故事。
     
    第一章 
      君到姑苏间,人家皆枕河。
      故宫闲地少,水巷小桥多。
      朦胧的月光中,秋雨潇潇落,打在清清的河面上,整个姑苏城如笼罩在轻纱薄雾中。
      凉风习习,夜色迷离,走廊外树影婆娑。来福站在走廊尽头探头探脑,看到林方旭吓得噤若寒蝉。假山后凉亭里传来男女调笑的声音,不用看也知道是谁在胡作非为。林方旭却没有时间多说什么,淡淡地瞥了一眼,大步前往书房。
      来福见老爷没有骂人就走了,摸一下额头上的冷汗,心里忍不大呼侥幸。
      林方旭到书房时,师爷沈茂已经带一女子等在那里。
      无需林方旭询问,沈茂便直接说道:“老爷让学生查的事情,学生查到一些,后遇到姑太太,姑太太说有重要的事要告诉老爷,便一起带了回来。”
      林方馨迫不及待要开口,却被林方旭打断。
      “大荣先说你查到的吧。”
      “是!”
      “前年二老爷考中秀才后,姑老爷帮忙补了吴江县主簿,二太太跟了来。二太太历来和夫人交好,后帮着舅太太董氏一起劝说夫人一起合伙用刘家的海船走私。夫人和二太太只出份子钱拿红利,一切事务由舅太太主持。”
      沈茂见老爷面上并无异色接着说道:“从夫人乳兄口中得知,夫人和二太太手上没有多少现银,两人一人得了两成分红,一年也就几千两。可刘家账本上却记载的是,夫人一人便占了六成分红,一年有几十万两。现在二太太二老爷已经被按察使司捉拿,刘家账本在按察使司衙门内,这是学生买通衙门内线人默写的一部分账本。”
      林方馨在一旁听完,满脸惊讶。林方旭并未看师爷递过来的账本,问道:“馨妹不是说有事情告诉我吗?”
      林方馨回过神来,神色慌张,跳起来拉着林方旭道:“堂哥,她们走私的事会牵连到你吗?可是艾晓雅走私是相公背后挑唆的,也是她拉嫂子下水的呀?”
      林方旭看着她红肿的眼睛,和眼睛里快要溢出的惶恐,微微叹口气,扶她坐下。
      “不要担心,先具体说说你知道的吧,我们再想办法。”
      林方馨直愣愣坐着,似回忆似悔恨。
      “我恨艾晓雅,年幼时总在我面前说什么: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我相信她说的,女子该为自己活着,不要被封建礼教束缚。父亲相中王秀才的时候,我更喜欢与他一起的张生。艾晓雅帮我和张生在她的火锅店见面,父亲察觉后也是她帮我和张生私奔的。后父亲妥协,我也嫁给了张生,当时满心欢喜却不知丢尽了家族脸面,连累族中女孩婚事受累。
      张生母亲也借此羞辱与我,第二年就为张生纳侄女为贵妾。现在想来张生愿意娶我,应该是小哥哥中了举人的原因,哪来什么山盟海誓,不然也不知至于家里妾室庶子一堆,我却膝下空虚。”
      “小哥哥可知道,你与嫂子婚事也是艾晓雅帮忙设计的,不然刘明珠哪里知道小哥哥在哪间禅房休息。”
      林方馨见堂哥并未露出惊讶之色,想来堂哥是知道了,也是,堂哥历来聪慧能干。张生至今仍然对她虚情假意,张母也不敢将侄女抬为平妻,不正是因为堂哥是苏州府同知么。
      “我因厌恶艾晓雅,她来吴江时我并未与她来往。她被抓的前几天半夜,我睡不着在花园假山后听到她和相公争执。这才知道,她走私的事情都是相公挑唆的,也是相公给她出主意拉上嫂子入股,说这样别人顾忌着哥哥就不会多为难,再通过嫂子借用刘家的海船。哥哥,现在艾晓雅被抓,若我去指证相公能不牵连哥哥吗?”
      林方旭看她目露期盼,并未多说什么,只让她不用操心,便吩咐下人引去客房休息。林方馨虽还是忐忑不安,却知道自己呆在这里也无用,便随仆人去了客房。
      “老爷,不如让姑太太指证张县令,也许会有转圜之地呢”
      “嗤!大荣何时也像妇孺一样天真了。”
      林方旭嗤笑道,看着沈茂带着疤的脸,从左眉毛斜跨国鼻子到右腮边,啧啧…看起来真吓人,为难本老爷看了这么多年。不过若不是被嫡兄伤了脸,凭沈茂的才学也不会止步于秀才,只能给自己当师爷了。
      “大荣可知我为何这么晚才下衙?”林方旭并未等沈茂回答便说“董府尊单独留我话家常呢,倒是关心起我参加春闱的侄子来,今年主考是董阁老学生,问我需不需要打招呼。还说到我远在西南当知县的堂哥,说西南匪患土司猖獗,要多注意安全。嗤!大荣你说他是真关心还是假关心呢。”
      沈茂看着林方旭似笑非笑的脸,绞尽脑汁不知该如何破局。林方旭看他神色焦急,虽感动其真心相待,却不得不出言打破其幻想。
      “董阁老一派多为南方人,董家万亩桑田所织丝绸,更是与海上牵扯颇多。孔阁老主张严处海上走私本就是针对董阁老一派,可惜董阁老尾巴处理的干净,只能查出点芝麻绿豆的小事。伤不了董阁老,怕是打算除掉董家年轻一辈的顶梁柱苏州知府董坤了,张生估计是孔阁老的人了。大荣啊,你今夜便离开吧,帮我带些东西交给大哥。”
      沈茂脸色煞白,其实他又何尝不知此事已成定局,可还是忍不住问道:“老爷真到这个地步吗?或许可以说是夫人自作主张,老爷不知情呢。”
      “夫妻一体,你这个理由太牵强,谁都不会信。既然按察使司已经人证物证俱全,明天我多半就会在牢里了,到时候孔派通过我牵扯到董府尊简直轻而易举,哼!不过董府尊也不见得无辜。只是不知道刘家每年走私得来的几十万两白银不知进了谁的口袋,想来不是这个董便是那个董了。孔阁老一系到底棋差一招,处心积虑的盘了这么一个套,最后说不定会被反咬一口。”
      沈茂面露憎恨,咬牙切齿道:“老爷是说,董家早就知道孔党的算计,却还敢伸手拿钱,这是早就打算推老爷出去吗?”
      林方旭面容平静,沉默良久,直到响起二更的梆子声,才开口道:“不早了,大荣赶紧走吧。”
      沈茂披星戴月赶往金华,将书信交给了林方勤。第二日,林方勤便不顾劝阻,一早启程赶往苏州,半路上便听说,苏州同知林方旭海上走私,官差上门时,林府后院一片大火,在前院找到林府一家三口的尸体,以及一封血书。
      血书为林方旭所写,大概意思是自己治家不严,其妻与民争利,违犯国法,儿子跋扈,自己愧对朝廷,愧对圣上,更无颜见列祖列宗。便毒杀了犯法的发妻,和儿子,自己也以死谢罪了。之后孔、董两派又是动作不断,二老爷夫妻以及刘家被判了抄家流放。林方勤带着小弟一家的遗体回了金华。
     
    第二章 
      浙江金华五仪县有座山,名曰五仪山。凡是名山一般都有各种传说,五仪山当然也不例外。传说汉朝时,突然星辰坠落,地动山摇,第二天早上醒来五仪山便凭空出现。
      五仪山状似一掌,五座山峰并排而立绵延百里,前四峰雄奇险峻,高擎天空,隔着一大峡谷的最后一峰却低矮很多,名曰拇指峰,又叫拇指坡,山坡缓缓而下,长年山岚弥漫,风清气润。
      河水从峡谷流出,清澈的小河如玉带一般,蜿蜒流向远处。河边成片水田已经蓄好了水,似一块块水晶在薄雾中熠熠发光。朦胧的晨光中,小河环绕的村庄已炊烟缭绕,鸡鸣犬吠以及孩童赖床的哭闹声混在一起,好不热闹。
      林家有百来亩良田,佃给了村里的两户族人,父母闲不住,留了几亩自己耕种。
      天蒙蒙亮,林父林母便要下田,走时嘱咐林方旭好好休息。
      林方旭昨日在书院突然晕倒,醒来后便向先生请了几天假。倒不是身体有多虚弱,只是他需要缓缓神,毕竟前脚刚服了毒,后脚就回到了十三岁,虽然子曰不语怪力乱神,可实在难以马上适应。
      林方旭回家,父母问起,他只说自己有点着凉,先生让休息两天。
      他参不透自己这样到底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也或许就是实实在在的经历了一世,毕竟所有的人、事、物都那么真实。
      他坐在窗前的桌案边,桌案上放着一本以前翻了一半,现在却能倒背如流的书。
      院子里大哥家的小双儿木木拿着装着秕谷的簸箕喂鸡,二侄子二木跟在后面,用木棍去戳插队的公鸡。
      二嫂怀孕三个多个月,在左边的厢房门口做着针线活。
      林方旭想不通便不再想了,打算去村里逛逛。
      二木看见林方旭出来,也不管公鸡了,跑过来,期盼地问道:“小叔你好了吗?我们去捉鱼吧!”
      木木放下空了的簸箕,温和地对二木说道:“小叔是着凉,不能再碰凉水,不会和你去的,对吧,小叔?”
      小双儿瞪着圆圆的杏眼,脸上的表情仿佛在说“你要是敢说去,我就要生

    《封建士大夫重生之娶夫娶贤》作者:螺髻山下客 本文文案: 对于穿越女来说:林方旭和他家人是种田文中的极品亲戚,是主角发家致富的拦路石,是必须被抛开的存在。 对林方旭来说:五仪林家,本该崛起的家族,却因为不知哪里来的精怪,成为了党争炮灰,作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