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穿小裙子惹的祸 by 香水树

时间: 2020-06-14 20:46:10 分类: 今日小说

都是穿小裙子惹的祸 by 香水树

   《都是穿小裙子惹的祸》作者:香水树

  文案:
  十四岁那年,林宇直cos女装参加校艺晚会,不料被隔壁某校男生误认为成女生,遭到狂热追求。为了让对方死心,年龄尚小的他采用了一个比较残忍血腥的方法……
  几年后,林宇直顺利考上大学,搬进宿舍当天,他发现在初中拒绝的哥们儿竟然成了他的新室友。
  林宇直:!!!
  然而,就在林宇直庆幸这哥们儿好像完全不记得他了的时候,更恐怖的事发生了……
  ——————
  新室友从行李箱里拿出一条粉红色小裙子”:“兄弟,能麻烦你穿上这件衣服试试吗?”
  林宇直:???
  新室友解释道:“是这样的,我朋友在初中的时候被一人妖骗了,留下久治不愈的心灵创伤,我们都在找他,帮他实现这辈子当女人的梦想……”
  林宇直:“⊙﹏⊙///”
  [你看我名字都这么直,怎么可能是gay]——林宇直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欢喜冤家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宇直,廖星河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你看我名字都这么直!
 
第1章 初见
  林宇第一眼见到廖星河,是在他十四岁那年。
  *
  平市,盛夏,傍晚七点。
  莱茵广场同平日一样拥堵,街道上行人比肩继踵,公交车挤在人流中缓缓爬行。这个时间段大多数人都赶时间,还有因为堵车开始发牢骚,车厢温度再低都压不住盛夏带来的心浮气躁。
  “女生”坐在倒数第二排角落,穿着蓝白条校服,配了条典型踩在直男G!点上蹦迪的齐逼小短裙,短得只能盖住大腿根。
  她整个人靠着椅背,黑色口罩遮住半张脸,只露出清澈黑眸,随意搭在窗边的手很漂亮,袖口往上翻折,露出一截清瘦的手腕,骨骼突出,指节细长,在玻璃反照下显得冷白,能看见淡青色血管。
  她偏头望了一眼莱茵广场中心,那里已经被大婶攻陷,正沉寂在音乐中忘我的舞动奇迹。忽然长长的车厢晃动一阵,语音播报声跟着响起:“莱茵广场到了,准备要下车的乘客请从后门下车,谢谢。”
  车徐徐停下,车门打开,一股燥热的风从外面扑进来。
  “女生”收回视线,起身下车,她个子高,黑发及腰,在众人中也相当惹眼,目测在173左右,坐那儿瞧不出来,等站着才发现她腿部比例惊人,肌肉线条完美,使好些目光粘上那双腿,其中还夹杂着几声穿衣的道德标杆:“啧现在的小姑娘穿成这样就出门了呀,家里人怎么放心啊。”
  “是七中的校服吧,七中什么时候配这么短的校裙了!!”当中有欧巴桑说道。
  “小姑娘不好好读书,成天就晓得穿得花里胡哨的。”
  “还好我的宝贝孙女没送去七中哩,一天天弄得花枝招展的还学不学习啦!”
  “女生”下车后背对着公交车忍不住翻大白眼,抬手把垂在胸前的长发拨去身后,掏出手机,界面上是满屏的消息未读。
  五彩斑斓的黑:
  林儿,到地方了?
  五彩斑斓的黑:
  你见到那变态没?
  五彩斑斓的黑:
  林儿在吗?在吗??活着吭个声,你别是被那变态看出来了吧!!!「//惊恐」
  五彩斑斓的黑是他同学——高小壮,这名儿取得也不知道父母寄托在他身上的到底是什么样期待,跟甲方要求乙方“这个字体在放大的同时能不能缩小一点”没什么区别。
  正要回复,那头电话追来了,一接通,高小壮急切的声音便传了出来:“小林哥,你终于接电话了,我还以为你出事了,计划进行的怎么样?”
  被叫小林哥的“女生”看了周围一眼,扯了扯裙沿,走去人流稀少的地方才压低声道:“高小壮,我现在就想知道你到底是从哪儿搞来的裙子,比我内裤还短,走路还卡鸟。”
  “女生”打扮,但张嘴却是清朗独特的少年嗓音。
  “是你太高了,我还是问班上最高女生借的,别在意这些小细节,”高小壮问重点,“你事儿处理完了吗?那变态见着没?”
  “哪儿那么快,我刚下车,约好了八点见面。”
  “啧,可惜今天我妈提前下班了不让我出门,不然我跟你去,躲在暗处拍照片,贴去南开中学,让他写检讨当着学生大会道歉……不对,道歉都便宜他了,怎么着这也得是个骚扰未成年罪,上周我还在电视上见过类似案例,这种都是要拘留的,你要保留证据,到时候人证物证确凿,任他狡兔三窟也逃不过我们的五指山……”高小壮在那头激情发言,短短几句话差不多把这辈子学得成语都用上了。
  “管他逃不逃的过,我今天的目的就是让他知道谁才是爸爸。”
  “也不要太冲动,我们要智取,最好是抓住他把柄……”高小壮在那头话还没讲完,一道洪亮嗓音远远插了进来:“——高小壮你在房间嘀嘀咕咕和谁讲话,又在偷偷玩手机,你们班主任下午给我发信息说你上课不认真,这马上要期末考试了……”
  “靠。”那头的高小壮吓得急挂电话,“林儿我不给你说了,我妈进来了,兄弟祝你马到成功,加油。”
  “………”
  林宇有些庆幸自个儿没把智取的希望寄托在高小壮身上,太不靠谱了,总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他看了眼手机,七点半,距离八点还有半个小时。前面路口一家冷饮店,他准备去买杯冷饮吹吹空调,这天气太热了。
  结果刚走两步,注意力一下被摆放在商店门口长镜里的长腿美女吸引住了,林宇脚步一顿,准备再多看一眼,瞬间反应过来:
  啧,居然是自个儿。
  他还没认真审视过自己穿裙子是什么模样。
  如果不是刚才声音出卖了他,这样看,的确是货真价实的美女一枚,校服短裙白净大长腿,标准黑长直刘海一刀切,是现在典型女生打扮。发丝直硬,看上去很发质很好,但上手就会发现其实是仿造人工毛发。
  他手指勾住口罩边沿往下拉,黑色布料滑下鼻梁,嘴唇,最后兜在下颌——一张白净小脸几乎没怎么上妆,五官却是出奇地精致可爱,皮相和骨相都挑不出毛病。 [由Www.susuxsw.coM整理]
  尤其是那双眼睛,眼尾钝圆,眼神水润清澈,是标准的杏眼。
  鼻梁与鼻头衔接的线条非常流畅,从侧面看的话,鼻尖会微微翘起无辜的弧度,与殷红饱满的嘴唇完美相衬。
  再加上微笑起来时会隐隐露出两颗小虎牙,整个人便显得更加乖巧又灵动。
  这张皮囊下面要真是女儿身,等个两三年,褪去身上的那份青涩稚气,那可是妥妥的初恋脸。可惜——林宇对长镜里的“女生”做了个鬼脸,他要初恋脸有何用,他一直觉得这张脸太母气了。
  他心仪的长相是电视上甄子丹或者李小龙那样的型男,腹肌能攀岩,胸肌可以夹死蚊子,硬起来的肱二头肌可以荡秋千。
  而不是像他现在这样穿着小裙子还公母莫辨。
  其实林宇并没有所谓的女装癖,至于为什么他今天会穿着小裙子到莱茵广场?还得从校艺晚会说起:
  林宇,十四岁,家中独子,现居住地平市十八巷,在七中就读初中,由于长相可爱纯良班上大多数同学则亲切称一声“林儿”。
  在半个月前,七中举办了一场校艺晚会,校艺每年都有,也不甚稀奇。只是今年他们班孙玉婷在上台前不小心把脚崴了,当晚全班同学在教室里乱成一锅粥。要是其他人还好,偏偏孙玉婷是领舞,有几个舞蹈动作非她不可,眼看着马上要到他们班表演节目了,谁都不知道临时要去哪儿找这么一个人来顶替,就在大家心急如焚时,孙玉婷急中生智,眼睛一下锁住了林宇,并且说出林宇这辈子都不想再听第二遍的话:“林儿,要不你替我上台吧,反正你都会我的动作,对,就这样,你快去厕所换衣服,我们给你化妆。”
  这句话是一语激起千层浪,百折千峰路回转。
  瞬间,全班五十多位同学的目光全集在了林宇身上,有期望的,恳切的,鼓励的,更多的是“加油我们相信你你肯定能行的”……
  在全班同学寄托殷切厚望的眼神之下林宇心如刀绞。的确,他是每天搬着家里的小音响陪着班上女生练舞,舞蹈要领都记熟了,有些动作还是他想的,但他扪心自问,身为一个七尺男儿是真不想尝试穿超短裙啊。
  可局面明显到了天降大任非他莫属的时刻。
  拒绝一个人容易,要同时拒绝五十多个人,这比穿超短裙难多了。
  权衡之下,林宇同学最后忍辱负重地穿了小裙子戴上假发去为班级荣誉争光。
  然而就是因为这次校艺晚会后,他被南开中学的变态男生追求了。
  是的,不是女生,是男生,还是变态男生。
  事情发生在校艺晚会结束的第三天,林宇收到了一封情书,对方通篇描述了是怎样在校艺晚会上对他一见钟情,洋洋洒洒三千字,字里行间彩虹屁层出不穷,排比修辞手法信手拈来,如果林宇不是在网上看过一篇作文叫《我最亲爱的妈妈》,还真以为对方在真情实感歌颂他良好的品德。
  不过,这并不是让林宇生气的地方,真正让他生气的是,对方把他名字写成“林雨”,明显将他当成了女生。
  林宇那个气,想他堂堂正正男儿身,净身高一六九,穿了鞋子一七三,众所周知一七三的男生都说自己有一七五,到一七五四舍五入就一米八了。
  试问:谁家姑娘能有一米八?
  他也不知道那变态脑子里装的是啥,怎么会想找一米八的女朋友,是用来当人生风向标的吗。
  一开始林宇并未将情书当回事,因为只要花功夫打听一下,便知道七中初中部只有林宇,没有“林雨”。
  但林宇没想到,对方不知从哪儿打听到他的电话号,与他信息联系,林宇苦口婆心地解释了自己性别,谁知对方在那头静默了足足十分钟后,脑洞清奇地发信息问他是不是在婉拒他,所以才谎称是男生。
  林宇无语,懒得再搭理。
  原以为自己的拒绝会让对方知“男”而退,但是林宇没想到自从上周一开始,对方改变追求手法了,他的课桌里莫名被塞了许多照片,有他穿裙子跳舞的,放学回家的,连他家都拍进去了,每一张照片后面还有留言:
  —我真的好喜欢你。
  —你腿好长好白,比学校那些女生都好看。
  —怎么办,我明明知道你是男生,但我依旧忍不住喜欢你「//心碎」。
  —你把我心偷走了,准备什么时候还我。
  —想了好几天,我觉得你肯定是妹妹,不然怎么会长得这么好看呢,我不信你是男生,除非让我亲手撩起你的裙子「//龇牙」。
  —如果你不让我看你小裙子下面是什么,我就寄照片去你家里。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但我实在太喜欢你了。
  —我好想看看你今天穿的内!裤是什么颜色,想偷你的内!裤撸。
  林宇没料到那男生内心会如此变态,就把这件事告诉给了高小壮。高小壮平时鬼主意多,于是两人秘密协商,一致决定要采取点行动,让对方彻底死心,所以他现在才会穿着小裙子出现在莱茵广场。
  震动从手心传来,林宇打开手机。
  136***0088:
  你到哪儿了?我快到莱茵广场了,有什么想喝吗?我给你买过来。
  这是那个变态的手机号。
  呵,小样儿,还挺会哄小姑娘啊!
  林宇轻嗤了一声,正准备回复,界面又发生了变化,新的消息弹出来:今天天气好热,下课班主任拖堂了,你穿什么衣服呀?
  林宇指尖停在屏幕上,眉毛慢慢蹙起。
  “呀”?
  居然跟他“呀”!
  林宇想起照片上恶心的话,再和现在的对话联系起来,也不知道真人得猥琐到什么地步。
  林宇回复道:
  你到了?
  136***0088:
  快了,还有一站,我从南开中学过来坐7路车直达。
  南开中学在平市很出名,封闭式男校,从里面随便提溜一个出来都是其他学校年级组的前二十名。
  虽然不关心对方从什么方向来,但林宇还是忍不住替南开中学的人民教师扼腕,竟然栽培出这么个变态玩意儿。
  林宇重新拉上口罩,遮住脸,径自去前面冷饮店里买了一杯杨枝甘露出来,站在店门,刚插上吸管,远处7路公交车就缓缓出现他的视线中。
  车慢慢、慢慢地进入站台,车门打开,率先从车厢里下来的是位牵着孩子的妇女,接着是穿Polo衫拄拐杖的老头儿,然后是扎着高马尾背双肩包的小女生,过了两三秒,门口空荡,似乎没人下车了,车门徐徐关上,结果快要合上时又猛地打开——黑色Air Jordan稳稳踩在门口,一位高高瘦瘦反扣棒球帽的帅气男生从车上下来。

【都是穿小裙子惹的祸 by 香水树】(本页完)

  • 更多都是穿小裙子惹的祸 by 香水树推荐免费小说
  • 坟头禁止蹦迪 by 我选择猫车日期:06-14

    《坟头禁止蹦迪》作者:我选择猫车 文案 中二少年塞西尔穿越后,继承了一座古怪的墓...

  • 封建士大夫重生之娶夫娶贤 by 螺髻山下客日期:06-14

    《封建士大夫重生之娶夫娶贤》作者:螺髻山下客 本文文案: 对于穿越女来说:林方旭和他家人是种田文中的极品亲戚,是主角发家致富的拦路石,是必须被抛开的存在。 对林方旭来说:五仪林家,本该崛起的家族,却因为不知哪里来的精怪,成为了党争炮灰,作为家...

  • 这个Alpha香爆了[穿书] by 勺棠日期:06-14

    当前被收藏数:54324 营养液数:8767 文章积分:906,198,656 《这个Alpha香爆了[穿书]》 作者:勺棠 文案 仇瑾又穿书了。 上一世他穿成了有着令人疯狂信息素的Omega。 这一次老天有眼,终于让他穿成了Alpha,还是娱乐圈前最性感Alpha。 可惜是个炮灰。 本书...

  • [综漫同人]我在鬼杀队当柱的那些年 by 彼年锦瑟日期:06-14

    我在鬼杀队当柱的那些年 作者:彼年锦瑟 文案 时雨是一只夜兔,在去地球探亲的路上误打误撞来到了大正时代。 大正时期,传说在日落之后,常有恶鬼出没。 相传恶鬼肤色惨白,惧怕阳光,且实力强大。 鬼杀队队员:找到你了!恶鬼! 肤色惨白,惧怕阳光,实力强...

  • [希腊神话]花哥不搞对象 by 南陶日期:06-14

    当前被收藏数:33180 营养液数:14727 文章积分:333,893,760 《[希腊神话]花哥不搞对象》 作者:南陶 文案: 【看文须知】 1主角万花谷土著花哥,性格凶残,食人花 2本文主受 3时间线不一定对,一切为剧情服务。 4本文中西结合,没有纯正的希腊咏叹风。 5无...

  • 《都是穿小裙子惹的祸 by 香水树》上一篇
  • 坟头禁止蹦迪 by 我选择猫车--预览坟头禁止蹦迪 by 我选择猫车-

       《坟头禁止蹦迪》作者:我选择猫车

      文案
      中二少年塞西尔穿越后,继承了一座古怪的墓场。
      在这里,被抛弃的尸体变成死灵、种个菜长出了食人花……就连那位英俊的管家先生,似乎也不是什么正经NPC。
      后来西尔发现墓场底下有一座巨大的地牢,地牢最深处,是魔王的宫殿。
      宫殿里的扫帚、茶杯、书架列队向他和管家先生问好:“欢迎回家,主人~”
      塞西尔:???
      ……
      传说洛斯拉地底深处,长眠着一位魔王,他混乱邪恶,拥有毁灭世界的力量……
      但没有人知道,这位魔王大人在墓场里当管家。
      管家先生:“塞西尔殿下,和魔王举行婚礼,您就是这座宫殿的主人。”
      塞西尔:“……我可以拒绝吗?”
      “拒绝?没有这个选项。”
      #游戏玩法:墓场经营、地牢探险、建设城镇、集卡养成,更多精彩内容尚未开放,敬请期待ing……#
      1V1 HE~
      内容标签: 异世大陆 种田文 甜文 西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塞西尔 ┃ 配角:兰斯洛特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不同意这门丧事!
     
    第1章 
      “我诈尸了?”
      塞西尔从棺材中坐起,望见雾气渺茫的荒野和颜色灰败的天空。
      生前的最后一小时,他还在跟同事扯淡:“不出意外,今年圣诞又是一个人,跨年也是一个人。”
      出意外就得进医院。
      没成想一语成谶,下班路上就出车祸被送往医院,抢救无效后安详躺进了太平间。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的尸体没有被火化,而是埋在了这个——西尔四下看看,除自己的棺材以外还瞅见两口爬满苔藓,木材腐败的弃棺,以及围着石制墓篱,十字架东倒西歪的坟墓。
      大概是个墓场?
      死亡的感觉还很清晰,西尔甚至能回忆起自己渐渐微弱的呼吸和不再跳动的,冷却的心脏……等一下。
      他抬手摸向胸口——那里传来有力的心跳。
      “?”
      所以说,他不是诈尸,而是重生?
      从流动的雾气间,西尔隐约窥见暖黄色的光。
      那光芒并不稳定,像是悬挂在黑铁卷枝灯架上的煤油灯在随风晃动。摇曳的灯光不止一簇,应该是一处城镇。
      在这个念头出现后,西尔脑海中迅速掠过一副中世纪小镇的景象。暗黄的暖灯、破败的房屋、篷布支起的小摊……但那一切只是浮光掠影般,还未清晰就消逝不见。
      太阳穴隐隐作痛,他抬手揉了揉,感到一点迷惑。
      视野内分明只是一片迷雾,为什么他能通过一簇灯光联想到这些画面?虽然是混血儿,但他从小在东方长大,何况那些古老的风格化建筑早已被现代建设抹去。
      最后西尔将这奇怪的现象认定为血脉中传承下来的先祖记忆——要么就是漫画看太多了。
      老实说他觉得后者可能性更大一些。
      西尔尝试着舒展双臂伸个懒腰,指节攀上棺材边缘,触手可及是一片粗糙的、甚至有些潮湿的木痕。
      他打算扶着棺材站起来,没想到一用力,那年代久远的棺材木就“吱嘎”一声断裂,还在手心留下腐朽的黑色木屑。
      西尔拍拍手掌,木屑混着灰尘簌簌掉落,他的目光随之穿过工装裤裤缝,看见底下躺着的信封。
      信封上盖有红戳,边角微微泛黄。他抽出其中发脆的信纸,上方钢笔墨迹写的是一种奇异文字,不属于印象中的任何一个语种,但西尔毫无障碍地读懂了。
      【这座小镇迎来了毁灭。记得那座古堡吗?一个宏伟的建筑物。我的一生都在那个古老、布满神秘文字,被阴影笼罩的地方。我发现了令人不安的线索,这座小镇地下,似乎埋藏着某种难以置信、无人知晓的力量。我研究大量古籍、进行了大量仪式……】
      后面的部分字迹已经模糊,只能看见最后一行。
      【我请求你,履行你的权力,回来继承并拯救这里。带这封信去找兰斯洛特,他会帮助你。】
      信封中还夹着一卷羊皮纸地图,在面前自行展开。
      地图上绘有一个形状诡异的稻草人,似乎代表他所在的位置,草人图标朝北方向延伸出一条虚线,指引到绘有一座破败古堡的地点,大约就是信中所说宏伟的建筑物遗址。
      这个地方与他原本生活的现代化都市完全不同,就这卷地图自行展开的诡异行径来看,恐怕还存在着魔法、巫术之类玄妙的设定。
      假使普通人一睁眼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完全陌生世界的棺材里,破破烂烂的地图还会悬浮在半空自己动,恐怕不被吓晕也要一头雾水陷入“我是谁我在哪我现在要干啥”的困境。
      但作为一个阅番无数,天马行空,时常在梦中拯救世界的少年,面对这个崭新的魔法世界,西尔满怀期待地搓了搓手。
      反正已经死过一次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三分钟后,他跟随羊皮纸地图的指引抵达古堡遗址。
      曾经宏伟的建筑物如今只剩废墟,冷风拂起残砖瓦砾中的灰烬,让本就昏暗的天色更阴一层,只能隐约看见破败的沙发上躺着一个穿黑色燕尾服的男人。
      男人脸上盖着本书,长腿架过沙发扶手。
      似乎是听见西尔的脚步声,他翻了个身,书本“啪嗒”一声掉在地上,露出半张苍白英俊的脸。
      男人拾起书,行云流水地起身,右手抚胸,左手背在身后,向西尔行了一个标准的执事礼:“主人。”
      嗓音低沉悦耳。
      西尔懵了懵:“?”
      “我叫兰斯洛特,是古堡的管家。”穿着妥帖白衬衣与黑色燕尾服的男人说。
      “小镇毁灭以后,我一直在这里等待下一任主人。”他话音一顿,眼神示意那封信“也就是拿着这封信来找我的人。”
      语言没有障碍,西尔听得懂他的话,但仍觉得哪里不大对。
      他这一路走来,目光所及尽是漫布荒草的野坟头和弃棺,地方是挺大,但似乎没什么可继承的财产,除非荒地底下还埋藏着宝藏。
      似乎察觉到西尔的疑惑,兰斯洛特的声音再次响起:“主人,如果您有哪里不明白,可以问我。”
      听见这个称呼,西尔不自在地摆摆手,“我叫塞西尔,直接叫西尔也行。”
      Cecil是他的英文名,至于中文名——由于西尔的父亲姓塞,便直接起名为西尔,关系亲近的人大多这样称呼他。
      “是,塞西尔殿下。”兰斯洛特依然没有放弃敬称。
      考虑到异世界风土人情不同,西尔也懒得再纠正他的称呼,只出声问:“所以我继承的就是这片……嗯,墓地?”
      那他应该做些什么?挖坟?还是守墓?
      西尔想起他在原世界玩过一款名叫《守墓人》的游戏——怕不是要让他从新鲜尸体上解剖肉和器官贩卖到酒馆去?
      兰斯洛特并不知道异世界来的主人脑袋里的构想,他摇了摇头,淡声说:“原本是这样的,但是……”
      听到“但是”,西尔立刻竖起耳朵。通常这个转折语后边,才是最重要的内容。
      只见管家先生从衣兜里取出一捆卷轴,“一天前,卡拉米镇的男爵梅斯派人送来这卷强制收购令,假如三十天内无法交出规定的金额,这片土地将归梅斯男爵所有。”
      “哈??”西尔接过卷轴展开。
      卷轴边缘烫金,材质坚韧不易破坏,底部红戳镂刻着权杖图案。
      “那是奥古斯丁帝国的徽章,也是皇室最高权力的证明。”兰斯洛特说。
      西尔点点头,仔细阅读上方的条款——强制收购令的大意为,授权梅斯男爵以三十万金币的价格购买这片土地,假使地主想要保留土地所有权,则需支付同等价格的金币,取消收购令。
      “???”西尔一脑袋问号。
      自己的地,不卖还得付钱?
      虽然他还不熟悉这里的货币,但三十万金币,一听就知道不是小数目。
      他以为自己哪里没看清楚,又仔细阅读一遍,确认上面写的就是这霸王条款,才难以置信地问:“这什么强盗逻辑?”
      兰斯洛特淡声回答:“在奥古斯丁,贵族就是强盗。”
      而这个素未谋面的梅斯男爵,就打算以这种强盗行径夺走墓场的土地所有权。
      西尔从小受公正法治价值观熏陶,绝对属于秩序善阵营,即便墓场不是即将继承的财产,遇到这种事他也不可能坐视不理。
      西尔手指用力一撕,那材质坚韧的收购令三两下就成碎纸,烫金的部分还落下些许金箔。
      兰斯洛特注视他的动作,漆黑的眼睛被细碎金箔点亮。
      “我不会让他把这块地抢走,不过——你能给我介绍一下情况吗?譬如,这是哪里?”西尔问。
      他起码得先了解这个世界的大致情况,才知道该如何对抗那个贵族强盗。
      兰斯洛特怔了怔,这才注意到西尔格格不入的打扮。
      眼前的男孩穿着有很多口袋的黑色工装裤(那在兰斯洛特眼里与马戏团小丑肥大的裤子没什么区别),还有一头天然的羊毛卷,密密匝匝地遮住了眼睛,直到风吹起他额前卷发,才露出漂亮清澈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在眼底投下一片阴影。
      “我是说,这个地方叫什么名字?”西尔以为他没听明白。
      兰斯洛特收回视线,“这里是奥古斯丁与费迪南德接壤的国境线,没有确切的地名,大概位于卡拉米镇郊外……”
      至于他们生活的这片大陆,被地质学者们称作洛斯拉。
      “咕噜——”
      话音戛然而止。
      西尔清咳一声,揉揉肚子,“它好像饿了,我是说,有吃的吗?”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Lankirow的营养液~崽

    《坟头禁止蹦迪》作者:我选择猫车 文案 中二少年塞西尔穿越后,继承了一座古怪的墓...